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二十三章 踪迹

    清晨,广通仓西北方向,渭曲芦苇荡,一脸疲惫的宇文温坐在石头上啃干粮,出发时携带的干粮只剩下最后一些,吃完后就没了。

    他身边围坐着一大群士兵,不过借着芦苇的掩护,远远看去根本看不出里面有人,而这也是宇文温计划中的藏身之处。

    广通仓位于渭水入黄河口以南,当然后世渭口南移,广通仓遗址在后来的渭水以北,今日凌晨奇袭得手后,宇文温领着虎林军渡过渭水,来到渭、洛交界的渭曲地区躲藏。

    原先的历史里,广通仓(又名永丰仓)是隋国的八大仓之一,而隋末瓦岗好汉占据的洛口仓(兴洛仓)也是其一,这八大仓屯积着无数粮食,据说历经隋末乱世、李唐建立后,存粮还能吃上数十年。

    宇文温觉得有些奇怪的是,这年头粮食储藏年限一般来说也就是三五年,还得是带壳妥善保存的那种,存了数十年还能吃的粮食是什么品种,真是耐人寻味。

    不过这与他无关,这个时候的广通仓,因为隋国没能统一江北的缘故存粮没有那么夸张,但也囤了不少,原本是“特供”长安,如今是隋国大军的后勤基地。

    广通仓完蛋了,长安城外的隋军面临断粮危险,只能是从别的地方运送,可还能从哪里送来?

    蜀地是不用想了,洛州一带正在鏖战,洛州隋军的军粮未必有多余的,只能从河东经蒲津运粮食到西岸关中,然后走陆路到长安,只是仓促之间哪里能调集如此多的粮食?

    这还是只是“技术问题”,广通仓被烧,直接受到打击的是隋军的军心,粮草供应不上,再能打的精兵都要完蛋,更别说隋军将领如今大多心怀鬼胎,一旦局势不妙,墙头草们瞬间就化身“反正忠臣”了。

    哼哼,宇文温火烧广通仓,搞不好名留史书的哟!

    他想到这里不由得喜上眉梢,干涩难咽的干粮也凑合着吃完了,张鱼则是在一旁和其他士兵一起,用小布袋分装粮食。

    粮食从哪里来?广通仓呗,即将断粮的宇文温没有脑残,在放火烧粮仓的同时,让人打包了一些粟米,以作为后继的军粮。

    那么问题又来了:翻山越岭搞奇袭,肯定没带着釜或瓮,没有炊具怎么做饭?

    这个嘛,嘿嘿。。。

    “郎主,笑什么呢?”

    张鱼适时打断了宇文温的走神,别将陈五弟近前汇报,说四周警戒未见异常,前一批休息的将士已经小睡了一会,现在轮到他们这拨了。

    宇文温哪里睡得着,如今他沉浸在夜袭得手的喜悦中,心情有些亢奋,所以话也多了起来:“你们可知此处为何地?”

    “不是叫做渭曲么?”

    “非也非也,此处有名字,叫做沙苑,你们可知沙苑之战?”

    沙苑之战,战局稍有变化都将改变历史的一场战斗,刚好发生在五十年前的这片地区。

    当时东西魏对峙,东魏丞相高欢率军进攻西魏,渡过黄河于蒲津登陆西岸入关中,兵锋自指三百里外的长安,兵力将近二十万。

    西魏丞相宇文泰率军出击,兵力不过一万而已,但他已退无可退,亲自领兵以少敌多,双方就在这渭曲展开战斗。

    渭曲有大片芦苇,其间泥泞难行,西魏军背水布阵,主力藏于芦苇荡中,分一部分兵力诱敌,结果东魏军轻敌冒进,追着“败兵”进入芦苇荡后果然遇伏。

    沙苑之战,西魏军以一敌十,歼灭和收编东魏军八万以上,所获粮草器仗不计其数。弱小的西魏政权得以巩固,此战亦名留青史。

    听得宇文温的介绍,众人恍然大悟,看看周边的大片芦苇,确实是藏兵的好地方,要是轻敌真的很容易中埋伏,尤其是骑兵,冲进这里面来根本施展不开。

    然而陈五弟有疑问:“国公,按说那齐神武也是打了许多仗的人,他就没对着这芦苇荡起疑心?他身边的将领也不提醒么?”

    “兵力优势太大,他已经不把西魏军放在眼里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。。。呃,若是放一把火把芦苇荡烧了,可不是一劳永逸?”

    “他倒是想如此,却有人说怕烧糊了,没办法辨认宇文。。。太祖的遗体,也没办法活捉以便昭告天下呗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。。”陈五弟点点头,不过随即心中冒出一个想法来。

    万一隋军来搜这片芦苇荡,怕有伏兵干脆一把火点了的话。。。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渭水北岸,一大队隋军正在前进,领兵的是同州刺史李浑,昨晚广通仓遇袭,火光冲天,同州方向也能隐约看见,只是事发仓促,他没来得及立刻派兵增援。

    同州位于长安东北,位置重要,李浑安排好了防务之后,清晨时才带着兵马赶往广通仓,只是出城没多久便得急报:广通仓被烧得面目全非。

    完了,粮草没了,长安的官军怕是要军心大乱,没办法攻打长安,没办法为兄弟们报仇了!

    周军攻入长安后,将留在城中的李氏族人杀个精光,有家仆侥幸逃出城到同州哭诉,李浑当时只觉得天旋地转,差点不省人事。

    他的父亲李穆拥护杨坚称帝,受封太师,李家因此满门富贵,而正是因为如此,周国不会放过李家,若论缘由,也确实是李家抛弃了宇文氏,但这不是他李浑放弃复仇的理由。

    但有一口气在,定然要活剐了宇文亮父子!

    满怀复仇之心的李浑,放弃了增援广通仓的想法,如今他要做的,是把袭击广通仓的元凶抓到。

    袭击广通仓的定然是周军,李浑判断这支奇兵应该是翻越秦岭,从华山郡至潼关之间某个峪口钻出来的,而对方极有可能没原路退回去,因为潼关方向的驻军距离广通仓很近。

    华州方向的援军应该也到得很快,这支周军要是原路南撤,半路上就会和官军遭遇,而现在还没收到这样的消息。

    这说明什么?说明对方北逃了!

    广通仓以北是渭水,过了渭水之后,东北面是蒲津并且有驻军,对方即便在蒲津夺船也没地方跑:河东依旧是隋国地界,若是想顺流而下,到了陕州三门峡砥柱山流域,会翻船的。

    所以周军度过渭水之后。。。就是躲在面前的渭曲这里了!

    李浑看着渭水北岸的一大片芦苇荡若有所思,芦苇茂盛,里面躲了人也很难看出来,而这个地方,他不算陌生。

    五十年前的沙苑之战,他的父亲李穆,随着周太祖宇文泰奋力杀敌立下战功,而当时的场景,父亲后来也多次说起。

    “若是当年高欢火烧芦苇荡,为父便葬身火海之中矣。”

    父亲的话回荡在耳边,李浑看了看芦苇的摆动方向,发现春风乍起,正是从南刮向北,他冷笑一声随即下令:“放火,烧芦苇荡!”未完待续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