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二章 幕僚

    西阳王府东侧一处街坊,改建完毕的大片院落正式投入使用,这是西阳王府佐官日常办公的地方,宇文温终于要有自己专属的幕僚团了。

    王友、王文学、府长史、司马、司录、从事中郎、掾、属、列曹参军等一众佐官幕僚,都是有俸禄的正式编制,一如后世的“萝卜招聘”,每个坑都等着宇文温手里那一筐“萝卜”去填。

    实际上当宇文温进位国公爵时,就可以开府幕征辟佐官,但他觉得太麻烦,又有冗员之嫌所以没有动作,如今进位郡王爵,不想开府幕也得开。

    郡王出行,车、马、旌、旗还有各种服色,得有“专业人士”来管理,免得言谈举止和穿着出现逾制或者不符礼仪的情况,贻笑大方不说还丢了朝廷的脸面。

    郡王的往来公文,不能由阿猫阿狗经手,行文自有郡王的一套规范礼仪,所以也得由“专业人士”来负责,无论是下令还是上表,那都得按着规定的形制来。

    当年那文风古怪的讨陈檄文,绝不允许出于堂堂大周郡王之手!

    王的言行举止以及着装、行文要符合礼数,王妃的言行举止还有着装、打扮自然也要符合礼数,所以为王妃出行服务的机构也都有,顺便也为王世子服务。

    这就完了?没完。

    王府,凡是关系到衣食住行以及用度都得有讲究,例如马车坏了,修补所用的材料太高级不行,那叫逾制,用的材料太低级也不行,那叫乱了礼数。

    有客人来访,接待、宴请要讲礼数,逢年过节,祖先牌位要祭拜,若是亲人去世,要根据亲戚关系来决定如何参加葬礼,这都得讲礼节。

    所以府里的将作、礼仪得有人管,这也是王府佐官的职责。

    这样就完了?还是没完。

    佐官分文武,王府卫队也得有佐官,兵器铠甲、马匹粮草、平日操练以及库房管理,都得设置佐官,这样一算下来,宇文温的幕僚团缺额还是很可观的。

    若是换做六七年前,这有得他头痛,可如今却丝毫不担心。

    人从哪里来?很简单,主要是这些年来州、郡衙门表现出色的基层官吏,虎林军将士,以及西阳王府的人。

    宇文温的小黑本里除了记着仇家,还记着人才,先前军府开幕、总管府开幕、大将军府开幕已经填了一批,如今还有许多人等着他征辟、提拔。

    这个时代,一个人要入仕的话选择就那么几条,要么看投胎,生在权贵之家或者世家高门,那么一生下来其仕途便已经领先绝大多数人。

    要么想办法读书,进入大大小小的士人圈,每日里游山玩水搞聚会把名气弄出来,让当大官的看中,征辟或举荐自己为官。

    或者运气好,遇到大官开府设幕,被看中选做幕僚,兢兢业业做事,若干年之后得府主看重举荐当官,也就是曲线做官。

    如果不会读书写字,那就看有什么吃喝玩乐的本事,陪着达官贵人消遣,走恩幸之路入仕途。

    又或者家中姐妹、女儿等女性亲属被贵人看中,走裙带关系去当官,当然要是够无耻,把媳妇献出去也不是不行。

    如果这些都做不到,还有一条路,那就是从军,用命博军功来换得升迁,这也是大多数平民唯一靠谱的选择。

    现在西阳王宇文温的王府开幕,算是难得一遇的机会,但他却是“暗箱操作”,三两下就把名单定了,除了府长史,其他职位都是宇文温自行征辟。

    宇文温一人得道鸡犬升天,王府司马管理王府的卫队,当然要自己人担任,所以护卫头领张定发,成了张司马。

    张\定发行刺杨坚得手,立的可是大功,宇文温打定注意若是这位阵亡,无论如何要弄个郡公爵位给其儿子,但是张\定发全须全尾回来了,而功劳又不能明说,所以宇文温走的是曲线封爵路线。

    借着父亲的帮助,张\定发的封爵问题算是圆满解决。

    此次朝廷封爵,张\定发受封县公爵,报上去的功劳也做了更改,是潜伏长安为官军入城创造了有利条件:城南那条入城地道,以及串联各位“反正忠臣”。

    张\定发已经有了儿子,刘彩云如今又有了身孕,为了后代着想,张\定发决定从军,凭借军功封妻荫子,王府司马就是第一步。

    他率领的卫队兵员达到一千,这人数是朝廷优待,毕竟世家大族子弟远赴外地做州郡官时,动辄一两千的部曲已经司空见惯,郡王是朝廷的脸面,卫队规模太小真的不太合适。

    王府卫队的职责分两种:守卫王府,护卫大王出行、作战,所以府司马以下分府典卫和府中尉,典卫是侍卫长其职责偏向王府护卫,主内。

    符有才、吴明、贾牛等人,为西阳王府典卫,分别负责西阳王府、湖畔庄园、安陆别院的守卫。

    而所谓的中尉,不是后世军衔所称的“中尉”,此中尉在秦汉时为禁军军职兼管治安,演化到如今,府中尉就是王府的卫队官,一旦大王冲锋陷阵,也是要跟着一起冲的。

    所以中尉当然也是自己人担任,亲随张鱼是其一,州兵出身的全有是其二,还有虎林军出身的刘葫芦,至于宇文温的心腹宇文十五,新年伊始就接任黄州司马了。

    王府卫队分一半在王府东侧坊里驻扎、训练,另一半在城外湖畔庄园驻扎、训练,其成员均是从府里护卫以及虎林军现役、退役士兵里选拔,技艺娴熟、知根知底,称得上是忠诚可靠。

    这一千人的卫队,军饷、兵甲仪仗、马匹、粮草全部开销都是朝廷负责支出,养兵开支巨大的宇文温可以说是喜出望外,因为手头上的战力又多了一千。

    “武”已安排完毕,接下来是“文”,首先是王友,这一般是饱学之士担任,郡王的王友只有一个编制,所以非经学名家刘焯莫属,这位的名号很响,再合适不过。

    接下的王文学有些难办,宇文温本来想让求学社社长章华出任,但这位目前无意在周国当官,所以宇文温只能厚着脸皮让许绍和郝吴伯来兼任充数。

    然后是府长史,这职位类似幕僚长,即是府主的助手也身负监视、劝谏之责,所以必须是朝廷任命,宇文温只能听天由命,如今人选也已揭晓:太子克星李纲。

    长史人选没办法掺和,但宇文温把司马和司录这两个本该朝廷说了算的职务抢下来,司马是自己人,司录当然也不例外:萧九娘的舅舅张轲。

    从事郎中,是卸任东市令的厍狄钧,府掾、属、列曹参军,还有府参军事、郎中令及典签等一众佐官,都是宇文温提拔的吏员,这些人在州、郡表现出色,入幕后有了入仕的希望。

    官吏是一个词,但官和吏的待遇截然不同,吏户低人一等,有机会摆脱吏籍做官,那可是许多吏员梦寐以求的事情,这也是宇文温对他们为自己兢兢业业做事的回报。

    列曹参军之中,有记室参军一职,为掌管文书之官,兼顾军中文书起草、记录表彰等重要工作,记室参军的人选,是一个不速之客。

    宇文温如今正和这位不速之客交谈:“刘记室,即将赴任的李长史听说刚正不阿,眼里容不得沙,你和一众同僚可得小心些。”

    “府主,长史其实要管的,是府主吧?”

    刘文静笑道,所谓府主,是幕僚对开府设幕之主官的称呼,他千里迢迢来到黄州,得宇文温辟为记室参军,是要有作为,不是来溜须拍马的,所以直接点出要害。

    宇文温笑而不语,他连杨坚都不怕,还会怕区区李纲?未完待续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