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零八章 畅想

    上洛城西,官道北侧,正在搭建的军营旁边,邾国公宇文温正在弹琵琶,一身便服的他拿着胡琵琶弹神曲《小苹果》打发时间。

    他学胡琵琶的最初目的是撩妹,奈何此术如同屠龙术般学了无用。

    家里妻妾三人势成鼎足,出现了微妙的平衡,要是宇文温再往家里带“妹妹”,这个平衡很大概率会崩坏,最终导致后院失火。

    所以胡琵琶演奏一如屠龙之术,世间无真龙(纳妾不易),学来有何用?

    宇文温是跟着西域歌姬学的胡琵琶,水平大概是能听,加上现代的神曲和这个时代格格不入,此时此地没有任何人被他的声音感动。

    不要说路过的车队中人人侧目,就是站在其身边护卫的张鱼及士兵都很尴尬,在众人的注视下无地自容。

    如同猴子刮竹丝,好难听啊!

    张鱼跟着郎主多年,知道这位面皮很厚,无所谓旁人眼光,只是在这样下去不像话,硬着头皮装傻:“郎主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何事?”

    “为何上洛城外丹水边有码头。”

    百无聊赖的宇文温来了兴致,弹琵琶很无聊,但又没有其他事情可以打发时间,张鱼如此“识相”,他感到很欣慰。

    “丹水一路往东南流淌,你知道吧?”

    “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丹水到了这里可以行船,一路顺流而下可达山南荆州荆紫关,继续行船可入汉水直达襄阳或者樊城,亦或是到长江。”

    张鱼点点头,说到汉水他就熟悉了,可是问题依旧冒出来:“如今不是雨季,河水怕是不够深吧?”

    “春天,雪化了,即便是枯水期也能行船。”宇文温现学现卖,这问题可是他不久前问过的,“丹水发源于大山之中,其支流亦是如此,春天山上的雪化了,自然水就多了。”

    他又指指西北面的老君峪:“那山谷里的河水注入丹水,汇合口以后的水位自然要高些。”

    “反倒是丰水期走水路要注意,那时是雨季经常山洪暴发水位暴涨,丹水水流湍急,一不留神很容易在河道拐弯之处翻船。”

    现学现卖的宇文温,成就感油然而生,行军打仗必须要通晓地理,否则一旦被敌人偷袭,甚至还搞不清楚对方是从哪里冒出来的。

    上洛旁有龙驹寨,相传刘邦伐秦,其坐骑产驹此寨,遂有“龙驹寨”之名;另一种说法是项羽的“神骥乌骓”产此而得名。

    真真假假分不清,反正是很有来头就对了。

    在这里登船下行,满载货物的船只在枯水期大约花五日就能抵达荆州荆紫关,丰水期只要一日;从荆紫关上行,时不时靠着纤夫拉船,大约十五日左右抵达上洛。

    从荆紫关上行至上洛,大规模的船队借此运送粮草,可以节省许多畜力。

    丹水很重要,汉时起为荆扬漕运关中之要道,粮船经长江入汉水再入丹水在上洛靠岸,然后走陆路经武关道西行入关中抵达长安,之前周隋两国交战,这条路中断了数年。

    武关道崎岖难行,兵马通行尚可,但运送大宗货物就比较麻烦,所以山南地界发货去关中,一般是走水路到上洛再转陆路,省下不少麻烦。

    供应长安大军的粮草已经开始走水路到上洛,而上洛经老君峪一路往北也可以翻越秦岭抵达关中华山郡,那里距离潼关和蒲津不算远,所以上洛是个很重要的节点,也是周军水陆转运粮草的中枢。

    所以宇文温被父亲调到这里看门。

    打虎亲兄弟,上阵父子兵,上洛关系到武关道的安危,关系到长安周军的安危,玩豪赌下大注的宇文亮把次子宇文温安排到这里,就是以防万一。

    别的将领也许不会太上心,但宇文温不会,所以是协防上洛的最佳人选,如果山南地界出事要增援,他率军在这里乘船顺丹水而下也很方便。

    甚至半路不用下船可直接前往襄阳、长寿,再远甚至连鄂州、黄州都可以。

    反过来想,若不是行军打仗,日后周国收复关中,那做长安生意的商路,不就是这一条了?

    想到这里,宇文温顿时来了精神,黄州西阳城就在长江边,货船溯江而上在汉口入汉水,在逆流而上经过长寿、襄阳入丹水。

    到了荆紫关换吃水浅的小船继续向上游走,来到这上洛城码头卸货,走陆路西行进长安,同理,长安的货物可以这样去到黄州西阳,那么可想而知这上洛是一个重要的中转站。

    我是不是要提前布局,先在这里还有沿线重要区域抢地皮搞货栈之类?好像光是搞邸店都很有赚头啊!

    一想到有商机,宇文温眼睛都要眯起来,打仗花钱如流水,这一波要是顺利推平关中,他可得立刻开启商路来“回血”,要把黄州商品带到关中销售。

    前不久收到家书,尉迟炽繁在信中说府里去年收支刚好平衡、不赚不赔,这都是拜打仗这个最大的亏空所赐,然而仗不能不打,所以怎么开源就是重中之重。

    拿下长安是第一步,守住长安是第二步,收复关中是第三步,这一场大战没个一年半载完不了,一想到自己要贴钱打仗,宇文温就心疼得直哆嗦。

    烧杀抢掠或者屠城什么的来钱快,但这就是作孽绝不能做,可光靠战利品和赏赐来弥补亏空似乎很悬,所以还是要做买卖。

    畅想在继续,宇文温准备这几日好好的在上洛做一番市场调查,看看“物流成本”大概几许,尤其是丰水期和枯水期拉纤的人力成本,再就是从此处到长安之间的陆路运输成本。

    不对,从荆紫关往上洛的水路,据说半路似乎可以沿着山谷往西走,也就是可以前往金州甚至梁州的汉中等地,若是太平时节大约也会是商路,可这年头。。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宇文温的注意力被前方官道上的队伍吸引,有个骑马随行的年轻人他看上去觉得有些眼熟,正琢磨着是不是要上前搭讪,忽然听得丹水旁码头响起刺耳的哨声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上洛城响起号角声,城内喧嚣声起,有哨兵在城头大喊着:

    “敌袭!敌袭!”未完待续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