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七十六章 姻亲

    洛阳,东汉魏晋以来的故都,北魏孝文帝迁都洛阳,魏末孝武帝西逃入关中,丞相高欢另立一帝并迁都邺城,元魏分裂为东西魏。

    周国灭齐,洛阳成为周国的“东京”,宣帝宇文赟时,于洛阳修建洛阳宫,置东京六府及洛州总管,河阳、幽、豫、相、亳、青、徐七总管均受东京六府管辖。

    待得杨坚辅政,以其世子杨勇为洛州总管、东京小冢宰,洛阳的重要性可见一斑。

    如今周国收复洛州,丞相尉迟迥驻跸于此,静待官军收复河东之地,顺便处理一些棘手事务,这些事务如今也只有他才能够定夺。

    洛州总管府衙内,尉迟迥正在见客,客人有些特殊,是他的侄子尉迟安。

    尉迟迥的弟弟尉迟纲先他而去,其长子尉迟运也已不在人世,次子尉迟勤为青州总管,而第三子尉迟安是嫡出,继承了尉迟纲的爵位吴国公。

    大象二年尉迟迥起兵反杨之后,滞留长安的尉迟安投靠了杨坚,后来成了隋国臣子,虽然只是闲散官员,但也是尉迟氏的异类。

    如今世事变迁,周军又打回来了,宇文亮攻入长安,尉迟安一家被一锅端,但是他的身份特殊,只有丞相尉迟迥才能做决定。

    “形势所逼,伯父不怪你,大郎的几个儿子被关在长安,多少也受了你的照顾。”

    尉迟迥缓缓说道,看着侄子的样貌,他似乎看见了自己弟弟尉迟纲,尉迟安毕竟是他弟弟的嫡子,也没犯什么大错,所以。。。

    “你一家好好的过日子,不要想那么多,但此事不能轻轻放过,否则伯父无法服众,吴国公的爵位,就让给你四弟阿敬了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伯父不杀之恩。”

    尉迟安不住磕头,伯父如此处置完全在意料之中,他的二兄尉迟勤、四弟尉迟敬一直跟着伯父尉迟迥,都是自家人,迟早有再起的那一天。

    “伯父,三娘她也不容易,侄儿恳请伯父开恩,好歹让她有个依靠。”

    “三娘,唉。。。”

    尉迟迥有些伤神,他的女儿尉迟三娘,嫁给随国公杨忠的二郎杨整,后来杨整随军讨伐齐国,战死沙场,尉迟三娘就成了未亡人,守着儿子杨智积过日子。

    杨整是篡国逆贼杨坚的二弟,按说应该算账,可是。。。

    “伯父,杨整向来和杨坚不对付,昔年武帝时,两人就闹得不可开交,再说杨整在平齐时已战殁,事情搞成这般,三娘她又能如何呢?”

    尉迟安小心翼翼的劝道,自家人有些话说起来方便点,他自己德行有亏,只能是拉着杨家媳妇尉迟三娘一起,让世人的非议少一些。

    见着尉迟迥沉吟着,他继续说道:“再怎么说,阿谊的儿子们没被杨坚阉了,好歹留了后。。。”

    尉迟迥叹了口气:“可是若放过杨智积,那么杨瓒呢?”

    “杨三郎深受武帝信赖,一贯和杨坚闹别扭,这伯父也是知道的,再说其妻宇文氏。。。呃,想来杞国公也会这么想吧?”

    被宽恕的人越多,尉迟安得到宽恕的事情就越不显眼,当然他不是无的放矢,杨智积和杨瓒一家的问题,确实有待商榷之处。

    杨坚、杨整、杨瓒兄弟三人,原本相互间关系就别扭,连带着各自夫人独孤氏、尉迟氏、宇文氏之间都在闹,其实这也是周国当年内部矛盾的体现。

    昔年晋王宇文护逼死独孤信,宇文家和独孤家有了心结,而宇文家分裂成晋王党和帝党,偏向于晋王党的尉迟家和宇文家又有心结。

    所谓三个女人一台戏,杨家兄弟四人,大郎、二郎、三郎分别娶了独孤家、尉迟家、宇文家的女人,姻亲折腾起来有何奇怪的?

    杨坚篡位,杨整的遗孤杨智积,还有杨瓒一家都成了宗室,但是杨瓒为了夫人宇文氏继续和杨坚闹别扭,而杨智积一直小心谨慎,生怕保不住母亲尉迟氏,这两家人算是和杨坚有隔阂。

    杀,没问题,但不杀也有些许好处,什么体现朝廷宽宏大量那是必然的,让尉迟家和宇文家的女人保下各自的家人,好歹是皆大欢喜吧?

    尉迟迥闭上眼睛揉着太阳穴,并没有做出决定,尉迟安识相的告退,事已至此多说反倒不妙,片刻后三名年轻人走了进来,向着尉迟迥行礼。

    “祖父。”

    “坐,坐,莫要拘束。”

    睁开眼睛,尉迟迥看着自己的几个长孙,他的长子尉迟谊,在大象二年起兵反杨时被抓,在长安被砍了头,三个年幼的儿子从此被关了起来。

    还以为会被杨坚阉了,结果宇文亮攻入长安将这三个解救出来时,发现没那回事,如此一来,他长子的香火,算是保住了。

    “在洛阳住得惯么?”

    尉迟迥和蔼的问道,三位年轻人点点头,显得有些拘谨,也许是被关得太久的缘故,有些唯唯诺诺。

    “莫要怕,有祖父在,还有你们的几位叔叔在,不会有事的。”

    人老了就喜欢怀旧,怀旧了就容易伤感,尉迟迥看着自己的长孙,想起了很多往事。

    他的发妻元氏,是魏国的金明公主,生下三个儿子,是为尉迟谊、尉迟宽、尉迟顺,元氏病故之后尉迟迥续弦,王氏为他生下尉迟惇、尉迟佑耆。

    而元氏所出三子,只有尉迟谊的后代是儿子,尉迟宽早逝,尉迟顺现在只有两个女儿,如今长孙安然无恙,香火没断也算是对发妻有个交代。

    不光如此,三个长孙都在,那么尉迟宽和尉迟顺的香火,也就有着落了。

    当年他舅舅宇文泰起兵反高欢,高欢把滞留晋阳来不及跑的宇文泰族人软禁,宇文泰的侄子宇文什肥被杀,其子宇文胄被阉。

    如今杨坚不知何故没有对尉迟谊的儿子动手,这样一来,作为祖父的尉迟迥就有些犹豫了。

    府衙外停着一辆马车,一名衣着华丽的年轻妇人下了车,缓缓走入府衙,内史上大夫崔达拏赶紧迎了上来:“魏安夫人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如何,人到了么?”

    妇人面色焦虑的问道,崔达拏点点头说带来了,一会就要面见丞相。

    “崔内史,一会可得帮家兄美言几句啊!”

    “夫人勿忧,夫人兄妹亦是达拏的族亲,都是博陵崔氏的血脉,自然是要相互帮忙的。”

    崔达拏领着妇人走在回廊内,转了几个拐角,却见前方有侍卫带着两名中年男子走着,即将来到丞相见客的厅前。

    “兄长!”

    妇人急得喊起来,被崔达拏低声制止:“夫人勿忧,达拏这就过去。”

    魏安郡公尉迟惇的夫人姓崔,而她的两位兄长崔弘度、崔弘升,之前为隋国臣子,最近投降之后被带到这里,接受尉迟迥的处置。

    博陵崔氏二房崔经一支,有崔弘度、崔弘升兄弟等,他们的一个妹妹,是周国丞相尉迟迥之子魏安郡公尉迟惇的夫人。

    博陵崔氏三房中的崔暹一支,如今家主是崔达拏,身为丞相尉迟迥的心腹,自然是要对族亲伸出援手。

    大象二年,尉迟迥起兵反杨,杨坚派出大军攻到邺城外,行军总管崔弘度亦在其列,结果朝廷大军溃败,崔弘度和弟弟崔弘升仅以身免。

    如果说先前只是出于无奈,倒还是情有可原,结果崔弘度兄弟接着当了几年隋臣,如今投降又是另一种说法,但崔达拏不觉得有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大家都是博陵崔氏子孙,三房一支受丞相器重,二房一支又是丞相姻亲,魏安郡公如今明摆着要继承丞相衣钵,有什么事不能好好说的呢?

    宇文亮都能故作宽宏大量收拢人心,丞相又有何不可?未完待续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