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五十二章 科技树(续)

    黄州狱,一名男子被关在单间牢房中,他身形瘦弱面容憔悴,手脚都铐着镣铐,有气无力的躺在地上,看上去有些可怜。

    脚步声起,两名狱卒走进牢房,当先一人提着个食盒,内里装着几个炊饼和一碗粥,没好气的放在那人面前,冷冷的说道:“快些吃,莫要误了上路的时辰!”

    男子抓起炊饼,就着稀粥狼吞虎咽的吃起来,这顿饭名为断头饭,是他在人世间的最后一餐,吃干抹净就可以“走”了。

    吃得太急,男子险些被噎着,狱卒赶紧上来拍背,避免对方活活噎死,逃过那正义的一刀。

    恨不得将你千刀万剐,然后把肉片分发给百姓生吞!

    狱卒看向男子的眼光极度不善,因为只有“人渣”二字,才可以形容此人的罪行。

    去年七月上旬,有数人于西阳东城街头诱拐一名女童,为女童母亲发觉后变成明抢,强夺女童上马车还不算,还要将其母一起抓走。

    此事激怒周围群众,齐心协力将马车拦下,追打这群胆大妄为之徒,最后逼入角落活捉押送州衙。

    黄州总管、黄州刺史宇文温亲自审案,结果这一审审出个惊天大案。

    首犯李阿五,为周国郢州人士,与其妻李陆氏,伙同数人拐卖儿童,流窜各地作案多年,其所作所为令人发指。

    李阿五等以多种草药熬制“迷魂药”,借此迷拐儿童生财,不但如此还将这些受害儿童“另作他用”:供奉邪神,乞求长生不老。

    他们将拐来的儿童杀掉,以其遗体祭邪神,做完仪式后将遗体的肉吃掉,并将遗骨炼做药丸,据说服用后可百病不侵。

    诱拐儿童祭祀邪神只是其一,这伙人还将拐来儿童致残,按其供述,虐待之法及其恶毒。

    先将小孩的脚绑住,再用剪子剪去孩子的脚趾,接着用烧红的铁针插入脚掌,孩子登时昏死过去,然后再将脚浸入早已煮好的石灰水中,令其肿烂。

    接着挑断脚筋,灌其喝下秘制毒药,导致孩子双目失明,喉咙沙哑说不出话,这样做就是为了防止小孩看见亲人或相识之人呼救。

    致残的孩子被李阿五等人卖给各地乞丐团伙,乞丐团伙让这些孩子沿街乞讨获利颇丰。

    这一行当他们做了许多年,拐卖男女幼童不计其数,他们根据孩子的相貌和机灵与否,决定处置的方法。

    有长得漂亮的卖到远方去,长得难看又不是特别聪明的,就杀了吃肉然后炼骨为丸,还将这些所谓的药丸卖给一些妇女,用以打胎“去私孕”,获利颇多。

    案情至此,群情激奋,旁观审案的百姓冲破衙役拦截,一拥而上几乎要将这几人活活打死。

    本案牵连甚广,故而宇文温将李阿五等人收监,按其口供派人到其曾经犯案之地收集证据,大半年下来,收集到无数人证、物证。

    鉴于诸多罪行极度恶劣,李阿五等人死罪难逃,卷宗送至邺城秋官府,只批了三个字“斩立决”,而如今便是行刑之日。

    吃完断头饭,两名狱卒一左一右架着李阿五走出牢房,来到外面的那一瞬间,李阿五被明媚的阳光刺得双眼眯缝。

    待得眼睛适应了外面的光线,李阿五发现自己已经被带到一处院子里,数名身着官服的男子早已等候多时。

    一名年轻的官员走上前来,看着李阿五问道:“本官黄州长史郝吴伯,你是何人?”

    “小的李阿五。”

    “李阿五,你贩卖、残杀儿童累计五十人以上,可认罪?”

    “小的认罪。”

    李阿五知道面前的这位年轻长史,他的案子实际上是这位郝长史接手审理,如今发问不过是走个过场,再说他也没有被冤枉,再折腾也只能是自己找罪受。

    验明正身,即将行刑,李阿五却没见到刽子手在院子里,正奇怪间,狱卒端来一碗水,代替送行酒给他喝,李阿五倒也痛快,将这碗水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不知何故,他只觉得脑袋发昏,天旋地转间两眼一黑失去知觉。

    “你们继续吧,按着规矩办。”

    郝吴伯看着昏过去的李阿五,心生厌恶之情,这种人渣若是一刀过就太便宜了,所以要“废物利用”。

    他和其余官员在一张单上签了字,随后头也不回的离开院子,狱卒将昏迷的李阿五放到一个木板车上,运到另一处院子里。

    院内一处房间大门敞开,狱卒将李阿五推进房内,里面十余个打扮奇怪的男子已经准备就绪。

    身上穿着名为“白大褂”的白袍,头上戴着白布无檐帽,将头发都收在帽内,每个人还带着白布口罩,手上戴着白色手套。

    房间内放着坛坛罐罐,有的烧着开水,内里的托盘上放着许多锋利的小刀和白色纱布,有的罐里飘出药味。

    众人见着李阿五被推了进来,个个脸上露出兴奋之色,齐心协力将李阿五扛上了一个木制平台上。

    这个长木板有个奇怪的称呼,叫做“手术台”,那几个狱卒交接完毕,头也不回的溜了出去。

    饶是他们“见多识广”,但也不敢在这里停留,因为一会要发生的事情太过恐怖,看了会做噩梦的。

    “脱掉衣物,画师准备。”

    “把他的嘴堵好。”

    “在胸膛上划线,手术刀准备。”

    “画师,十分钟内完成绘图!”

    有三人拿着画板、碳笔,照着被剥成光猪的李阿五开始素描,这活已经做了几次,所以驾轻就熟。

    十分钟到,人体绘图完毕,下一步开始。

    人体解剖,是邾国公赋予这些人的使命,作为宇文温所绘科技树的一个分叉,人体构造是军医必然需要精通的学问。

    战场上各种伤都有,但是有些伤例如骨折,四肢所受的箭伤、刀伤只要处置得当,能够挽救许多人的生命。

    还有躯干上受的伤,只要没有伤及要害,都有救回来的可能,所以军医需要对人体结构十分了解。

    不光是军医,济世救民的医者,要想救人也得了解人体的构造,所以一个精确的人体结构图,是医学发展最需要的东西之一。

    图从哪里来?解剖人体。

    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,想要一具尸体可不容易,亡者家属不会允许他们“侮辱”尸体,若是找无主的路倒尸,又都是些腐烂发臭的遗体。

    一个活生生的人,是最好的解剖对象,但是解剖活人实在是有伤天和,故而邾国公安排的人体解剖任务,一直都是纸上谈兵。

    直到李阿五等人的出现。

    这些罪犯已经不能称之为“人”,做出了人神共愤的事情,拿来解剖再合适不过,执刀者也不会有心理负担。

    机会难得,遇到这种人渣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,所以参与该项目的所有人都聚集在州狱这座小院,亲身经历活体解剖。

    “想吐的,那边有盆,晕血的,自己不要勉强!”

    主刀者交代了各项注意事项,接过助手递过来的手术刀,看向旁边的画师:“都仔细些,这个是最后一人,下一个,也不知何时才有了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李阿五拐卖儿童团伙,先前的几个已经被解剖完毕,如今剩下他最后一个,机会难得,所以大家很珍惜这最后一“课”。

    一把锋利的手术刀,沿着李阿五胸膛上画着的线切下,鲜血溅起,喷了主刀者一身,在数十只蜡烛的映照下,他的面孔狰狞异常。

    一旁的画师开始素描,将开膛破肚后的人体构造用笔画下来,每个画师都在白纸上提前写好了作品的名字:

    《李阿五五脏图》未完待续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