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七十五章 按图索骥

    安陆,邾国公别院,宇文温在书房里和杨济议事,他们翻看着一个名单,上面密密麻麻画着树状图,是宇文温想办法整理出来的名录,记载的是当世名门的简要宗谱。

    宇文温和郑译走得近,按他的说法是为了“千金买马骨”,虽然举了个例子把杨济说服大半,但这位还是有些不放心,那么宇文温便要让杨济认清楚现实:

    邾国公宇文温,只凭着自身,对于人才的吸引力到底能低到何种地步。

    他要用事实说话,所以模拟了一个“招聘”,拿出一张名录让杨济看,让其判断他若要招揽名录上的人是否能成功。

    所谓举一反三,为了节约时间,宇文温直接来个重磅炸弹:这个宗谱,是世家大族崔氏的。

    崔氏源出姜姓,齐丁公之子季子居崔邑,以封地为氏,为崔氏始祖,战国时,季子后裔崔意如任秦国大夫封东莱侯,到了汉朝,崔业袭爵,居于清河东武城,是为清河崔氏始祖。

    其弟仲牟,另居于博陵安平,是为博陵崔氏始祖,崔氏兄弟以清河、博陵分房发生在汉初,历经两汉、魏晋,已经成为经史传家的世家大族。

    首先是清河崔氏,东汉时分为四大支:崔恪、崔景、崔霸、崔琰这四支,为四大支系。当然还有别的支系,只是名声不显。

    这个时代活跃的清河崔氏成员,基本上都是这四支的后代子孙。

    永嘉之乱衣冠南渡,清河崔氏虽然有成员南迁,但其主体仍在北方,一些支系家族成员为了维持世家大族的地位,积极入仕,到了北朝,清河崔氏的政治地位全面抬升。

    结果北魏开国元勋崔浩,因为修史得罪皇帝,引发国史之狱,清河崔氏伤亡惨重,但崔氏的根基还在,很快就恢复起来。

    到了后来,清河崔氏又分了许多房支,有清河大房、清河小房、清河青州房,以及荧州崔氏、颍川鄢陵房等,还有南渡的一支,是为南祖崔氏。

    清河大房始祖崔休,生于北魏早期,有子甗、仲文、叔仁,所以大房又分为三支,成员大多在山东,当然这是地理名词,不是后世的山东。

    既然家族在山东,那么大房的成员便主要在东魏、齐国仕宦,齐国灭亡后入周,蜀国公尉迟迥于邺城拥立小皇帝后,继续在周国为官。

    尉迟氏势大,清河大房的子弟,不去投尉迟氏,投你宇文氏做什么?更何况宇文温了。

    接着是清河小房,被世人称之为“煊赫”,在清河各房之中地位最高的一房,成员周灭齐后大多在周国做官,其中亦有个别在山南为官者。

    不过那是杞国公宇文亮的属官,和宇文温无关,想挖角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其三,清河青州房,成员大多在青州及周边,未有在山南为官者,换而言之,要挖角很难,只能看看和西魏、周国(都长安时)有关系的荧州崔氏。

    荧州崔氏以崔彦珍、崔景茂、崔彦璋、崔彦穆、崔彦异五兄弟的支系比较显眼,崔彦珍的女儿崔氏嫁给西魏八柱国之一的独孤信,其亲外孙女即为隋国皇后独孤伽罗。

    换而言之,崔彦珍是杨丽华的曾外祖。

    崔彦穆曾任周国安州总管,大象二年中,朝廷讨伐安州宇文亮,王谊为行军元帅,崔彦穆为行军总管领兵攻打随州,为宇文明所拒,不过他次年便已亡故。

    因为和独孤伽罗沾亲带故,荧州崔氏一系成员,在隋国混得不错,如今周国收复失地,这些人大约是要被算账,届时能活下几个未能得知。

    荧州崔氏又分有颍川鄢陵房支,历经大象二年的变乱,要么在隋国为官,要么在周国(都邺城)为官,在周国的自然投尉迟氏,在隋国的保不保得命还两说,他何德何能去招揽?

    至于南祖崔氏,人家在南朝过日子,宇文温又如何能去挖角?这么多清河崔氏的成员,他想要招揽的可能性为零。

    清河崔氏没指望,宇文温示意杨济开始看博陵崔氏,博陵崔氏当然分了许多房支,如今主要的是安平房、大房、二房、三房。

    永嘉之乱后,安平房、大房相对比较默默无闻,成员分布山东各地,那是朝廷(尉迟氏)的地盘,宇文温根本没能力去挖角,那么就继续看下去。

    二房崔经一支,子孙于葛荣之乱时死伤过半,有曾孙崔士谦、崔士约入西魏,崔士约之子为崔弘度、崔弘升等,有一女为丞相尉迟迥的儿媳,也就是说博陵崔氏二房崔经这一支是和尉迟氏联姻的。

    这样就完了?没有,崔弘度还有个妹妹,是如今隋国秦王杨俊的王妃,而按着原来的历史,崔弘升的女儿,会是杨广太子杨昭的王妃(杨昭时为河南王)。

    所谓一门二妃,典出于此,这一房的崔氏,看不上宇文温,甚至看不上宇文宗室,他们要投也是投有姻亲关系的丞相尉迟迥。

    二房崔郁一支,子孙于高欢入洛阳时被屠杀过半,其孙崔宣猷逃入西魏,有子崔仲方,是为隋帝杨坚心腹,拟定了隋国官制,如今保不保得住命还两说,没指望。

    三房有崔暹一支较为显赫,其子崔达拏,尚齐国乐安公主,如今为丞相尉迟迥心腹,数次出使山南,和宇文温算是熟人,挖角什么的想都别想。

    博陵崔氏在北朝的仕宦经历不算显赫,即便是到了东魏、齐国,因为高氏依赖的是北镇勋贵,所以对于山东高门不怎么感兴趣,即用又防。

    崔暹在齐国算是受到重用的大官,其子崔达拏尚还是齐国驸马,结果只因为公主的一句牢骚话,皇帝立刻杀了崔达拏之母并弃尸漳水。

    母亲被杀,崔达拏敢怒不敢言,还得和乐安公主“相敬如宾”,所谓“重用”,也重用不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后来周国平齐,山东士族也没能在周国有什么大作为,后来尉迟迥在邺城另立朝廷,对这些高门望族多有倚重,所以山东士族要投奔的首选,自然是尉迟氏。

    相比尉迟氏,宇文宗室集团实力明显差了许多,这些士族子弟就算要投也是投宇文亮,至于宇文亮集团(宗室集团)的“双花红棍”宇文温,吸引力要更差。

    清河崔氏、博陵崔氏,宇文温想要招揽人才是没指望了,其他一流、二流的士族希望也不大,至于后起之秀的关陇门阀,是他父亲宇文亮的目标,自己同样没机会。

    “如何,细细分析一遍,有没有一种心凉的感觉?”

    杨济叹了口气,宇文温说的其实他都懂,只是如此算下来,果真是心都凉了半截。

    “既然拉拢不了,那就另辟蹊径,虽然郑译的名声臭了些,但他可是出身荧阳郑氏洞林房,如今本公可没有挑三拣四的资格。”

    宇文温自嘲的说着,这个时代,人才最多的就是各地的士族、豪强、门阀,奈何他想和别人攀关系,人家未必看得上他。

    不要说五姓七望,就是一般的豪强地头蛇,要想拉拢可不是那么容易的,毕竟就算投宇文亮都比投你宇文温要实际点。

    当年岳州刺史许法光为何“认怂”,还让儿子许绍到宇文温的虎林军里瞎折腾?无非是看中宇文亮的招幌。

    许绍的同窗好友郝吴伯,为何家里愿意让他来给宇文温做佐官?也是看中了宇文亮的招幌,许、郝两家是官宦世家,自然想让儿子起家入仕的水准高一些。

    宇文温能有这两个班底,都是靠了父亲宇文亮的脸面,如今的他虽然事业小有所成,但是要打出自己的名号招揽人才,吸引力几乎没有。

    “国公,世家望族的子弟,既然不肯来就算了,魏晋以来的门阀政治,就是一颗毒瘤,寒门之中,同样也是人才济济,太祖当年,又是何种出身?”

    杨济毫不气馁,抖擞精神即是鼓励宇文温也是鼓励他自己,他说的太祖,自然是明太祖朱元璋。

    宇文温见状点点头:“说的对,英雄起于草莽,谋士出于江湖,招揽不到世家子第,那就另外想办法!”

    你们高冷,不愿意来?无所谓,没了张屠户,本公未必就得吃带毛猪!未完待续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