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六十七章 你们休想骗我!

    逛了一上午,王辩颇有收获,西阳城商机不少,这让他十分兴奋,虽然从军之后已经没怎么具体过问家族买卖,但从小耳濡目染,经商的本事和眼光还是有的。

    运来西阳的丹参还有些许核桃,都已经变换成轻飘飘的流通券,这东西他是第一次接触,虽然有些疑虑,但最后还是接受,因为他对黄州总管宇文温有信心。

    大宗货物交易历来是商贾头痛的问题,双方要么以货易货,要么就得用车拉沉甸甸的铜钱或布帛,如今西阳城里的流通券,可真是帮了买卖人一个大忙。

    买卖双方交易起来很方便,那么买家的购买欲望也就愈发高涨,王辩手上的流通券转眼便花了一半。

    剩下一半,他打算随身携带,走陆路回拒阳路过荆州穰城时,在城内瑞兴号分号兑现,这样可以省不少事,待得回到家中安排好诸般事宜后,就要返回军中为国效力。

    国当然是周国,王辩的军职依旧是大都督,宇文温已经安排他领着“反正”的将士协防上洛,大象二年以来的暴风骤雨即将平息,而他已安然度过。

    周国重新统一江北之地,接下来大约会派兵南下平陈,统一中原之后再集中精力对付草原上的突厥,打仗的机会还很多,他还有机会建功立业。

    也不知平陈时有无机会?

    王辩如是想,正行走间无意瞥见前方街角有数人围作一处,似乎有人高声争论着什么,一时好奇便走了上去。

    人群之中有两人正在交谈,一人衣着朴素,皮肤黝黑看上去像是个渔民,另一人衣着讲究,面色红润,看上去像是个有钱人,双方正在为一块石头争执着。

    “流通券,面值壹千匹的流通券两张,价值两千匹精织布,折合市价至少有一千贯,你用这颗石头换,可以吃一辈子,不用去打鱼了!”

    “莫要唬弄人,拿两张鬼画符的纸条就想换我的石头?”

    “什么鬼画符的纸条,这是流通券,西阳城里哪家商铺不认?在城里哪都能用,买什么都行,你要是不信,我带你去柜坊兑换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贵坊、贱坊的,我不去!若是你把我带到哪个角落里抢了石头,那该怎么办!”

    “谁抢你的石头,柜坊就在那边,光天化日之下,有什么好担心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去,你要石头就得拿钱帛来!”

    王辩看了看,大概看出了事情来龙去脉:这个渔民在江里打渔,偶然捞起一块奇石,拿来西阳城里出售想碰运气,结果碰上了这位有流通券没现钱的中年人。

    流通券面值两千匹布,若是渔民同意那就立刻成交,有了市值接近一千贯的布,已经可以让这个渔民下半生无忧,奈何这位目不识丁,不相信两张纸能值这么多钱。

    中年人有流通券,想买,渔民有石头想卖但不相信流通券,中年人不敢走开怕被别人买了,希望渔民和他一起去柜坊兑换钱帛。

    渔民人生地不熟的哪里愿意跟他走,就怕到了僻静地方被人抢石头,两位就这么僵持不下。

    “这石头长什么模样,值得两千匹布?”

    王辩开口发问,未等渔民说话,中年人急了眼:“这位郎君,凡事总有个先来后到,这石头可是我先要买的!”

    “说什么呢!我没说石头卖给你!”

    “别别别,有话好好说,这石头我买了,你别急,我马上去换钱帛来!”

    渔民看上去很害怕这中年人的纠缠,他眼巴巴的看着王辩说道:“郎君,这块奇石是我在江中打渔时捞上来的,你若看上了,开个价拿走吧!”

    “别!别!这位郎君你可别夺人所爱,石头我买了,老兄,你这块石头卖给我!”

    两人又急起来,围观之人分做两边,各自帮着中间人和渔民说话,还有人不住叹气说若是自己有钱,就把这块奇石给买下来。

    王辩看了看争执双方,心中已经有了判断:这两个人是在演戏,合谋设局骗人钱财,周围搭话的几个人,说不定也是骗子的同伙!

    他的父亲曾经说过类似的骗局:两个骗子,一个装作老实巴交之人,拿着个什么家传之宝/意外得来之宝沿街叫卖,另一个骗子装作买家要买,却恰好没那么多钱帛。

    一般情况下,还会有几个同伙扮作旁观者,不停喧哗引起路人的注意。

    然后一个有钱的傻瓜路过,见着这宝贝如此抢手,亏得第一个买家没带够钱帛,那么机会就轮到自己,在那些旁观者的怂恿下,急匆匆把身上值钱的东西拿出,换回那所谓的宝贝。

    待得回过神来,这几人早已不知踪迹,而宝贝实际就是个赝品,值不了多少钱。

    老掉牙的把戏,你们休想骗我!

    想到这里,王辩心中不住冷笑,若是往日他直接掉头就走,不过现在心情很好,所以有兴致陪着这几个骗子玩,他倒要看看,对方的演技如何。

    反正自己身边也跟着随从,不怕对方恼羞成怒暴起伤人,要是真敢动手,先打断几条胳膊再说。

    “这颗石头有那么奇特么?不妨拿出来给大伙看看?”

    王辩示意左右把那中年人隔开,让渔民将所谓的奇石拿出来看看,心里琢磨着大约是冒充美玉或狗头金的石头,结果当他看清楚之后,不由得揉了揉眼睛。

    一块两个巴掌大小的石头,遍体深棕色,因为长年被水流冲刷的缘故,整块石头光滑圆润如同扁平的鹅卵,石头正中的位置,条纹竟然形成一个篆体的“心”字。

    当然不可能如同人写的一般工整,

    王辩仔细看了看石头,试探着问道:“可以用水洗一洗么?”

    “洗。。。这哪里有盆和水来洗啊?”

    此话有理,若是对方连洗石头的盘子都准备好了,那就假得不能再假,王辩好奇心起,将随从带着的竹水壶拿来:“老兄,可否让我洗洗这石头?”

    他怀疑这石头上的纹路是用染料染上去的,那渔民迟疑片刻后,不顾中年人的呼喊,小心翼翼将石头递给了王辩。

    王辩蹲下,一手托着石头,一手拿着竹水壶倒水,淋湿石头之后轻轻用手去搓,没见有什么颜色让水变浑浊,他用食指轻轻摩挲着石头上的纹路,试图感受有无雕琢的痕迹。

    渔民紧张的看着王辩,生怕对方将石头抢了去,中年人见状说声“我去兑布,两千五百匹,这石头你可别卖”,转身便往外跑去。

    不知摩挲了多久,王辩惊觉这块石头上的纹路并无雕琢的痕迹,他仔细的看了又看,也看不出这石头是被人染色才有了那“心”字纹路。

    浑然天成,非人力所能雕琢,奇石,果真是奇石!

    “这是我的石头!”

    手上一松,却是那渔民将石头抢回怀中,满是戒备的看着王辩。

    王辩只觉得心中激动万分,出来逛个街都有如此奇遇,这块从江中捞上来的石头,其纹路形成一个“心”字,简直是鬼斧神工,如此宝贝,可不能错过了。

    “这石头我买了!”

    “你。。。你出多少钱帛?”

    “老兄,我没带现钱,只有流通券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要那破纸条!”

    还是刚才那个中年人遇到的问题,对方不相信流通券,王辩琢磨着若是带着渔民去柜坊,恐怕半路上会被中年人缠上,所以。。。

    “老兄,我有散碎金子十余两,还有金钗十枚,这颗石头你卖是不卖?”未完待续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