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五十七章 安置箱

    夏口,刺史车队向着州衙前进,周法尚坐在车内陷入沉思,从关中长安地区迁来的第一批百姓已经顺利安置,但这只是开始,陆续有许多事情要做。

    短短月余时间就要修好房子安置百姓,能应急的只有木屋,如今人是住下了,可防火是个大问题。

    木屋一排排的十分整齐,看上去让人赏心悦目,可一旦哪天走水就会酿成惨剧,只要片刻功夫,这些安置百姓的定居点就会被大火烧个精光。

    若能有土坯房那么住起来就安全些,只是建土坯房时间紧迫,且不说赶不赶得及,到了夏天一旦下大雨,仓促间建起来的土坯房很容易垮塌。

    到时一死就死全家,比葬身火海好不到哪里去,所以周法尚深知目前安排百姓住木板房只是权宜之计,往后还得建房重新安置。

    建土坯房得看天气,夏天多雨自然不好建房,而要等到秋收后还有将近半年的时间,这期间定居点防火依旧是个大问题。

    更别说后续还有百姓迁来,按着宇文温的说法,累计将近万户,一想到这个数字,周法尚就头痛,与此同时还有兴奋。

    耕、战都离不开人,鄂州历经战乱人口稀少,夏口城的百姓少,那么粮食产出也多不起来,供养不起太多军队,军粮得靠外地输送。

    军队少,打起仗来捉襟见肘,户数少,平日里新修水利就缺人手,没有水利设施,开荒种田就是妄想,想要有所作为更是不用想。

    总共将近一万五千户百姓移居鄂州夏口,只要熬过最初一年,把水利设施修起来开垦荒地,有了收成后鄂州的局面就会打开,所以周法尚决定无论如何都要撑下去。

    他没能参与对隋作战,往后想要建功立业就只有参加对陈作战,只要花上两三年功夫在鄂州修生养息囤积粮草,那么等到朝廷对陈国动兵之际,就是自己一显身手之时。

    然而眼前要解决的难题,就是如何安置即将南下的下一拨百姓。

    正思索间,车驾已到州衙,周法尚下车后径直来到议事厅,那里已经有人等候多时。

    有身着官服、皂衣的官吏,也有衣着寻常的布衣,按照安排他们要在这里议事,主持者自然是刺史周法尚,如今正主出现,众人行礼之后会谈开始。

    “此次州衙安置关中百姓,有赖诸位大力支持,百姓如今已顺利定居,本官深感欣慰。”

    话说到这里,周法尚转入正题:“四千户只是个开始,大家也知道后续还有百姓迁来,方才本官已得到确切消息,累计逾万户,大家做好准备了么?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在场之人面色各有不同,官吏们大多惊讶不已,而布衣们则是都是面露喜色,他们都是黄州作坊的掌柜,如今有一个巨大的商机就在眼前,哪能让人不动容?

    “万户,不下五万人,要在数月内陆续抵达鄂州,主要是在夏口定居,所需用度大多需要官府解决,按着先前故事,本官自然是要问一句。。。”

    周法尚环视在场众人,随后郑重开口:“安置百姓事关重大,尔等有无能力接下来?”

    “使君放心,我等必定全力以赴!”

    “口说无凭,先前商议之事现在如何了?”

    面对周法尚的发问,一名官员上前答道:“使君,我等已和诸位掌柜细细敲定相关细节,请使君过目。。。”

    他领着周法尚来到一张案桌前,旁边放着一个长条木箱,这就是为了高效安置百姓而做出来的东西:安置箱。

    安置箱,顾名思义安置百姓时要用到的箱子,里面装着的是相关物品,那名官员打开箱子,让人将箱里的东西一件件拿出来摆在案上,同时向周法尚讲解起来。

    要安置百姓定居,衣、食、住、行都要解决,安置箱以“户”为单位,装着的东西能满足一户人定居下来后的基本需求。

    一户人口平均以五人计,为了保证冗余,安置箱是以一户六人(两老两大两小)为基数做准备,第一项准备的和“食”有关。

    关中百姓千里迢迢来到江南夏口,餐具、炊具不太可能随身携带,而安置箱里准备了相应的物品:木碗、木碟、竹杯、木勺各六只,竹筷六对,煮饭用的鬲和甑一对。

    这些东西能满足基本的煮饭、吃饭、喝水需求。

    接下来是“衣”,四套成人衣物,两套儿童衣物,当然尺寸较大不可能合身,需要自行裁剪,衣物用的是价廉物美黄州布。

    另有布巾六条,如何使用就请各自随意,毕竟穷人家没有富人家里那么讲究。

    然后是“住”,草席两张,被褥六张,按成年人的尺寸缝制,说要多暖那是不可能,但质量过得去;木盆、木桶和瓢各两个,小拇指粗的麻绳一丈。

    针线包一个,内有铁针六根,麻线六卷,这些算是日常生活用品,至于“行”,草鞋六双。

    所有东西都可以装进长条木箱,两个成年人就能搬动,满足远道而来的一户人定居所需,让安顿下来的百姓有时间慢慢添置其它用品。

    这种新奇的“包装”方式,将为安置工作提供极大帮助,有多少户人定居,那就准备多少“安置箱”。

    官府定下需要的安置箱数量,所有物品按照清单统一装箱,由官府派人监督,确定无误贴上封条,运到定居点等待发放。

    一户人定居下来就发一个安置箱,保证基本的日常生活所需,至于粮食则另行发放,如此一来省事很多。

    省事但不省钱,这么多安置箱都是官府出钱购置,账面上看是净亏,但细细一算却是大赚特赚:人口,是无价之宝。

    将近一万五千户,若是按着人口自然增长的速度,鄂州人口要增加一万五千户,太平时节大约要数十年,花这点钱稳住一万五千户人口,再划算不过。

    周法尚很满意安置箱这种“创意”,而更然他满意的是黄州的掌柜们即将和州衙定下契约,按时按量备足一万个安置箱,如有延误,十倍赔偿。

    白纸黑字,不怕对方违约,也没人敢违约,不说此事事关重大,就是为了这张大订单,黄州的作坊主必然日夜赶工。

    拿起一个木碗,周法尚仔细的端详起来,一套六个木碗可以紧紧叠在一起,分开后每个碗的尺寸几乎一模一样,不光木碗,就连木碟、木勺亦是如此。

    数量众多,但尺寸一模一样,这不是人力能做到的,周法尚知道黄州的木工作坊有绝活,那就是水力驱动的“车床”。

    一个水力车床可以在一日之内,做出数十个一模一样的木碗、木碟和木勺。

    不光如此,水力驱动的锯床可以轻松地将木材锯成尺寸一样的木片,这些木片被用来箍木桶或者箍木盆,而长长的竹子也被锯开做成竹杯和竹筷。

    不说木条箱的制作,就连木板房的修建也很省事,大别山的木材顺着巴水运到西阳城切片,然后随着黄州监制作的铁钉一起装船来到夏口,用起来十分方便。

    巴水河沙选出的铁砂,还有水力拔丝机的应用,为黄州监大批量制作廉价铁钉提供了便利,得益于完善的水利设施,黄州西阳各类作坊利用水力,批量作出许多制品,这是别处不具备的能力。

    一万个安置箱,其中所需的物品都可以在黄州西阳城制作、装箱,然后用船运到夏口备用,周法尚第一次感受到宇文温所说“作坊的力量”。

    为了安置移民,可以在短短月余时间准备好足够数量的安置箱,换而言之,准备数万大军的“军需箱”,对于黄州来说也没什么吧?未完待续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