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六十八章 你们休想骗我!(续)

    正午的阳光洒在街上,饭后闲逛的李渊,和夫人窦氏来到西阳东市走走看看,形同软禁的生活十分沉闷,但因为可以逛街而显得略微欢快些。

    西阳城东市的热闹程度出乎李渊的想象,虽然比不上长安、洛阳等名城,但比起一般州城来说要好很多,虽然他也没去过多少州城。

    记忆中的安陆是其一,当时年幼的李渊曾跟着家中老仆到市里走走,买各种五花八门的小玩意,而眼前的东市,两侧商铺内的货物倒也称得上琳琅满目。

    窦氏提着个篮子,里面已经装了许多小物件,而李渊手上的篮子已经装满,见着夫人依旧兴致勃勃的模样,他心中不住叫苦。

    练箭、练槊都没那么累,昔日在长安,陪着夫人去东西市闲逛就是苦差,不过比起那时候好得多的,是不用带铜钱。

    看着手中那一张张流通券,李渊衷心感谢发明这东西的人,他不用再像往日那般,自己或让仆人提着沉甸甸的铜钱,陪着夫人逛街东西。

    心不在焉的跟着夫人,李渊看起手中的流通券,在人潮汹涌的街上拿着几张价值百匹布的纸,很容易被人抢夺,但因为身边还有吏员跟着,所以他不担心。

    从长安来到西阳“暂居”的李渊等人,有州衙发的米、布还有些许铜钱,以作平日不时之需所用,其中最让人诧异的,就是这流通券。

    面值多少匹布的流通券,真的能兑现出数量一致的布匹,而西阳城里商贾做买卖,几乎用的都是这流通券。

    不过一张纸,就敢承诺等值兑换,而“素来奸诈”的商贾居然也愿意使用,当年的永通万国钱,朝廷下令都做不到的事,如今却有人做到了。

    虽然只是在这西阳城中流通,可这流通券能“流通”起来的原因何在?

    李渊想不出来,这流通券据说是黄州布商们联保,所以信用颇佳,既然布坊的东家保证流通券一比一兑换精织布,那么百姓认为可信似乎就理所当然。

    不是官府主导,而是凭着商贾的信用,这种事情他怎么想都觉得不是滋味:莫非官府的名声比低人一等的商贾还不如?

    “啊,是石头,好多漂亮的石头!”

    窦氏一声惊叹,快步向前走去,李渊紧随其后,却见前面有人在地上摆着一张草席,席上散布着一些五颜六色的石头。

    那摊贩说的方言李渊夫妇听不懂,随行吏员充当通事,作为摊贩和李渊夫妇之间的沟通桥梁,叽里呱啦片刻之后,李渊听得明白。

    这摊贩是在卖石头,石头是从江里捞出来的,颜色、纹路以及形状各异,看上去颇为有趣,若是摆在书案上当摆件,那是别有一番景象。

    窦氏挽起裙角在草席边蹲了下来,兴致勃勃的挑选石头,这个时代没有所谓的“男女大防”,女性抛头露面当街和男子交谈很常见,没有谁觉得不妥。

    李渊见着夫人如同孩童般挑挑拣拣,趣味盎然的弯腰看着草席上的石头,在关中没见过这江中的石头,看起来颇有意思,他打算帮着选几个回去。

    这些石头大小不一,但大的也不过拳头大小,买多些也拿得动,再说这些石头又能值几个钱?能让夫人高兴,那就值得了。

    正挑选间,忽有一人靠近地摊,手里抱着个包裹,似乎里面是个什么宝贝,只见他和摊贩叽里呱啦交谈了一会,便将包裹放在草席边摊开,露出其中一块石头来。

    那石头大约两个拳头大小,椭圆形,遍体黄褐色,其上有横向深色纹路,仔细一看如同湖边树林,在水中亦有倒影。

    “这纹路。。。如同山水画般,好漂亮啊!”

    窦氏惊叹不已,李渊瞧得仔细不由得心动,见着那男子和摊贩在交谈,琢磨着这位是不是在哪里捡得如此奇石,拿来此处贩卖。

    要不少当机立断把石头买过来?

    他正犹豫间,随行的一吏员凑过来低声说道:“国公,石头上的纹路未必天成。”

    善意的提醒,一句话就够了,李渊被这么一提醒,心中开始警惕起来:世间哪有这么巧的事情,说不定是人用染料在石头上涂成如此模样,专门拿来骗人的!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不由得瞥了一眼夫人,窦氏如今似乎正在兴头上,若是不买怕会伤了夫人的心,可若是买了个赝品回来,岂不是更让夫人伤心?

    正犹豫间,却见那摊贩将其身边的水盆挪了挪,示意男子将石头放进去,看样子这位摊贩也是怕被人蒙骗,要用水来试试这奇石的成色。

    众人目不转睛的看着男子将石头放入水中,不停用手搓着石头,摊贩似乎不放心,还亲自伸手去揉搓这块石头,片刻之后没发现有掉色的情况。

    李渊见着此情此景又开始心动,他觉得这石头是真的,奈何摊贩一旦入了手,转手怕是要贵上许多。

    要不要抢先出手?

    这样太有失身份了,李渊虽然如今有些落魄,但也不屑于如此下作,贵些就贵些,不过也希望摊贩和这男子谈不拢,然后就顺理成章接上去谈价钱。

    一块奇石,再贵,百来贯都能买下了。

    静静旁观,却见两人争执起来,似乎买卖有谈不拢的情况,李渊听得吏员“解说”,得知这个男子要价将近三百匹布,而摊贩只肯出一百匹,用的是流通券。

    布帛是做买卖时所用的等价物,长江流域一带做买卖以铜钱为主,北地大多喜欢用布帛,但无论天南地北做买卖钱、帛混用都很正常,所以这没什么奇怪的。

    李渊心算了一下,男子对那块奇石开价三百匹布,指的应该是五百文左右一匹的黄州精织布,折算铜钱约一百五十贯,摊贩的还价是一百匹布,折算成铜钱大约五十贯。

    他自己的估价是一百贯,那么。。。

    “四郎,他两个莫非是演戏给我们看的?”

    已经站起身的窦氏在他耳边低声说道,一语惊醒梦中人,李渊再看过去,怎么看都觉得摊贩和男子可疑,虽然他没有周游各地,但听过的奇闻异事还是不少。

    有骗子专门合伙骗人,尤其喜欢装作一买一卖,两人为了个宝贝争得面红耳赤,然后过路的见着有便宜可占,二话不说立马掏钱买下,结果回去细细一看,却发现是个赝品。

    越想越可疑,一个摆地摊卖石头的摊贩,身上竟然有超过一百匹面值的流通券?

    虽然出来做买卖要带多点钱,可一百匹布折合市价五十贯,能抵得上寻常百姓家数年的收入,你一个小摊贩这么有钱,为何不去租个铺面,却来此摆地摊?

    再说天下哪有如此奇妙的石头,你们休想骗我!

    想到这里,李渊不由得庆幸自家夫人机警,刚要和窦氏离开,却见她从篮子拿出一个小瓷瓶,那是刚买的一瓶醋。

    原来窦氏是要用醋来洗这奇石,通过吏员的交涉,男子同意一试,窦氏不让他来操作,而是自己拿过石头,倒上醋后不停用手揉搓。

    酸味飘来,一瓶醋都倒光,整块石头都被酸醋浸湿,而窦氏搓了许久都没见掉色的迹象,她将石头捧到面前,仔细的看了看,又用手指揉了揉那些纹路。

    “四郎,这是真的!!”窦氏欣喜的说道,“阿舅说过,若是有人用染料染石头,用醋来洗会褪色,这石头没有褪色!”

    窦氏的母亲宇文氏,是周国的襄阳长公主,窦氏口中所称的“阿舅”,即是周武帝宇文邕,她年幼时在皇宫里生活,和宇文邕的关系一直不错。

    李渊看着夫人试石头,看不出有任何可疑之处,此石面上的纹路确系浑然天成,真是难得一见的奇石,正要开口买下,那摊贩急了眼,开价两百匹布。

    也许是其先前对这石头存疑,而如今见着用醋洗了都没事,便认定是真货,所以愿意出高价。

    若是往日,李渊不会为一块石头“据理力争”,但见着夫人十分喜欢,自然是寸步不让,摊贩看样子秦绪激动,挽起衣袖要来个先下手为强,却被吏员一顿斥责。

    官吏对于百姓的威慑力很大,兼之那男子愿意把石头以两百匹布的价格卖给窦氏,摊贩只能讷讷罢手。

    李渊手上自然是没有两百匹布,不过他有流通券,州衙每月发的流通券不是很多,但同窗许绍赠送了面值四千匹的流通券,所以他算得上“颇有余财”。

    那男子能接受流通券,拿到手后笑眯眯的转身离开,李渊见着窦氏欢天喜地将石头包好放进篮子,心里也非常高兴,夫人开心,那么他就开心。

    提着篮子,李渊和夫人肩并肩向东市外走去,今日逛了许久收获颇丰,是打道回府的时候了,一场巧遇达成的买卖结束,众人散去。

    摆摊的摊贩收拾起草席,看样子是收摊回家,他偷偷地抬起头,向着人群之中某个方向望去。

    在那里,刚卖了石头的男子和他目光交接,两人的嘴角同时微微弯起,随后若无其事的各自离开,消失在人群之中。未完待续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