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二十一章 火龙烧仓

    夜,渭水入黄河口南岸,广通仓,守军大多进入梦乡,唯有哨兵抖着精神值夜,然后不断的打瞌睡,一座座高大的粮仓,在夜色下伫立着。

    仓外不远处是一条水渠,名为广通渠,此为隋国征发百姓挖掘的人工渠,从长安城东郊略循汉代漕渠故道而东入黄河。

    关中号称沃野,但地狭人众,所产不足以供京师长安,又常受旱灾,粮食不足,需要关东输送粮草入关,若走陆路十分麻烦,所以多以漕运形式运送。

    长安以北有渭水,但水势大小无常,流浅沙深,常阻塞漕运,故而隋帝于开皇三年下令,命太子左庶子宇文恺率领水工另开漕渠。

    自长安城东北引渭水,一路向东至黄河,长三百余里,名广通渠,自此漕运通利,除了三门峡砥柱的险阻不能通船外,自潼关到关中的漕运大为便利。

    而广通渠和渭口处的广通仓,囤积了大量的粮草,原本是要送往长安,只是因为年前周军攻破长安方才作罢,当时情况危急,广通仓守军甚至想过放火烧仓,避免粮食落入周军手中。

    所幸各地援军云集长安城外,晋王杨广又率领并州军西进,由蒲津渡河抵达西岸后,分兵到此协防,广通仓成为大军的粮草供应地。

    官军兵临长安城下,大部粮草均靠广通仓供应,而此处距离东南面潼关不远,西面为华州,西北面为同州,一旦有事,三方呼应,又有协防的并州军,可谓是固若金汤。

    “所以你说我们大半夜的值夜,折腾个什么劲啊!”一个哨兵和同伴抱怨着,春寒料峭,夜里风大凉飕飕的,奈何不能生火取暖,只能硬熬。

    “小声些,莫要让队将听见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的,我没说错啊,周军从哪里来?能从哪里来?你说说看。”

    “这秦岭不是很多山路么?”

    “有很多山路能翻越秦岭是不假,可能走兵马的就那么几条,官军早就防着了,其他能走的就是经常摔死人的小路,这种路只有货郎和山民才走,大军怎么过来?

    哨兵们发着牢骚,广通仓固若金汤,成日里风声鹤唳的值夜真是无聊,仓官倒还好好说话,毕竟都是熟人,凡事都有通融,可是协防的并州军将领就没那么好说话,一不如意就打骂。

    “成日里又打又骂的,他们这是来协防,还是来作威作福?”

    “傻了不是,并州军来这里当然是协防,不过防的怕是自家人。”

    “防自家人?我们有什么好防的?”

    “蠢啊!我们确实没什么好防的,你想想,皇帝他老人家没了,空着的宝座谁不想座?要想争那个位置就得有兵,要用兵就得有粮草,广通仓这么多粮草,谁不想要?”

    “那万一争起来,我们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怎么办?粮草是官府的,命是自己的,打起来不管是谁来,跪地撅屁股投降不就得了?你说是吧?哎,哎!看什么呐!”

    一名哨兵看着旷野方向发呆,其他两人顺着方向望去,却见黑黝黝的野地里似乎有火光,飘忽不定,散发着幽幽绿光。

    “这。。。这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莫要指,会烂手的!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,怎么会,从来没有过的,怎么会有那东西啊!”

    “莫要说了,不要看了,就装作没看见!”

    “那要不要禀告上官?”

    “你脑子坏了禀告上官!你怎么说?说见着那玩意了?若上官让你出去看看,你是去还是不去?”

    几个人没再敢往外看,一个个低头看地,就装作外头那火光不存在,没人敢招惹那些不干净的东西。

    这太邪门了,不过据说朝廷开挖广通渠时,有许多不知年代的孤坟被挖开,骸骨扔了一地,有的被野狗叼走,有的就这么风吹日晒雨淋,说不定是出来喊冤也说不一定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众人只觉得全身凉飕飕的,好在那些玩意在外面晃悠,没有“进来”的意思,只是恍恍惚惚间,火光四周映出一些模糊影子来。

    那是什么东西?还能是什么东西!

    哨兵们不敢再看,只是闭着眼不停地在心中默念“阿弥陀佛”,一个个都下了决心,到了明日就去庙里烧香请佛祖保佑,顺便求个护身符什么的。

    也不知过了多久,东南风起,有胆大的再往外看去,发现那些玩意竟然向着广南仓飘来,更让人恐惧的是有许多黑影也跟着过来了。

    “射。。。射。。。射箭,射它们,你去射它们!”

    “为何要我射箭,你手里也有弓箭,射它们会不会倒霉啊!”

    “别啰嗦,它们都快过来。。。啊!!”

    弓弦声起,墙头的一名哨兵中箭跌了下去,其余哨兵吓得语无伦次:“有鬼,有鬼杀人了!”

    喊声凄厉,随即消失,紧接而来的羽箭将他们射倒,而这莫名其妙的喊声,让广通仓里巡逻的士兵有些莫名其妙,等他们反应过来时,先机已逝。

    摸到广通仓围墙外的虎林军,扔出带绳梯的铁爪勾住城头,然后利索的攀了上去,在其余哨兵吹号示警的时候,已经摸到大门,砍翻守军后用斧头砍坏大锁,将门栓抽掉拉开大门。

    大部队随后一拥而入,和闻讯赶来的守军展开激战,他们个个带着骷髅面具,在昏暗的火光下显得异常恐怖,而随后点起火把,开始去点燃广通仓内的大粮仓。

    锣声响起,惊慌失措的守军赶了过来,他们数量众多却不是这些袭击者的对手。

    夜间行军作战是虎林军的必练科目,得益于良好的营养和训练,所有将士的视力在夜间不受影响,且不说单兵格斗技能不弱,他们如今作战都是三人一组配合杀敌。

    长矛、弓箭、刀牌,长短结合攻防兼备,虽然没有骑兵,但冲起来一样势不可挡,挥舞着各种兵器,嚎叫着向守军逼近。

    不避箭矢,直接撞入人群之中,挥刀乱砍,鲜血四溅,这种疯狂的进攻方式,将守军仓促间组织的第一次反击打崩,然后一路追杀而去,造成更大的崩溃。

    虎林军分工明确,一拨人负责袭击守军驻地,一拨人负责压制来援守军,还有一拨人负责纵火。

    第一座粮仓燃起冲天大火,看着这壮观的超级火炬,宇文温十分满意,他亲自领兵偷袭广通仓,事到如今已成功大半。

    粟特商人安吐罗,家族世居关中同州,离这广通仓不算远,为了拯救陷在长安的族人,和同为奸商的宇文温达成交易。

    对方提供了一条路线,一条翻越秦岭在潼关附近出山的路线,此路并非官道,除了山民和少部分商贩外基本没人走,借此进军有出其不意的效果。

    代价是非战斗伤亡造成的减员颇多,而且不能走骑兵,宇文温选择了赌,压上老底赌一把。

    夜间行军不是问题,夜间走山路也不是大问题,用“磷火”装神弄鬼,是日常练胆训练玩腻的把戏,虎林军多年的苦练,终于有了回报。

    “我说平掌柜,一双脚可曾受得住?”

    “国公,在下自幼随着家族行商,自然受得住。”

    “那一条路你只走过三个来回便记了二十年,当真是好记性呐。”

    “做买卖,必须如此。”

    身着黑衣蒙着面的安吐罗,静静看着被点燃的广通仓,他作为向导,领着宇文温和虎林军抄小路翻越秦岭奇袭,这只军队夜间行军作战的实力着实让他佩服。

    更让他佩服的是宇文温的心思,一路上宇文温让他蒙着脸,称呼一直是“平掌柜”,就是要隐去粟特人的特征,将牵连同州安氏族人的风险降到最低。

    锣声响起,那是守军在向东南面的潼关、西面的华州求救,其实这锣声那些地方未必听得见,不过冲天大火已经说明了一切:广通仓遇袭。

    “再加把火,等援军赶来之前,来个火龙烧仓!”

    宇文温说完望向西侧的夜空,那个方向将近三百里外就是长安。

    “勤王大军?没了粮食,我看你们怎么办!”未完待续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