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六十六章 商机

    翌日,王辩漫步西阳街头,开始游览各处商铺、肆宅,首先到大名鼎鼎的布肆、书肆一条街,逛起来就停不下来。

    一本本的线装书种类繁多,各种只闻其名却未见其物的书籍,在西阳书肆都有出售,当然这都是按着手抄书的内容来出版,难免有错漏之处。

    没看过的书,他怎么知道有错漏?

    很简单,在书的“序”里有说明,本书的出版简况、不足之处以及勘误等等,让读书的人明确知道这本书有可能的错漏之处。

    传世的书籍,会有很多手抄本,佣书的人在抄写过程中难免有错漏之处,而这样的手抄本在数百年的传抄过程中,会出现“失之毫厘谬以千里”的情况。

    西阳书肆“出版”的线装书,在序里做了说明之,可以让人看过之后心中有数,避免出现“将错就错”的情况。

    王辩看着看着就入了迷,每家书肆的书单都很长,书籍有雷同也各有特色,不光经学书籍,就连道、佛的典籍都有,还有图册,甚至连…

    他拿着书单,看着上面的《洞玄子三十六散手》有些尴尬,洞玄子是谁当然不知道,但分类里写的“新婚大喜”,已经暗示了这是什么图册。

    房中术!居然连春宫图都有!

    王辩只觉得自己的呼吸都急促起来,虽然理智告诉他不该问,因为这实在是有碍观瞻,但本能告诉他不问就“痛失良机”了。

    “郎君是要成亲了么?那真是恭喜了。”

    书肆伙计阅人无数,一看就知道这位心动却不好意思开口,所以照例给了对方一个台阶。

    “啊…是啊是啊,要成亲了…”

    王辩支支吾吾的回答,片刻后一本书便交到他手中,那一瞬间只觉得此书有千斤之重,对面隔间还有客商在选书,他欲盖弥彰的侧过身看起书来。

    书的封面很朴实,只有竖版的“洞玄子三十六散手”八个字,轻轻翻开,首页却写着“周公之礼”,原来是序,编者在序里介绍了何谓周公之礼。

    相传西周初年世风日下,民间婚俗混乱不堪,为明德新民,周公姬旦亲自制定礼仪,从婚礼入手,把男女从说亲到嫁娶成婚,分为了七个环节。

    那就是纳采、问名、纳吉、纳征、请期、亲迎、敦伦七个环节,并且对每个环节都进行了细化,作了具体细致的规定,这些环节合称“婚义七礼”。

    而敦伦则为第七礼,也就是最关键的环节。

    洋洋洒洒数百字,这个序就是为了引出接下来的内容,而随后的一页,用硕大的字体写着“本书仅供新婚夫妇敦伦所用,如有挪作他用者,后果自负。”

    啼笑皆非,这是王辩看了“声明”后的唯一感觉,他总算是明白为何书肆敢公开出售这种图册了:仅供新婚夫妇敦伦所用!

    至于买书的是否因为即将成亲,买回去是用来指导夫妇俩敦伦,那就“后果自负”了。

    深呼一口气,王辩鼓起勇气继续翻下去,当先一页让他的呼吸几乎停掉,那一页纸上的图案,一男一女正用一种让人热血沸同的姿势缠在一起。

    他知道什么是敦伦,也已经敦伦过了,但姿势什么的都是中规中矩,从未见过如此让人热血沸腾的样式。

    居然有三十六种之多,回去可得全试过啊!

    第一页就已经让人热血贲张,那话儿已经有了反应,王辩不敢再看下去免得当众出丑,他干咳一声招来伙计:“呃,这本书…”

    “郎君要几本呢?”

    “三本。”

    “好叫郎君晓得,本店有优惠,买够二十本送一本。”

    “那若是买四十本就送两本?”

    “正是。”

    “一百本的话,何时能交货?”

    “四百本以下,郎君现在就可以拿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四百本!”

    “好的,郎君请稍后。”

    卖家会推销,买家也不犹豫,王辩做买卖从未有过的决断,那是因为他判断这书必然赚钱,虽然明面上的销路不会太大,但受欢迎程度是可想而知,转手翻一倍的利润已经是保守估计了。

    男女之事,谁不痴迷?三十六散手,一晚一个花样,一个月下来都不带重样的,男子喜欢,而女子也需要。

    新婚之前,待嫁的新娘一般都会从母亲那里得到些“示意图”,以便新婚之夜能让新郎尽兴,日后夫妇之间也能有鱼水之欢。

    这种“示意图”一般很少见,并且花样很少,而如今…

    作为过来人,王辩知道天下有多少意识已经萌动的郎君渴望着什么,若有这东西出售…啧啧,花上几贯钱买很贵么?

    一贯钱的进货价,转手卖出去是数贯的卖价,这种买卖不赚钱,那天下赚钱的买卖还能有多少?

    四百本书很快装箱,为了防水还在箱子内侧裹了油布,王辩用轻飘飘的流通券结了账,轻松走出书肆大门,看着随从将箱子装上车,一行人继续逛街。

    布肆已经看过,相关事务由手下去办,王辩琢磨着西阳城的商机比想象中的多,所以要再看看有无新发现。

    一家肆宅内,许多客商正在讨价还价,一个个有布盖着的箩筐被扛了出来,接着被许多人带走,王辩转了进去,发现这里买的是杂货。

    都是些小玩意,铁针、锥子、剪子、小铜镜、木梳,见着王辩进来,掌柜的招呼道:“郎君想买些什么?”

    “随便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某等可以为郎君解惑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了,掌柜的先忙。”

    “既如此,这里有清单,郎君可以看看。”

    服务周到,不是所有的买卖人都识字,店家先要介绍,不需要时再给清单,也免得买家因为不识字而尴尬。

    看着清单,王辩的表情渐渐凝重,因为他发现这杂货铺里买的东西,全是百姓日常生活中需要的小玩意。

    没有,日子也能过,但就是麻烦,要买,虽然不贵,却不一定买得到,而这个杂货铺里买的小玩意真的很齐全。

    铁针,有不同大小和尺寸,粗细都有;木梳有各种款式,梳齿的疏密程度也有区别;铜镜镜面光滑,而镜身很薄也很结实,都是巴掌大小,便于携带。

    锥子的规格也有许多,甚至还有带钩的;剪子的种类也不少,甚至还有剪手指甲、脚趾甲的小剪子。更别出心裁的是,还有铁鱼钩卖。

    鱼钩钩尖带倒刺,可以防止上钩的鱼儿脱钩,而且鱼钩的大小也有几种,适合钓各种鱼类。能做到这么细,简直是可以用“周到”来形容。

    看了看清单,王辩发现还有“剪纸”一项,他向店家询问,为对方展示的剪纸所吸引。

    红色剪纸上那匪夷所思的图案,展示出来的二十多张都没有重样,可以想象逢年过节或者办喜事时,贴在窗上、门上能增加多少喜庆气氛。

    问了价格,这些小玩意不是按一根/个/张多少文来卖的,而是按一文钱多少根/个/张来算价钱,这种价格有个说法,叫做“批发价”。

    这代表着什么?代表着货郎们能多赚几文钱了!

    王辩居住的拒阳,四周都是山,群山间散落着许多村落,这些村子需要靠货郎挑着箩筐装着各类杂货上门出售。

    布、线,自己家中有纺车,所以西阳布再好,也不是必须买的,可是铁针、锥子、剪子之类的小玩意,却是必不可少而自己没法做出来的。

    还有那些拨浪鼓之类小玩具,能给孩子们带来欢乐,别的日用品更别说,都得靠货郎挑来村子里卖。

    货郎上路,靠着一根扁担两个箩筐挑杂货,所以东西繁多但不能太重,西阳城的这些杂货正好符合货郎们的需求。

    以铜镜为例,比别处的铜镜要轻、薄,但镜面更加平整,还附送磨镜药些许,每面镜子售价却不比别处贵。

    物美价廉,同样的箩筐,西阳的杂货能多装些,那么对于货郎来说,就能多赚几文。

    拒阳的货郎从哪里进货?从拒阳城里的商铺进货,拒阳的商铺谁家实力最强?王家。只要他从西阳以批发价大量购进这些杂货,转卖给货郎即便利润薄但也是赚的。

    所谓薄利多销正是如此,并不是大赚特赚的机会才叫做商机。

    西阳此行,真是来对了!

    想到这里,王辩放下清单:“掌柜的,做买卖了!”未完待续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