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七十章 堂下何人,胆敢状告本官!

    有诗云,山雨欲来风满楼,又有诗云,黑云压城城欲摧,黄州总管府司马杨济,如今面色铁青,看着面前案上那断作两截的石头,又看看面前笑眯眯的宇文温。

    “堂下何人,胆敢状告本官!”

    “国公!此事非同小可,若是传了出去,那国公的名声可就毁得一塌糊涂了!”

    “无凭无据的,谁敢乱嚼舌头?”

    “国公,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,这事情迟早会传出去的!”

    “喝口水都会塞牙,这是几率问题,在那之前收手即可。”

    “国公,勿以恶小而为之,只怕到时候就收不了手了。”

    “见好就收是很难,不过呢,这种事情很讲天分的!”

    见着宇文温油盐不进,杨济事先酝酿好的说词全无用处,不过他没灰心,今日定要把道理辩个明白。

    事情起因很简单,在西阳“休假”的杨济,好容易有兴致逛街,逛着逛着有了奇遇:有人兜售一块奇石,那石头上纹路一如黑白山水画,让杨济见了就挪不动脚步。

    当然,他一开始是持怀疑态度,毕竟这石头上的纹路走势如此之巧令人不得不怀疑,但是仔细检查过后没发现异常,杨济便当机立断买了下来。

    奇石价格不菲,花了他面值一千三百匹的流通券,这也是杨济数年来花得最多的一笔钱。

    他是以客人的身份住在邾国公府,按着春秋战国时的说法,那就是食客或门客,包吃包住包照顾,每日回来后吃饱就睡,换下的衣物不用动手,自然有人帮洗。

    若不是杨济坚决不肯,日常起居还有人照料例如,例如暖床什么的。

    这几年下来杨济都是光棍一个,不过他无所谓,毕竟在遇到宇文温之前就是独行侠,多年累计下来的俸禄、赏赐,基本上自己花掉的很少。

    一大半钱粮都赠与生活有困难的将士或者吏员,剩下的除了正常应酬开销基本没动,如今花了重金买回来一个宝贝,那是爱不释手。

    结果不小心摔落地上变成两截,杨济心痛之际无意发现这石头有蹊跷:石头上的纹路有些是假的!

    也就是说,这所谓的奇石,是有人用了秘法,在石头上就着原有的纹路加了点“料”,导致原本只是有些好看的石头,摇身一变成了山水画奇石。

    成日里打雁,却被小雁啄了眼!

    莫名来到这个时代,杨济以“强练”之名行走世间,凭着对史料的烂熟于心,向来只有他装神弄鬼捉弄人,从没被人骗过。

    结果见多识广的杨济,居然被骗了!

    几乎是气得七窍生烟,杨济按下心头怒火,花了几日时间在西阳城里寻找骗子的蛛丝马迹,结果那骗子似乎已经离开西阳,再也找不到踪迹。

    换了个思路,他留意起城中卖奇石的人来,西阳城位于长江边上,江边各种石头大家都已经见怪不怪,敢拿石头来卖的,必然是纹路奇特的石头,那么这些奇石之中,肯定有赝品。

    卖赝品的会不会是同一伙人?很有可能,即便不是同一伙人,制假贩假的混蛋也要抓起来,幕后主使必须绳之以法。

    功夫不负有心人,两个骗子合伙骗了一个富商之后,杨济尾随其后,终于抓了个现行,就在他要动手将这两人扭送官府之际,有几人急匆匆跑来求情。

    那几位是邾国公府猫队成员,平日里行踪飘忽,见得大水冲了龙王庙,赶紧赔不是,保证退还一千四百匹面值的流通券。

    杨济见状知道这些假奇石是宇文温“创收”的项目,心中有些焦虑,于是赶到安陆面见这位想赚钱想疯的国公,陈述其中利害关系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风险,本公都知道,但是有个迫在眉睫的问题必须解决。”

    “莫非。。。军饷的开支太过?”

    “那当然,亏了八十余万贯,打起仗来本就花钱如流水,而接连半年的军需订单,你以为本公贴的钱是小数目?”

    一本账册交到杨济手里,他翻看起来,越看越觉得触目惊心,宇文温这次风光的关中之行,到回师之后确实亏了许多钱。

    “朝廷的朝鲜之役,八年下来耗去七百余万两白银,往多了算折合每年也就一百万两,国公这一次出征,就有将近百万贯花费?”

    特定语境下,杨济所说“朝廷”自然指的是大明朝廷,这也是他潜意识里的朝廷,朝鲜之役指的是万历三大役之一的朝鲜之役。

    那是国战,官军(明军)出境作战消耗会更大些,但军费不过一年一百万两白银,即便按一两白银一贯铜钱算,也就是一年耗费一百万贯。

    结果宇文温只是在山南荆州和关中地带走了一圈,半年左右时间就亏了八十余万贯,这其中莫非有猫腻?

    没有,一项项明细汇成表格,所有的开支都在上面,让他一目了然。

    打仗打的就是钱粮,战场上双方对砍,坏掉的刀、铠甲以及射出去的箭矢都是消耗,刀、甲叶可以回炉,但那也得耗钱。

    这一项消耗折合成铜钱大约有十万余贯,当然都是走的军器监账目,不需要宇文温掏腰包,他的“自费项目”是虎林军。

    虎林军兵力五千人,属于宇文温个人的募兵,开支全部自理,无论留守还是出征,以六个月计共花费军饷将近五万余贯。

    平均每人每月军饷一贯七百文,然后还有计功奖赏、伤残补助、阵亡抚恤,都是实打实没有克扣、拖延。

    官府对立功将士有奖赏,但宇文温的赏赐也不会少,说白了就是收买军心,这是他的禁脔,不会让别人影响到军心。

    花费不菲,但战斗力也是刚刚的,比起每人每月不到五百文军饷、吃沙拌饭的寻常军队来说,训练有素的虎林军将士一打三没问题,至于结阵之后的战斗力更是不用说。

    花钱保证战斗力,值,实际效果也很好,但花钱如流水也是必然,累计花了宇文温二十余万贯。

    接下来是大头:军需订单。为了激励士气,肉松、咸蛋、火腿、腊肠等副食品破天荒供应,将士们吃起来自然是开心。

    但天下哪处军队有如此待遇?平日里寻常百姓甚至一年里都吃不上几口肉,这种超出常规的福利,已经超过山南官府的财政能力。

    只能是宇文父子私人补贴费用,而且耗资不菲,其中大头是宇文温出。

    废话,下订单受益的都是黄州作坊主,费用大头他不出莫非让父亲、兄长出?

    四十余万贯的缺口,都是宇文温填的钱,加上“自带干粮”的虎林军,还有安置关中迁来的百姓也得花钱,累计亏了八十万贯,这些钱都是宇文温一文一文赚回来的。

    一个人有这么多钱,是不是夸张了点?不夸张,这年头权贵之家窖藏铜钱数十万贯的情况不罕见,无非是宇文温的钱花出去罢了。

    花出去的钱,回笼寥寥,能预期的赏赐根本就是杯水车薪,他不是入寇中原的游牧大军,抢人抢钱抢珠宝,屠城、贩卖人口的事情自然不会有,为了安置关中迁来的百姓,还自掏腰包补贴开支。

    综合来说,宇文父子如此投入,获利是巨大的,因为他们收复了关中,扭转了不利的局势,及时拉拢了许多势力,这是无法用金钱来衡量的胜利。

    从关中迁来鄂州的百姓,户数逾万,光靠鄂州现有人口自然繁衍怕是要用上数十甚至上百年,这也是无价之宝,再划算不过。

    但是按照账面来算,那就是巨额亏损,尤其宇文温大亏特亏。

    杨济看着账目,叹了口气,宇文温能赚也能花,光靠着如今的产业怕是支撑不了更大的雄心壮志,所以…

    “制假贩假,知法犯法,传出去当然毁名声,但是时不我与,钱花了,亏空必须尽快填上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如此一来,万一走漏风声…”

    “每个环节的人,都不知道其他环节是如何操作的,甚至都不知道东家是谁。”说到这里,宇文温颇有信心。

    “你是第一个察觉的,因为是自己人,所以他们…呵呵。”

    言下之意再明显不过,杨济沉默无语,这位果然有“止损”手段,还很决绝。

    宇文温循循善诱,这账本他可不会让外人看,不过杨济是个例外,手头上没有多少可靠的人才,那么活该这位当他的“包身工”。

    造假做奇石,一贯钱不到的成本,可以获利几十、数百甚至上千贯,累计起来的“营业额”可比玻璃镜划算许多。

    为了保密,玻璃镜的制作工匠一直限定于张乙满等寥寥数人,这就导致产量有限,其他的产业虽然赚钱,但没这么暴利。

    现代的奇石造假技术很厉害,但宇文温本不知道如何“入行”,亏得五庄观观主刘杨以分光术会道友,收得千奇百怪的丹方,其中就有类似的技术能帮助他获利

    奇石不是药品,不能吃所以不会闹出人命,买得起的都是商贩和有钱人,假奇石对于寻常百姓来说危害性不大,所以他决定“创业致富”。

    不小心骗到自己人,那就把钱还了,至于那些有钱人,就当是做善事捐钱给他宇文温来养兵。

    “不要这般苦着脸,正所谓吃一堑长一智,杨司马的人生经历不是又丰富许多了?”

    杨济告退,宇文温收拾好账本,见着外面无人,他叹了口气,从一旁拿出个盒子,打开之后从中拿出一块石头。

    石头上的纹路形成一个篆体的“心”字,这是回拒阳的王辩,路过安陆再度拜访宇文温时,当做礼物赠送的奇石,借以聊表心意。

    自家出产的假奇石,被不知情的合作伙伴买了去,又当做珍贵的礼物送了回来,这让宇文温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事情当然不能说破,那么卖石头所得的钱财依旧在宇文温囊中,但这假货石头又不能扔,所以只能摆在案头,不时提醒一下自己。

    兔子不吃窝边草,在西阳卖假货必然连累自己的身边人,那么…

    是时候开发新市场,比如人傻钱多速来的建康城什么的!未完待续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