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七十七章 宗亲

    邺城,皇宫,大周天子宇文乾铿站在书案后,看着宦官将大大小小的木匣打开,这是山南刚送到的礼物,杞国公宇文亮、世子宇文明,还有邾国公宇文温,每月送进宫的礼物从没断过。

    “啊,这是。。。猪肉?”

    一名宦官看着木匣里的一块猪肉诧异不已,这是邾国公宇文温准备的礼物,可无论什么理由,送块生猪肉给皇帝这也太那什么了。

    宇文乾铿看看礼单,脸上露出期盼的表情,快步走上前去,看着宦官将那块猪肉拿起来。

    “啊,这。。。这不是猪肉,分量很沉,硬邦邦的,是。。。是石头?”

    宦官不可置信的自言自语,旁边数人也凑过来,看着这块石头惊喜万分。

    “邾公在礼单里有说明,这叫做猪肉石,是南朝桂州一带出产的奇石。”

    宇文乾铿笑着说道,声音十分沙哑,他已经到了发育的年龄,喉结渐渐凸出,现在正属于变声期,身材也明显拔高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岭南奇石啊。。。怪得宫里从未见过如此神奇之物。”

    宦官们赞叹着,拿出木匣里那个专用的木制托架,小心翼翼将这块猪肉石放到书案上,宇文乾铿仔细端详着这块奇石,越看越喜欢。

    石头呈长条状,一个巴掌大小,有皮、有瘦肉、有肥肉,层次分明、色泽鲜艳,拿在手上只觉得手感光滑凉爽,如果不说破,光是让人只看不摸,谁会想到这是块石头?

    “陛下,这块石头不光能骗人,若是拿去骗狗儿,怕是一骗一个准吧?”

    “那当然,奇石本有两块,邾公说了,拿一块去试狗,那狗牙齿咬崩了都不肯松口!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宇文乾铿想象着那只狗狼狈的模样,不由得笑出声来,也正是如此,那块猪肉石被咬出瑕疵,所以宇文温便将完好无损的另一块石头进献给他。

    惊喜还有,木匣陆续打开,许多奇石呈现在他面前,按着宇文温所说,这些都是从长江里捞起来的石头,因为纹路特别,所以精选了一些送进宫给皇帝解闷。

    宇文乾铿依次看过去,这些石头上纹路有的像飞禽走兽,有的像花鸟鱼虫,还有的像风景,确实是让人惊叹不已,特别其中一块石头,上面的纹路隐约像一片晚秋枫林,让人百看不厌。

    每块石头都有个“名字”,比如说奔马、江鱼什么的,而这块石头的名字,就是“晚秋枫林”,宇文乾铿心中十分高兴,却看到礼单上其名字之后有备注:

    “此石纹路有部分为匠人伪作。”

    竟然是假的?

    宇文乾铿简直不敢相信,他没有吭声,仔细的看了又看,根本看不出这所谓的伪作到底“伪”在哪里,石头上的纹路颜色都是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又看了看详细说明,宇文温陈述此石是其从街头叫卖者手里购得,后来此人制假时被发现,方才知道所买奇石是伪作。

    在奏报中,宇文温说:“微臣得悉真相,心如刀绞但不忍毁之,陛下若喜,亦可把玩。”

    居然是假的,真是太可惜了!

    宇文乾铿看到这里不由得扼腕,但转念一想,却更加兴奋:若是让大臣们观赏,必然人人交口称赞,那岂不是被他戏弄了么?

    活该,让你们成日里围着丞相转!

    联想到这里,宇文乾铿心中一叹,不过很快又高兴起来,因为惊喜还有:一块鸽蛋大小的琥珀,里面裹着只不明物种的昆虫,看上去像蛐蛐,却和常见的蛐蛐不一样。

    遍体通黄的琥珀里,这只昆虫看上去和活的没什么两样,而这样的琥珀也不止一块,足有五块之多,其中包裹的昆虫都各不相同。

    也不知是何种的巧合之下,才能有如此奇妙的琥珀出现。

    宇文温进献的东西,虽然大多只是小玩意但别出心裁,宇文乾铿颇为喜欢,相比之下其他山南送来的礼物,也就是能体现心意罢了,并无特别之处。

    木匣陆续打开,礼物大多已查看过,有件不敢称之为礼物的礼物,是邾国公宇文温画的一张画,和写意的水墨山水画不同,叫做“写实”素描。

    画作名为“老君峪”,画纸展开,却见一处山谷景象跃然纸上。

    两侧山崖如刀削般竖立,悬崖上草木丛生,山谷之中一条小路绵延向远方群山,宇文温作画用的不是墨水而是叫做“炭笔”的工具,看上去画风有些怪异,但风景之“写实”让宇文乾铿如亲眼所见。

    “邾公的画真是栩栩如生,如同这山谷就在眼前呐。”

    左右赞叹道,既是奉承也是真心实意,他们可从没见过什么“写实”的素描,如今算是开了眼。

    “是啊,杞公据守长安和隋军对峙,是邾公领兵走老君峪,翻越秦岭后抄了隋军后方,一把火烧了广通仓,还说降了独孤楷,引得隋军大乱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宇文乾铿眉飞色舞,他的宗亲宇文亮、宇文明、宇文温三人,都是好样的,率领山南官军拿下长安,击杀隋帝杨坚一家,那叫一个大快人心。

    那个篡位的杨坚死了,那个杀害他父兄的杨坚死了!

    宇文乾铿居于深宫,朝政皆由丞相尉迟迥处理,但这不代表他什么也不知道,如今隋国覆灭在即,是宗室宇文亮所率山南官军先打开的局面。

    杞国公宇文亮、世子宇文明领兵强攻武关道入关中,在忠臣义士的策应下收复长安,可谓是大功一件。

    而邾国公宇文温的表现也很出色,先在博望以北击败隋国卫王杨爽,又在江陵城外击败隋军,接着马不停蹄增援武关道要地上洛。

    击退了来袭的隋军,随后顺着老君峪出击,翻越秦岭火烧渭口广通仓,策应长安的宇文亮把来势汹汹的隋军击溃,灞桥大胜,关中局势尘埃落定。

    在华州西岳庙设伏的宇文温,甚至还活捉了隋国的晋王杨广!

    一想到这里,宇文乾铿就愈发高兴,杨坚害死了那么多周国宗室,活该死全家。

    虽然识破杨广身份的不是宇文温,首功算不到他头上,而杨广被俘的消息目前也还在对外保密,但宇文乾铿依旧是欢欣鼓舞,因为宇文温的表现很耀眼。

    邾公还救过朕,这就是朕的宗亲,和杞公一般是朝廷柱石!

    宗亲们表现出色,宇文乾铿自然喜上眉梢,但他没有表现出来,至少在宦官面前,是表现出对官军击败隋军的兴奋之情,而不是仅仅为山南官军的进展感到高兴。

    山南官军是周国宗室的军队,也是他唯一的指望,将来的路还很长,要慎之又慎,所以要忍。

    不光如此,隋国覆灭在即,可因为诸多原因,那些拥立杨坚的反复小人,甚至都不能全部清算。

    当年杨坚夺权,帮凶就是“沛、黄”二人,如今策应宇文亮入长安的人之中,也有这两个反复小人,刘昉已经身亡,而郑译还好好的活着。

    宇文乾铿的父亲赵王宇文招,还有几个兄长的惨死,实际都拜此二人所赐,若不是“沛、黄”作祟,辅政的人根本轮不到杨坚。

    想起父兄,他恨不得将此二人碎尸万段,可是现在还不是时候。

    宇文乾铿觉得宇文亮在奏报里所说很对,效仿汉高祖和雍齿故事善待郑译,可以极大的收拢人心,为了能和尉迟氏相抗衡,国仇家恨必须忍下来。

    而宇文温在奏报里也说了一些事情,说要时不时和郑译“把酒言欢”,做样子给世人看,让大家都知道,宇文氏可以不计前嫌。

    为了江山,无论如何都要忍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宇文乾铿摆了摆手,示意宦官们将礼物收好,然后命人拟定诏书,将其中比较贵重的东西赐与尉迟丞相,包括那块猪肉石。

    “丞相平日操劳国事十分辛苦,想来看着这些奇石能舒展一下心情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,丞相若得陛下所赐,必然喜出望外啊!”

    宦官们不住的恭维,宇文乾铿笑而不语,缓步离开偏殿,来到阳光明媚的回廊,光影切换之际,眉目间闪过一丝坚毅。

    伯父十七岁登基,忍气吞声做了十二年的傀儡终于一鸣惊人,朕年纪比伯父当年还要小上几岁,外边亦有宗亲协助,有什么不能忍的!未完待续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