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五十一章 科技树

    邾国公府厨房,某处隔间内,客串监厨的吴明穿上了厚厚的麻布罩袍,带上兜鍪和铁面具,又带上由猪皮和琉璃制作成的“护目镜”。

    身边两人也是如此打扮,待得准备完毕,一人提着个锅放到了沼气灶上,锅里已经放好了汤汁、配料和食材。

    府里对沼气的应用已经持续数年,不光有沼气灯照明,还有沼气灶煮菜做饭,当然成日里烧沼气可不行,许多时候还得烧柴,毕竟沼气的量说多不多。

    “仔细放好,检查一下排气阀还有浮子阀!”

    “检查完毕,一切正常!”

    “点火,拧气阀,开始计时!”

    沼气灶内喷出的沼气,被先一步燃起的蜡烛点燃,烘烤着放在灶上的金属锅,这个锅和寻常的锅不同,更像一个瓮,而且锅身和锅盖均由精铁制成,是邾国公府厨房中的神器。

    它有一个正式的名字,叫做“高压锅”。

    高压锅又称“压力锅”,用它可以将被蒸煮的食物加热到一百度以上,于十七世纪发明出来,以独特的高温高压功能,大大缩短了做饭的时间。

    好处不止这点,高压锅烹调出来的食品味道好,特别是不容易烧熟的肉类变得容易熟了,吃起来口感好得出奇。

    宇文温的高压科技树发展了将近七年,终于出现了实用化的高压锅,结构和后世家用的高压锅类似,只是关键部件用的是替代品。

    高压锅需要密封圈,因为没有橡胶所以用的是杜仲胶,然而单纯的杜仲胶密封圈耐用性还是差了些,所以最后用的是纯铜和杜仲胶一起制成的密封圈。

    水力冲压而成的锅体、锅盖,又经过水力车床打磨,最后手工进行精加工,花了许多功夫才做出来成品,排气阀、浮子阀等该有的东西一应俱全。

    虽然是低水平的山寨高压锅,但其烹饪效果已经是犀利无比,这个时代没有任何厨具能作出高压锅的烹饪效果来。

    何谓“高压”?除了宇文温和少数作坊工匠外,没谁知道这到底是什么意思,但知道这玩意煮出来的菜很好吃,当然还有一个问题,那就是很危险。

    高压锅会“炸锅”,第一次在厨房使用时就炸了,铁制的锅盖直接击穿房顶,落到院子里砸出个浅坑,厨房里一片狼藉,滚烫的汤汁喷了一地。

    亏得当时防护得当,在场数人只是轻微烫伤和擦伤,不过被这么一吓过了许久才说得出话。

    危险,太危险了,不说容易出人命,光说那忽如其来的巨响,就把远处后院里的小郎君们吓了一跳,原本主母不愿在府里用这玩意烹饪,奈何郎主一意孤行要坚持用下去。

    折腾了许多次,高压锅又重新改进了不少,炸锅的情况越来越少,会用和敢用的厨子也多了起来,随着高压烹饪技术的进步,邾国公府里的伙食水准上了一个新台阶。

    高压锅做出来的食物味道很好,肉类被“压”得松软可口,做出的排骨汤其味道也异常鲜美,各种新菜色层出不穷。

    只是危险性太大,加上造价昂贵,未能在五味斋投入使用。

    “时间快到了!”

    一声低语将吴明的注意力吸引到铁丝网前的高压锅上,为了防止炸飞的锅盖伤人,他们特地拉了一道铁丝网挡在面前,而身上的厚布衣袍和面具能够阻挡滚烫的汤汁烫着自己。

    高压锅顶上的排气阀忽然呼啸起来并喷出水汽,吴明拿出怀表开始计时,按照“操作规程”,高压锅开始喷水汽后再烧上半个小时就要关火。

    不关可以,等着炸锅吧!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分的逝去,吴敏等人看着呼哧呼哧喷着水汽的高压锅,冷汗渐渐冒了出来,各自拿出一个木板挡在面前。

    他们不知道眼前的高压锅会不会炸锅,又不能躲到屋外,只能看着怀表计时,好容易捱够时间,吴明赶紧把沼气管道的阀门关上。

    “行了,出去等着,等不喷汽了过一会再开锅。”

    身边第一次打下手的仆人问道:“这是何故?不是已经煮好了吗?”

    “是煮好了,可是这时候锅里的水汽太多,锅盖很难打开,即便你力大如牛打开了,‘嘭’的一声就炸锅,命不好的,脑袋就被锅盖崩掉半边!”

    吴明半真半假的说着,唬得对方面色发白,不过他随后补充道:“莫要害怕,只要按着‘操作规程’来,保你全须全尾。”

    “当真?”

    “当真,一会伙房开饭,就有高压锅做的菜,到时可别好吃得把舌头都咬了!”

    说话间,房里的高压锅已经没了动静,吴明看了看怀表,确定时间已到,随即领着人进去将高压锅提了出来,交给厨娘处理。

    锅盖打开,香气四溢,此次做的是“高压锅焖羊肉”,是给主母和家眷们食用的,接下来得由厨娘处理,而随后用推车推来的五个高压锅,里面装着的才是供应伙房的美食。

    邾国公府里的沼气灶不止一个,而高压锅也不止一个。

    “继续开工!把锅都放到沼气灶上,仔细些,按着‘操作规程’来!”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西阳城郊外,三台河畔某工坊,其中一处小院里,全身上下护得严严实实的林有地,领着同样全身上下护得严严实实的工匠,开始进行新一轮实验。

    他们面前有一个装置,像一个放大版的高压锅,只是外边多了许多管路和配件,其中最为显眼的是高压锅下的火炉,还有锅体上的圆形表盘——气压表。

    炉火旺盛,烧得其上的大高压锅散发出阵阵热气,林有地看看锅体上的气压表,里面的指针开始移动,他看了看手中的怀表,又看了看大高压锅的水位计。

    “水位偏低,加水!”

    “加水!,重复一遍,加水!”

    旁边的工匠们按部就班,加水、烧火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,大高压锅外的管路弯弯曲曲,经过许多装置最后连在一座车床上。

    这车床原本是用水力来驱动,此次为了试验新装置故而进行了改装,要用一种新的动力来驱动车床的钻头,去钻更硬的金属制品,例如精铁棒。

    看着眼前的全套装置,林有地摸了摸脖子上的疤痕,想起不堪回首的往事。

    一年前,在这个院子里有一个更大的装置,名字叫做锅炉,有阁楼大小,运行起来得十几人伺候,按照最初的设计,这东西的“力量”很大,可以驱动上百斤重的铁轮。

    缩比模型模型、全尺寸模型、原理验证机,然后是实验型,制作出这个实验型锅炉总共花了五年时间。

    顺利点火、运转,一切都很正常,然后就是到处漏气,没等众人反应过来,大爆炸吞噬了一切,滚烫的锅炉水当场烫死五人,又有五人因为身上皮肤被烫得溃烂,苦熬了数日后死去。

    当时身上所穿的防护服没能保住这些人的命,防护服的布料还是太薄了,而且脖子处没有得到很好的保护,林有地因为离得比较远故而幸免于难,但脖子被烫伤留下疤痕。

    惨痛的事故,郎主宇文温随后暂停了这一实验,装置的尺寸大幅缩小,变成如同米缸的大号高压锅,而它要驱动的,只是车床钻头罢了。

    “林管事,压力到了!”

    喊声让林有地回过神来,他看向气压表发现指针处于黄色区域,立即按照方案开始下令:“拉闸,开始运转!”

    有人拉动一个闸门,大号高压锅轻微颤抖着,在场之人的心都提到嗓子眼,林有地没有开溜,而是以身作则坚守岗位,双眼死死盯着气压表。

    指针缓缓回落,这说明大高压锅里的气压在降低,降低的原因是蒸汽被排出去了。

    蒸汽推动叶片,叶片带动一个偏心轮如同水轮般转起来,通过连接装置最后将车床钻头带动,林有地看着飞快旋转的钻头,心中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他指挥手下接上转速表,开始测量钻头的转速,然而那转速表很快就出现故障,咔嚓数声之后裂开,零件散落出来。

    “林管事,转速爆表了!”

    “爆。。。爆表?转速这么快!”

    林有地十分惊讶,他们总结了将近三年的经验,呕心沥血才制作出这个转速表,其测量上限颇高,用来测水力驱动的车床。

    水利车床钻头的转速从来没超过测量上限的四成,结果。。。

    “切断连接,熄火,放蒸汽!”

    实验结束,效果超出预期的好,林有地按照规定开始做记录,历经无数次失败,总算有进展了。

    翻开那本厚厚的记事本,林有地看着一张树状图入了神,那是郎主画出来的所谓“科技树”,如今他们实验小组刚刚抵达的,是一个名为“蒸汽”的分叉。

    风力、水力、人力、畜力,宇文温对林有地所说的“蒸汽动力”,是从古至今从未见过的力量,据说可以驱动大船,还有铁轮车。

    能实现么?林有地不知道,而一贯信心满满的宇文温也不知道,他只是让林有地慢慢摸索,也许要摸索一辈子。

    实验代号“飞升”,何时成功?不详。未完待续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