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零九章 纳闷

    理所当然的袭击,理所当然的在上洛发生,当一身布衣的持械“平民”从靠泊的船上冲出来时,张须陀很快便反应过来,手中短矛投掷出去,准确的刺入其中一人胸膛。

    “有敌人来袭,吹哨子,进攻!”

    凄厉的哨声响起,负责守卫码头的虎林军士兵,在队主张须陀的指挥下,按着应急预案分成数股,向着来袭之人冲去。

    小团队分散作战,是虎林军的必练项目,而以一个什为单位组成的“鸳鸯阵”,是对付队形松散敌人的最佳战法,两根长长的带枝叶毛竹,直接能把对方弄得手脚无措。

    接踵而至的长枪,便能将其捅个透心凉。

    两个力气大的士兵扛着长长的毛竹,限制敌人行动范围和视线,队伍最前方有两名刀牌手防御,什长拿着短矛在旁边指挥,两侧有四个长枪手攻击,再后有两名弓箭手补漏。

    虎林军的什有十一个人,以此为单位组成的鸳鸯阵还可以分成两个小阵,对付阵型散乱的人有奇效,气势汹汹的来犯者,刚发动不久便被鸳鸯阵当头棒喝。

    “队主!还真的有人来袭击啊!”

    “废话,不要东张西望,注意前面,保护普通船夫!”

    张须陀嚷嚷着,他左肩中了一箭,不过亏得铠甲厚实没什么事,眼见着面前明显是隋军扮成的船夫,他心中暗道一声“恭候多时”。

    黄州总管宇文温领兵抵达上洛协防,按照规矩扎营时也得打起精神,提防有人偷袭,而上洛城旁丹水码头是粮草转运之地,堆积着许多军需,所以虎林军分了兵过来协防。

    主帅宇文温出了个题目,叫做“如果你是隋军,会如何袭击上洛”,对于这个问题,张须陀思考了一会,觉得对方会采取以烧掉转运粮草为目的得作战方式。

    上洛城位于一条山谷之中,南北群山之间并不是没有偏僻小道供人翻山越岭,隋军若是来袭其兵力未必多,数百人便是极限。

    靠着这点人来夺城,除非守将是白痴否则不可能实现,所以烧粮草是最好的选择。

    作战方式取决于目的,如果要烧粮草,最佳目标就是丹水旁的码头,粮船在这里卸货,车队在这里装货,若是一把火将等待转运的粮草点了,效果也是不错的。

    所以你们就被我军候个正着了!

    士兵们操练多年的鸳鸯阵,张须陀指挥起来如臂所指,眼见着敌人要完,他却觉得有些奇怪:若是奇袭码头烧粮草,这些人也太弱了吧!

    行此事要选拔的都得是百战老兵,作为死士要有和敌人同归于尽的气势,可眼前这些人哪里像死士?

    不是张须陀眼界高,荆州博望那一战,白刃战时他见到的隋兵可不是眼前这帮窝囊废,与其说是战兵,不如说是乌合之众。

    正纳闷间,身后上洛城号声响起,城中传出厮杀声,一声声“敌袭”,让码头处的张须陀哑然。

    声东击西?他们的目标是夺城?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上洛城西门,泉定领着僮仆和族人冲向守门兵丁,他们要立刻拿下城门并将其关上,阻止城外周军回援,然后在其入城之前,有仇报仇有怨报怨。

    把州衙和城里的周国官员杀个干净,为死难的族人报仇!

    泉定一箭将守门官射倒,其他人也是箭无虚发,泉氏一族世代居住商州,土地贫瘠以打猎或采集山货为生,人人练得一手好箭法,比起战兵毫不逊色。

    “快,去抢城门!”

    仗着人多势众兼之突然发难,泉定很快便攻到城门洞外,守门周军伤亡惨重之下试图拖延时间,等城外正在扎营的友军回援。

    眼见着城外周军已经向城门冲来,泉定奋力高喊着:“报仇便在今日,和他们拼了!”

    “拼了!”

    众人高声大喊,双目发红,他们为报仇等了月余,此时再不拼命,就再也没有机会。

    泉氏在此处繁衍生息数代,那时的商州还叫做洛州,泉定的曾祖父泉企,做到了元魏的洛州刺史。

    元魏分裂成东西魏,泉企认西魏为正统,受封上洛郡公,历经东西魏数次大战,以父子三人的忠心耿耿及累累战功,获得了世袭洛州刺史的赏赐。

    周国建立,洛州更名商州,豪强泉氏一直把持商州大权,杨坚以隋代周,两国接连数年交战,泉氏只是默默的守着上洛城,直到一个多月前。

    周军攻打上洛,驻防的隋军要玩命,可泉氏没打算死守,准备抵抗那么一下意思意思就看情况投降,结果对方一上来就使出诡异的流星火雨攻城,泉氏族人伤亡惨重,家家都死了亲人。

    血海深仇不能不报,身为泉氏子孙的泉宇,忍着悲痛迎接周军入城,表面上服服帖帖,实际上一直在酝酿复仇。

    攻城的周军主力如今远在长安,而武关道是其生命线,上洛城又是要紧之处,所以只要选择合适的时机,他们就能给周军致命一击。

    顺便杀光城里周国官员,为亲人们报仇!

    可凭着区区数百泉氏族人,他们翻不了盘,可是找上门来的隋军细作,是老天赐予泉氏复仇的大好机会,泉定等人细细筹划了一番,眼见着起事之日即将来临,却生出了变数。

    原本不久后就要起事,结果泉定前几日探得消息,会有一支周军来上洛协防,这就导致原计划很可能会失败。

    要对付上洛的守军就很吃力,再加上新来的兵马根本就没有成功的可能,所以泉定等人商量后决定今日起事,先血洗州衙。

    先期出城的人们,袭击码头夺船,接应逃出城的人们开溜。

    州衙位于上洛城西侧,所以西门必须拿下,延迟城外周军入城的速度,然后在城中各处放火,让守军自顾不暇,待得攻破州衙杀个够本,他们便从东门逃出城。

    泉氏族人及僮仆伤亡不小,而守门兵丁业已伤亡殆尽,满身是血的泉定奋力拉着城门,和其他人一道将两扇门徐徐合上。

    “用力,用力!”

    “还差一点就关上了!”

    嘭嘭嘭的撞击声响起,外面周兵已经赶到门前,用肩膀抵着城门奋力的向里推着,对方人数比泉氏少,可力气却很大,双方僵持了片刻,城门竟然被周兵缓缓向内顶开。

    “去死!”

    泉定大喝一声,拿起根长矛对着门缝要向外捅去,夕阳的余晖透过门缝洒在他脸上,却在电光火石间失去光芒。

    一杆长柄斧,透过碗口宽的门缝当头劈下来,噗嗤一声红白之物四溅,泉定的脑袋被劈成两半,身旁的同伴见状一愣,随即一口气接不上来,城门被外边周兵硬生生推开。

    “入城,杀贼!”未完待续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