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三十三章 狭路相逢

    官道上,隋军骑兵正向着东面疾驰,他们要尽快赶到华州州治郑,一旦误了时辰怕是会出大问题。

    占据同州的延州叛军已经南下,兵临渭水渡口兴德津,一旦对方渡过渭水进入南岸,距离华州州治郑城只有不到五十里路程。

    这还是先前的消息,如今对方很可能已进入华州地界,而杨广所在的东阳驿距离郑城大约四十里,如果不能赶在周军之前入城,就会进退两难:前有堵截,后有追兵。

    若是退回渭南,很容易被长安方向追来的周军围城,而郑的守军较多,延州叛军未必能围得水泄不通,到时召集骑兵从郑突围,要比从渭南突围容易得多。

    东阳驿向东十二里是赤水谷,那里有休息住宿的地方名为赤水店,再往东二十五里便是郑城。

    急赶慢赶过了赤水店,前方会经过石堤水,此水是从南面的石堤峪流出,自汉以来,石堤峪便开辟有道路南下至上洛,峪口有隋军营寨扼守,防的就是周军从此钻出来。

    石堤峪位于郑城的西面,瓮峪位于郑城的东面,都是前往上洛的古道,也是隋军严防的峪口,结果防来防去还是给周军从秦岭钻了出来,烧了广通仓。

    “殿下,石堤水上有石桥,一会过了石桥,再往东十里就是郑城,入了城立刻召集士兵,派骑兵向东突破叛军拦截,入潼关向洛州告急。”

    “孤要留在郑城据守么?那彭城公呢?”

    “下官自然是留下来协助殿下守城。”

    杨广已经成了惊弓之鸟,但又要让他留在郑以定军心,所以虞庆则同样要留下来主持大局。

    稳住华州,渭南的守军才有信心收拢败兵据守,当然渭南其实也守不了多久,但可以拖延长安周军东进的脚步,为洛州还有河东的援军西进争取时间。

    所以赶快入郑才是最重要的,沿着官道疾驰了不知多久,前方地平线上隐隐约约出现一座桥,南北走向的一条河水亦是隐约可见。

    忽悠喧嚣声传来,杨广定睛一看却见河流上游峪口处有人群沿着河道北逃,个个身着黄色衣服,打的是隋军旗帜,看上去十分狼狈。

    其身后不远处,又有一拨人紧追不舍,身着黑色衣服,打的是。。。周军旗号!

    “是周军!周军攻破石堤峪了!”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瞄准、放箭,正中后颈,目标栽倒地面,策马追击的别将陈五弟继续弯弓搭箭,今日他领着虎林军换了衣服,扮作隋兵入石堤峪南下抵挡周军,顺利夺取峪口。

    周密的计划,不止袭击广通仓一个目标,邾国公宇文温率领虎林军精锐袭击广通仓得手后,下一个目标,本来只有这石堤峪。

    走崎岖小路翻越秦岭,自然不可能有马同行,烧了广通仓,向西北进入沙苑渭曲芦苇荡躲藏,由充当向导的粟特商人安吐罗牵线,在同州粟特安氏那里获得马匹代步。

    换了隋军服色折向南面的华州,浑水摸鱼入石堤峪走古道回商州拒阳。

    袭击广通仓是有进有退而不是有来无回,这就是最初拟定的计划,只是半途起了变化:听闻隋国延州军南下路过同州朝邑,邾国公单枪匹马说得领军的独孤楷“反正”。

    没有任何一个虎林军将士赞同宇文温冒险,奈何这位是个倔驴拉不住,待其真的说动独孤楷兄弟率兵“反正”,陈五弟等人已经无法用语言形容自己当时的心情。

    延州军加入己方阵营,那么计划随之改变:石堤峪还是要去的,只是目的改成引兵出峪。

    原计划中,开府将军史万岁在投降的拒阳人王辩的带领下,走石堤峪一路北上,佯攻峪口隋军营寨但“久攻不下”,实为接应。

    这也是也让回程的宇文温等人有个机会,扮作隋军援兵入石堤峪“助战”,借着出战之机溜之大吉,不过陈五弟今日却是与史万岁里应外合,攻破了隋军峪口营寨,进入关中地界。

    “别将,前方官道有隋军骑兵!”

    陈五弟转头一看,果见前方东西走向官道上,有大批骑兵从西面冲来,看样子似乎是恰好路过,他放缓马匹速度,与追上来的史万岁商议:“莫非是增援的隋军骑兵?史开府,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“狭路相逢勇者胜,有什么好怕的!”

    “说得好,那就各自分工,那些骑兵交给史开府了!”

    史万岁吆喝一声,领着麾下将士迎上前去,要和这股突然出现的骑兵交战,在秦岭山脉里蹲了许久终于来到平原,总算可以撒欢的跑起来了!

    在王辩的带领下,他们从拒阳出发一路向北,走的都是崎岖古道,马匹虽然有但不算多,也亏得陈五弟此次带来许多战马,所以史万岁和部下终于能变回骑兵。

    虎林军烧了广通仓立下大功,我们府兵也不能落后!

    石堤峪守军正在败退之中,忽然撞见己方友军路过,那叫一个喜出望外,终于鼓起勇气回头再战,却被陈五弟率领的骑马步兵给追上。

    骑马步兵,奇怪的兵种,因为并不是一个兵骑着马就能称为骑兵,一个合格的骑兵不但要苦练骑术,骑射、马槊等格斗技艺也得精通,不是一朝一夕练成的。

    宇文温的虎林军还是缺马,所以凑不出大规模骑兵,但他的要求也很奇怪:将士都要会骑马,所以鼓搞出“骑马步兵”来。

    没有马那就是纯粹的步兵,靠着双脚行军,有了马、驴甚至骡子,那就以此代步,借着畜力行军,抵达战场之后步行作战。

    陈五弟加入虎林军前就已经是老兵,骑马作战没问题,但眼下这帮兵大多只会骑马无法冲阵,骑战能力基本为零,所以对付眼前转身迎战的隋军,依旧是下马作战。

    要玩就玩心跳,强弓近射!

    凭着身上的铠甲抵御敌军箭矢,快步冲到二十步不到的距离弯弓射箭,如此近距离射出的破甲箭,一般的裲裆铠和筩袖铠根本挡不住。

    只是一轮箭就把隋兵射翻一片,随后虎林军士兵拔刀继续冲锋,直接撞入对方松散的阵型里,一个个身上插着数支羽箭,嚎叫着挥刀猛砍。

    多年来的体能训练,让虎林军将士在徒步冲锋之余还有力气展开白刃战,而每日苦练的刀法、近战技艺还有三人一组的配合作战,让他们面前没有三合之敌。

    凭着做工精良的铠甲和灌钢刀,悍不畏死的虎林军将士瞬间将这些隋兵打崩,跟在后面紧追慢赶的王辩见状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他被俘后按着宇文温的要求,回到拒阳去劝降,得族人支持说动郡守“反正”献了拒阳城,又充当向导领着周军走石堤峪而不是瓮峪北上,一路下来,对这些周军的素质刮目相看。

    穿着铠甲,背着箭壶、挂着佩刀拿着长矛还有干粮,每日走上几十里山路都不带喘的,这帮兵是怎么练出来的?

    王辩自幼习武,精通骑射,数代经商所以家境殷实不愁肉吃,苦练多年才练出来的体格,结果和这帮兵一比好像也没什么特别之处。

    再看看这位陈别将领着虎林军进行步战,如此肆无忌惮的不用盾牌直接冲锋,强弓近射随即白刃战,只能用“凶残”二字来形容,如此作战简直就是疯了。

    战马嘶鸣,王辩转头看去,只见开府将军史万岁已经率着骑兵和隋军骑兵冲杀在一起,周军骑兵数量,勉强只到隋军骑兵数量的一半。

    “疯了,全都疯了!”未完待续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