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六十二章 风波

    听得宇文温发问,厍狄钧面露尴尬,他脸上的淤青很明显,不知道的人也许会认为是不慎碰伤,而宇文温既然这么问了,那就代表着那件事已经传到安陆。

    好事不出门,坏事传千里啊!

    “总管,此事说来话长。。。”厍狄钧没打算隐瞒,毕竟瞒是瞒不住的。

    “你脸上的伤。。。哎,发生这种事情,大家都不想的。。。”

    宇文温说得太顺口,差点把“做人最重要是开心”也说了出来,厍狄钧脸上的伤是被其父厍狄士文弄的,他提起此事也是有关心之意。

    干咳一声,宇文温又问道:“那一位安置好了吧?”

    “安置好了。”

    面色暗淡的厍狄钧叹了口气,拱了拱手说:“有劳总管挂念。”

    “挂念?厍狄市令用词不当,将来闹出流言,你可是要负责的!”

    “啊?是下官用词不当,多谢总管过问了。”

    宇文温点点头,很满意厍狄钧的新用词,无他,此事涉及女人,瓜田李下得避嫌,要是闹出什么绯闻搞得家宅难安,他找谁说理去?

    两人说起的事情,和厍狄钧之父厍狄士文有关,这位在北齐时袭封章武郡王故而地位不低,有一个远房堂妹厍狄氏,长得貌美如花,被选入齐国皇宫为妃。

    论起受宠程度,自然比不过“玉体横陈”的冯小怜,但既然能被皇帝高纬看中,也不会受冷落。

    后来周国灭齐,按照规矩,齐国后宫佳丽被当做战利品赠与周国的有功之臣,厍狄氏成了薛国公长孙览的妾,颇受宠爱。

    然后问题就来了,没过几年,长孙览的夫人郑氏吃醋到已经忍无可忍,找到隋国皇后独孤氏诉苦,独孤氏一向见不得男人纳妾,听得郑氏哭诉丈夫喜新厌旧,心中无名火起。

    经过各种“劝说”之后,压力山大的长孙览把“狐狸精”厍狄氏赶出府,厍狄氏在长安没什么亲人,故地邺城又回不去,只能靠着变卖首饰、帮人做手工度日。

    周军攻破长安,厍狄氏先前已知道自己远房堂哥厍狄士文在山南,所以找到周国官员诉说事情原委,想到山南投奔亲人。

    厍狄士文不近人情是出了名的,山南官员没有谁不知道厍狄士文的大名,所以厍狄氏如愿随着官军回山南。

    这支军队的主帅是宇文温,待得听说寻亲之事后颇为关心,当然他不是觊觎厍狄氏的美色,而是因为这件事和厍狄士文一家有关。

    宇文温安排厍狄氏先到西阳,找堂侄厍狄钧作为缓冲,然后再去鄂州找堂兄厍狄士文。

    本来这是一件好事,奈何“男主角”厍狄士文非同常人,厍狄氏到了鄂州大冶后,厍狄士文见堂妹来投奔自己,一听是被人赶出府无依无靠,道德洁癖症立刻发作。

    他觉得堂妹被长孙览赶出府,肯定是人品有问题,要么是魅惑夫君虐待主妇,要么就是恃宠而骄对主妇不尊,或者不守妇道偷人被发现。

    一定是你有错在先,才被人赶出府!

    耻辱,厍狄家的耻辱!我没有这种堂妹!

    厍狄士文出了名的不近人情,平日里不和亲朋故旧来往,就怕有人攀关系谋求好处,坏了他的名声,如今堂妹的品行如此‘恶劣’,自然是不配进他家门。

    厍狄士文不想管堂妹并引以为耻,千里寻亲的厍狄氏进退两难,有人看不下去了,那就是大郎厍狄钧。

    当年还在齐国时,年幼的厍狄钧在齐国皇宫见过几次堂姑,印象一直很好,觉得既然是一家人那就应当互相帮助,父亲如此绝情太过分了。

    厍狄钧是西阳东市令,自然住在西阳城,厍狄氏是先到了西阳见着他,才去鄂州大冶找厍狄士文,如今厍狄大郎见着堂姑失魂落魄的回来,赶紧叫上同在西阳的二弟厍狄钰一起想办法,

    兄弟俩如今“经济独立”,盘算之后决定绕过父亲施以援手。

    厍狄钧有俸禄,先前在虎林军中攒下积蓄,二弟厍狄钰是黄州主薄亦有俸禄,先前在虎林军中也攒下积蓄,兄弟俩的小金库里还是有些钱的。

    两人出钱在西阳租了一个宅院,雇了几个侍女和一应生活用品,让苦命的堂姑住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一下可不得了,厍狄士文得知消息后瞬间爆发,立刻从江南大冶监冲到江北西阳城,气势汹汹上门找长子算账,这可真的是算账:

    你两个小兔崽子,租宅院、雇仆人置办家具的钱靠那点俸禄够么?

    一个是东市令,一个是主薄,这些钱财是从哪里来的?贪污?受贿?以权谋私?收钱办事?

    畜生!孽子!败坏厍狄家的门风,我要抓你们两个去见官!

    厍狄士文要大义灭亲,把两个贪赃枉法的儿子扭送州衙严惩,厍狄兄弟据理力争,老厍狄见着小厍狄居然敢顶嘴,怒火愈发中烧。

    骂战升级为全武行,当然这是单方面的,毕竟作为儿子哪里敢对阿耶动手,厍狄士文拿着棍子追打两个抱头鼠窜的“孽子”,在西阳街头喊打喊杀弄得鸡飞狗跳,一时间不明真相围观群众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黄州长史郝吴伯听说要闹出人命,心急火燎的赶来劝解,好说歹说拦下暴怒的厍狄士文,让双方冷静下来摆事实讲道理。

    厍狄士文怀疑儿子的钱财来路不明,那么就算账,算了个明明白白,厍狄两兄弟花的钱都是来路清白,厍狄士文的火气好歹消了,郝吴伯苦口婆心,劝得厍狄父子和解。

    事情解决,厍狄士文对厍狄氏的误会也随后消除,认可堂妹在西阳住下来,并承担了所需的全部费用,不过厍狄钧挨的耳光可是实打实,那该怎么办?

    怎么办?阿耶打儿子,打了就打了,还能怎么办?

    一场风波,让厍狄钧成了当日“焦点人物”,不过他的行为并无不妥之处,自然能为众人理解,毕竟任谁摊上这种“阿耶”都是头痛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这样,待得本官回去,定然抽空找令尊详谈,当街追打朝廷官员,成何体统!”

    厍狄钧苦笑道:“误会,这都是误会,家父性子急,总管是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“无妨,令尊性格刚烈,眼里不容沙子,容易得罪人,你们兄弟平日里免不得陪笑脸,这样下去总不是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总管回寰。”

    见着厍狄钧面色缓和,宇文温琢磨着火候到了,于是图穷匕见:“据闻令弟厍狄三郎年纪差不多了,不知是否有意为朝廷效力?”

    会读书写字是吧?家教良好是吧?都到我碗里来!未完待续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