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四十八章 心意

    黄州西阳,五味斋,宇文十五正在会客,陪同会客的还有大掌柜王越,他们招待的客人,是“归国华侨”司马奈一行。

    历时将近一年,司马奈在中原走访名山古刹,搜集了大量的佛学经卷,还请来了三尊佛像,以及数名得道高僧,其间顺便回故乡走了一趟。

    司马奈之父司马达等是南朝梁国人,将近六十年前东渡倭国随后定居,从那以后再未回到中原故土,此次司马奈回中原收集佛经,自然是要顺道回家乡看看。

    只存在于父亲回忆里的家乡,司马奈亲眼看到了,用瓦罐装满家乡的泥土,带回倭国让父亲闻一闻家的味道。

    他出生于倭国,是在渡来人的村落长大,对于中原故土没什么印象,如今走遍江南的山山水水,终于对于故国有了大致的概念。

    大,真的好大。

    倭国国土比起中原王朝版图,不过尔尔。

    “此次多亏国公打点,在下一路畅通无阻,即便是到了江南陈国,沿途也有人照应。”司马奈由衷的说道,奈何邾国公宇文温领兵在外,无法当面致谢。

    宇文十五闻言笑道:“少村主客气了,国公当年在倭国博多受了司马村主恩惠,正所谓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,少村主有何需求只管说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前次国公所说海路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少村主莫要心急,海路凶险,从建康至博多的航线还在摸索之中,眼见着春风骤起,海船即将试航,总得走上几回合方能放心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宇文十五不忘再次强调:“还得劳烦少村主在博多安排好,免得我方海船抵达被人拒之门外。”

    “此是自然,一切就按说好的般,若无密文,便不是邾国公派来的船。”

    “国公领兵在外,留有封信让我转交少村主,请少村主回到倭国后交与司马村主。”

    宇文十五将个精美的木匣拿出来打开,里面有一封信,司马奈过目之后将木匣合上,郑重的行了一礼:“请国公放心,必会交到家父手中。”

    作为宇文温的亲信,宇文十五代替郎主招待即将回国的司马奈,宇文温出行之前,已经将相关事宜详细交代,除了宇文十五,王越也分有责任。

    司马奈一行从黄州走陆路北上,到邺城“登记”后启程回国,走的自然是倭国遣周使走的路,不过有了宇文温的安排,这一路上无需担心什么。

    他和倭国来人交往,是在朝廷那里记录在案的,所以司马奈一行沿途可以名正言顺在驿站住宿,直到登船离开中原,都是半官方的正式身份。

    但这些福利不包括佛经、佛像,还有那些随同司马奈前往倭国弘扬佛法的僧人。

    所以王越的职责,就是安排人手帮助司马奈运送佛经、佛像,连同僧人的食宿一并打点,此事若在数年前会有些棘手,但如今可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黄州商队往返于邺城和西阳之间,沿途住宿都已经形成网络,王越安排商队与司马奈同行,帮助运货和运人,不光是到邺城,也包括送到海边上船。

    邺城的豪商之中,有黄州商家的合作伙伴,借助对方的关系网,王越可以打包票保证司马奈一路无忧,当然基于防范之心,一切都在官府许可范围内进行。

    宇文温可不想落人口实,背上“勾连番邦,贩卖禁品、人口”的污名。

    具体安排,王越均向司马奈交了底,见着如此面面俱到的行程,司马奈不由得感慨万千:“邾国公的照顾,在下没齿难忘,回国后必向苏我大臣禀明!”

    “少村主,国公说了,他与司马村主的交往堂堂正正,所以贵国使者莫要私下和国公接触,一定要符合朝廷的法度。”

    “此是自然,此是自然!”

    司马奈当然知道其中利害关系,中原朝廷历来看不上倭国,大臣们更是懒得和倭国使者交往,如果有人如此,很容易被泼污水。

    私通番邦,居心何在?!

    宇文温慎重,司马奈理解,也求之不得,他们和宇文温的来往能有官方承认,这也是一项重大突破,数百年来这可是头一遭。

    历代倭国国王遣使入中原,除了讨个封号和些许赏赐回去外没多大念想,中原朝廷对于和倭国交往没什么兴趣,数百年来俱是如此。

    若是往日,也就这样了,但是倭国新近崛起的苏我氏,一直主张加强和中原的交往,引入人才、技术,改革倭国落后的政治、经济、文化制度。

    引进佛教抗衡旧贵族把持的本土宗教,重用渡来人对抗旧贵族的势力,苏我氏一直都在做这些事情,奈何渡来人还是太少,想和中原朝廷交往,结果对方爱理不理。

    正是一筹莫展之际,神明保佑,一阵风把周国的邾国公吹到博多,好容易搭上这条线,原以为对方不过是口头说说,结果却是来真的。

    司马奈在中原带了将近一年,大概了解当今中原形势,宇文温的身份尊贵,可不是什么闲散宗室,有权、有兵、有地盘,其伯父又是周国宗室支柱。

    虽说如今周国是尉迟迥丞相当权,但宇文宗室的力量还是不小的,有这么一位实权贵族支持,倭国扩大和中原交流的愿望很有可能实现。

    司马奈已经见识了宇文温的手段,他知道周国和陈国如今正是敌对状态,然而宇文温竟然能让他在陈国畅通无阻,这说明什么?

    说明这位邾国公在陈国有人,而且那人的地位不一般,这种事情可不能打听,但司马奈已经看出来,宇文温的实际实力比表面上的实力要强。

    联想到如今山南周军攻破隋国国都,往后的形势很可能是周国重新成为中原霸主,能和宇文温这样的权贵搞好关系,自然是有百利无一害。

    到时若是能促成周国派使者前往倭国,那可是千百年来的头一遭,有如此大功在手,苏我大臣在朝中的地位,就更加稳固了!

    想到这里,司马奈欢欣鼓舞,他不是傻瓜,知道宇文温如此“热情”不光是为了报恩,黄州商业发达,全靠宇文温的扶持,那么这位的想法也就呼之欲出。

    他琢磨着这位邾国公经商有手段,大概所求也是和做买卖有关,如今既然已经确认了宇文温的实力,那么临行前苏我马子交的底,是时候和盘托出了。

    司马奈起身,向着宇文十五郑重说道:“宇文头领,烦请转达在下的心意,国公需要倭国提供什么东西,苏我大臣无论如何都会办到!”

    “博多港,永远向邾国公的船队敞开!”未完待续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