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八十二章 角力

    覆巢之下安有完卵,周军在征隋行军元帅尉迟惇率领下攻入河东,沿途州郡望风而降,七月,周军兵临晋阳城下,守将开门献城,隋国秦王杨俊锁楼自焚。

    八月,关中歉收,幸亏周国事先迁移关中百姓至别处就食,未爆发大规模饥荒,月末,陇右州郡归降,自此,隋国国土仅剩蜀地。

    九月,周天子率文武百官于邺城南下,过黄河抵达洛阳,十月底动身前往关中,十一月初抵达关中华州,数日后抵达长安。

    杨坚篡位后,大周天子首次返回故都长安,率文武百官拜祭先帝陵墓,又于故皇宫内举行大朝会,庆祝收复故土。

    周国收复故土,有赖文臣武将齐心协力,如今大局已定,自然要嘉奖一众功臣,封爵、封赏为应有之意,而最让人关注的,是以下几位的封赏:

    丞相、蜀国公尉迟迥,匡扶社稷、力挽狂澜,劳苦功高、国之柱石,进位蜀王,立王氏为蜀王妃,其子尉迟惇为蜀王世子。

    山南道大行台尚书令、杞国公宇文亮,克复关中、收复长安,国之栋梁,进位杞王,其子宇文明为杞王世子。

    黄州总管、邾国公宇文温,北击隋国卫王杨爽、南救江陵,西援上洛,烧广通仓解长安之围,战功卓越,进位西阳王。

    立尉迟氏为西阳王妃,其子宇文维城为西阳王世子。

    封王,一封就是三位,两位国王爵,一位郡王爵,既是情理之中,又是意料之外。

    蜀国公尉迟迥进位蜀王,这基本上没人有疑问,称得上名至实归,如果没有尉迟迥起兵反杨,又一力撑起朝廷,哪里会有周国的今日?

    杞国公宇文亮,宗室领袖,据守山南,破武关收复长安,击杀隋帝杨坚,如果没有他,周国怕是还得和隋国对峙下去,收复故土不知要等到猴年马月,封王也是理所当然。

    虽然大周开国以来,非直系皇族封王者只有宗室宇文护一人,而时值国家危急存亡之秋,尉迟迥和宇文亮这两位的功劳已足以封王。

    所以这是情理之中,不过还有一位,那就是意料之外。

    进位西阳王的宇文温,虽然战功卓越是不假,但先前许多人都认为他的爵位已经到头,只能是荫庇自己的儿子受封。

    一如当年,大将军尉迟迥平蜀,受封蜀国公,第三子尉迟顺得其军功荫庇,受封安固郡公。

    如今的宇文温亦是大将军,但并没有开疆拓土,所以即便功劳也不小,大家都认为朝廷会以封其子为郡公作为奖赏。

    这位除了嫡长子,还有两个儿子,足够分功劳了,未曾料竟然是做阿耶的直接进位郡王爵。

    消息灵通人士道出其中缘由:宇文温封郡王,一来是其身为宗室并且功劳不小,二来是其‘伯父’宇文亮从中斡旋,最后是皇帝坚持如此,而丞相也深表同意。

    昔年,天子车驾为隋军袭击,是宇文温临危不乱组织断后,让天子转危为安。

    虽然当时宇文温已因功受封邾国公,但功高莫过于救主,如今功劳最大的尉迟丞相已经是国王爵,那么皇帝要封救命恩人宇文温郡王爵,从道理上也勉强说得过去。

    作为硕果仅存的宗室,又有收复故土的大功,朝廷自然要大加封赏宇文亮父子及其‘侄’宇文温,以示尉迟丞相的公正无私。

    杞王宇文亮,拜大冢宰,领雍州牧;杞王世子宇文明,拜山南道大行台尚书令,进位上柱国;西阳王宇文温,进位柱国。

    大冢宰为天官之首,亦为京官,而雍州牧为关中地区要职,这代表着宗室重回朝廷中枢,山南道大行台没有废除,代表着尉迟丞相对宇文宗室的善意。

    加上宇文温受封西阳王,许多人所担心周国出现宇文氏和尉迟氏的冲突,看起来并没有发生。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黄州西阳城,西阳王府,正门前,宇文十五正指挥着人换牌匾,“邾国公府”牌匾已经取下,新制“西阳王府”牌匾被人小心翼翼装上去。

    郎主封王,府里上下欢欣鼓舞,正所谓水涨船高,别的不说,他们走在外面说自己是“王府的”比说自己是“公府的”要威风许多。

    王爵和公爵的秩品都是正九命,但是这年头各种“公”可比“王”要多,周国如今就三个“王”,虽然郎主是郡王,但也压过了一堆“公”。

    而且和公爵不同的是,王府可是有正经编制的,还有俸禄,这也是由官府负责承担。

    王府可以有卫队,全身披挂手持强弩走在大街上都不怕人非议,因为这是朝廷给的编制,不能算居心不轨;王府有属官,虽然秩品不算高,但也是有品的。

    甚至连养马的都是个属吏了!

    “我说马五,你当了牧圉吏,该请大家喝酒了!”

    马五摸着头嘿嘿傻笑,见着符有才从旁边一闪而过,他高声喊着:“符头领如今当了典卫,该他请客!”

    典卫即侍卫长,不限一人,符有才便是其一,见着一群人围上来要他请客,只能是不住告饶:“宽限几日,待得发薪时再说。。。”

    一群人在正门外嬉笑,李三九在府里笑着摇摇头,领着跟班转入后院,主母尉迟炽繁正在试袍服,那是按着王妃的规制缝纫的。

    受封王妃,虽然品级不变,但比诸公夫人略胜一筹,尉迟炽繁如今心情不错,却不是因为另一个原因:娘家和夫家如今看起来和睦共处,这对于她来说就是最大的喜讯。

    见着李三九在门外等候,她转身问道:“国公。。。大王呢?”

    “回王妃,大王在试衣袍呢。”

    听涛院内,宇文温看着面前的新制衣袍发呆,这是按照郡王规制缝纫的,以后就是他的常用服色了。

    受封郡王,此事父亲预先和他沟通过,结果竟然成了,这可不是宇文温起初预想的那样,他还以为自己国公爵位到头,多出来的军功能荫庇自己的儿子们。

    西阳郡王,源自于他最初的封爵“西阳郡公”,虽然秩品相同都是正九命,但王爵和公爵的差别可就大了,其中一个最大的区别,就是自称得变。

    称孤道寡,宇文温从此之后的自称,就是“孤”或“寡人”,周国有地位的宗室或者藩王,自称一般是“寡人”,当然用“孤”或“本王”也可以。

    七年时光,凭着功劳封王,宇文温的人生似乎上了一个高峰,可是身为局内人,他知道自己面前的路更加坎坷了。

    杞王宇文亮,拜大冢宰,领雍州牧,在不知情的人看来,那是高升,仅次于丞相尉迟迥了,可实际上呢?不过是驴粪蛋子表面光罢了。

    周国实行六官制,天、地、春、夏、秋、冬,天官府大冢宰位列六官之首,按照往日的情况来看,几乎和丞相没什么区别,可是大冢宰之职的权柄如今却大打折扣。

    先前,权倾朝野的晋王宇文护,以大冢宰都督中外诸军事,“令五府总于天官”,大冢宰成为百官之长,权倾朝野。

    如今的宇文亮亦是大冢宰,但少了其前辍关键的两段话“都督中外诸军事”、“令五府总于天官”。

    “都督中外诸军事”,这个权力如今属于丞相尉迟迥,而“令五府总于天官”中的“令”,得皇帝下诏,大冢宰才有资格统领五府官员。

    皇帝愿意下这个诏令么?当然愿意,但不可能,因为由不得他。

    没了这两个前辍,大冢宰一职不过是位高却无实权的尊位,这是当年宇文邕除掉宇文护之后,对大冢宰一职的限制,当年他也是这么架空齐王宇文宪的。

    当然这种安排是基于皇帝的本能,宇文邕对弟弟宇文宪是即防又用,而如今,明摆着蜀王尉迟迥是让杞王宇文亮有尊位无实权,防而未必用。

    接下来是第二个官职:雍州牧。虽然有实权,但掣肘也不小。

    如今的雍州,囊括了关中的长安及近畿地区,雍州牧一职为九命,是实权要职,看上去宇文亮能控制关中和京城,可实际上完全不是这么回事。

    因为周国如今的国都不会迁回长安了。

    当然此事还没公布,而且明面上的说法是“暂时不迁”,因为关中历经战乱又差点爆发大饥荒,而长安城破败狭小,水污染严重,皇宫因为年代久远经常闹鬼,所以暂时不考虑还都长安。

    没有了都城,雍州牧宇文亮或许可以全心全意经营关中?

    想都不要想,都城“暂时”不会迁回长安,但毕竟关中是周国的发家之地,关陇权贵的老巢,而且许多将士的家乡就在这里,所以朝廷不能忘了关中父老乡亲。

    循旧例,设同州司会,管理关中钱粮赋税。

    说白了,就是分雍州牧的财政大权,这种掣肘的力度可不小,更别说同州地界的蒲津可不归雍州牧管,一旦有事,河东如潮的骑兵可以走蒲津河桥直扑长安。

    暗流涌动,角力已经开始,局势可不像表面上看起来那么平静,宇文氏两人封王,看上去风光无比,可得到的面子,哪里有尉迟氏得到的里子强?

    皇帝,依旧在邺城,宇文氏实控的地盘,除了山南就只有关中的雍州牧管辖范围,河南、河北、河东全是尉迟氏的地盘,而讨伐盘踞蜀地的隋国,其主帅也将由尉迟丞相来决定。

    所以往后尉迟氏控制的地盘里还得加上蜀地,双方实力对比,已经比之前还要悬殊了。

    那么即便我得封郡王,又能解决什么问题?

    想到这里,看着面前的袍服,宇文温只觉得肩上的负担又重了几分,这个时代的王爵,服色并没有“蟒纹”,所谓的蟒衣、蟒袍,就无从谈起。

    蟒袍,其上蟒纹与天子龙袍的龙纹相近,但少一爪(趾),即所谓相传的“五爪为龙,四爪为蟒”。

    “还只是一条蟒啊。”宇文温看向窗外,喃喃自语,“何日化作入云之龙?”未完待续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