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五十四章 速食

    沔州州治甑山,城外汉水畔一处临时宿营地内,宇文温看着眼前一碗速食米饭发呆,这玩意他吃了几个月,如今见着就没胃口,不但如此还隐隐反胃。

    行军打仗后勤是关键,而如何尽快做好可以入口的食物也很关键,所谓的“速食食品”便成了宇文温要“发明”的东西。

    这年头没有塑料袋,也没有罐头,“真空包装”的速食食品就不要想了,至于方便面什么的倒是可以想想,只是太耗油。

    用方便面做速食食品可以,但规模大不起来,这年头即便黄州猪再多,拿猪油来油炸方便面也太奢侈了,一旦上量那么钱袋子可撑不住。

    所以宇文温根据“先进经验”弄出了肉松,还有相对易于储藏的火腿、腊肠等肉制品,但这玩意太贵况且也不能当主食,粟、麦、米其中之一总是少不了的。

    正统六年式预蒸自热速食米饭,每一粒米都经过高温蒸煮然后干燥储存,食用前倒一杯热水泡发即可,省时又省力还能填饱肚子。

    而热水用的是“高科技”快速加热方式:以生石灰加水放热原理制成的自热碗,这一神器的出现,让速食米饭解决了后勤供应的一大难题?

    鬼才信哦!

    宇文温看着自己泡出来的速食米饭,许久都无法动筷,构想是好的,吃上几日也没问题,可连续吃上数月就是问题:味同嚼蜡。

    口感差,只能靠佐料辅助进食,他从旁边拿出一小包肉松倒了些许到碗里,又从竹筒里倒出半个咸蛋,捞了捞开始酝酿“食欲”。

    即便有榨菜或者咸鱼、咸蛋之类送饭,这东西吃进嘴里依旧味同嚼蜡,进了肚子要是倒霉的还会腹胀。

    基于一贯的“科学态度”,宇文温发明出这东西时进行了小范围试吃,当时反响还不错,奈何食用的周期太短,如今吃上数月之后,肚子都开始不舒服。

    也亏得此次也算是小范围食用,受肚子不舒服的人没有影响到全军的作战,而一贯身先士卒的宇文温,吃速食米饭疑似“中毒”,肚子已经连续数日“嘀嘀咕咕”了。

    一旁的张鱼硬着头皮问道:“郎主,这东西实在是难以下咽,不如换碗米饭?”

    换?自己选的路,跪着也要走完!

    宇文温心中哀叹一声,苦笑着摆了摆手,硬着头皮吃起这碗速食米饭,他既然要求别人吃,那么自己也得做个榜样。

    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,为了在军中推广各类速食食品,宇文温已经豁出去了。

    战争很残酷,一支军队被围,断水断粮很危险,而断柴也很危险,没有柴火就没法生火做饭,将士们总不能拿着米生吃,所以自热式速食食品真的是神器。

    只是如今看来,速食米饭这种东西已经超过了技术能力范围,宇文温改善后勤的计划得靠后了。

    好容易吃完,宇文温强忍着呕吐的反胃感走出营帐,在他眼前,是一望无际的营帐,从关中回师的军队就在这里扎营,而从关中迁入山南就食的百姓也在此处暂居。

    他们的目的地在出了汉口后分为两处,虎林军和府兵大部乘船直接顺流而下回黄州,少部分跟着宇文温走涢水去安陆,而百姓则是到长江南岸登陆,定居鄂州州治夏口。

    关中大战,收成必然受影响,而囤积许多粮草的广通仓被宇文温烧了,靠着长安城里太仓的存粮养不活这么多军队和百姓,所以要分流一部分人到山南就食。

    这也是填充山南各州人口的好机会,尤其江南的鄂州,历经战乱后人丁稀少,需要百姓定居开垦农田供养军队。

    首批四千户百姓,随着班师的宇文温去山南,到了上洛停留数日,待得新造船只够数后顺着丹水南下,接着入汉水经襄阳一路继续南下。

    在甑山停留数日,等鄂州夏口做好准备后再启程,第一次组织如此大规模人口转移的宇文温,不敢掉以轻心,因为只要一不留神,就会酿成人间惨剧。

    组织度是最重要的,携家带口的百姓长途跋涉不容易,上万的百姓携家带口长途跋涉更不容易,一旦照顾不周,饿死、病死、累死的人会大量出现。

    三十多年前,西魏攻破梁国国都江陵,把城中百姓悉数迁往长安,时值寒冬腊月,大量百姓在徒步迁徙途中死亡,到了长安,已经十去六七。

    宇文温曾听郑通说起一个故事,当年江陵百姓迁徙之时,有一刘姓吏员亦在其列,他的遭遇,正是这场长途迁徙中受难百姓的缩影。

    侯景之乱时,此人双亲、发妻和长子没于战乱之中,好容易逃到江州,又遇见梁国宗室内讧,次子中流矢而亡,颠沛流离来到江陵,没安定几年却被迁往长安。

    怀抱幼子,跟着大队人马走在冰天雪地之间,因为饥寒交迫,幼子啼哭不止,这是他仅存的骨肉,紧紧抱着不肯放弃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数日后幼子还是冻死在他怀里,家破人亡的刘姓吏员,最后也饿死在途中,这种人间惨剧,宇文温绝不容许发生在自己面前。

    从长安出发前,他就召集众将拟定了行动计划,精确到每日的行程和应变,沿途粮食的供应,还有宿营地的安排,都一一做了确定,并预先派出骑兵去往沿途各处通知。

    山南荆州地界做好准备,调集粮食和车马沿着武关道向西前进,上洛城驻军开始伐木造船,方便大部队在城外登船顺着丹水南下,这样可以省时省力。

    随军前往山南的百姓,分批次出发,每一批都有虎林军的将士随行,老弱病残都有马车坐,车不够,辎重车腾位置,步行速度缓慢,他就严格限定每日只走三十里,正好日落前在驿站旁边扎营休息。

    组织军医日夜巡查,发现病人及时处理,士兵负责维持治安,有作奸犯科者,无论是平民还是军人,一律严惩。

    春天夜风寒凉,百姓御寒的衣物可能不够,他就动员将士将备用衣物捐出,粮食供应以百姓优先,而宇文温自己带头吃速食米饭,省出粮食给士兵。

    熬了月余,将近三万人的大部队终于来到甑山,距离夏口已经不远了。

    惨剧没有发生,他们作为“开路先锋”,为后续的迁移了个好头,沿途的驻军和官员已经有了经验,能够有效地接待后续的迁徙队伍。

    统军田正月近前,他刚从夏口打前站回来,还带来了鄂州刺史周法尚的回复:夏口已经做好准备,能够接纳前来定居的百姓。

    “做好准备了?正月,你可别糊弄本官。”

    “末将不敢糊弄,周使君自从接到消息,便和郑长史组织人力修建房屋,又从邻近各州调来大量粮食,末将已经查看过,房屋大半修好,新起的粮仓也填满。”

    “房屋修得这么快,都是木屋吧?还有那粮仓,仓促间修起来的,防潮怕是靠不住,没打算长期使用吧?”

    “正是,待得粮食分发完毕,粮仓就改作他用,末将抽查过许多间房屋,不敢说华屋广厦,至少遮风挡雨是没问题的。”

    “既如此,明日便启程,要是出了纰漏,你、周使君还有郑长史,自己去给百姓一个说法吧!未完待续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