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零七章 对错

    武关道,商州州治上洛,大队车马在周军的押送下向着东南方向前进,周军攻入长安之后,有些人被“请”到山南“做客”,这些人便是其中之一。

    关中权贵相互间联姻情况很普遍,在其中随便找五个人,可能四个都是拐弯抹角的亲戚,错综复杂的利益纠葛,让据守长安周军很难提防。

    他们靠内应才拿下长安,如今换了攻防,同样也要防备有人做隋军的内应,长安城很大,居民也很多,可谓是防不胜防。

    要不来个快刀斩乱麻?

    这做的话会逼反所有人,所以杀了必须杀的人之后,周军开始“动员”部分地位敏感的家族,带着家眷一起分批向山南疏散。

    东面数里外就是上洛城,唐国公李渊看着眼前的城池,又看看流经城南的丹水,转身向旁边的马车走去,车内坐着三名女子,其中一人年纪较大,气质非凡。

    “母亲,今晚应该是在上洛休息,明日乘船南下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李渊之母独孤氏板着脸回道,侍女噤若寒蝉,儿媳窦氏却开口问道:

    “四郎,为何要在此处登船呢?武关道不是一直都是走陆路的么?”

    “走水路省时省力,走陆路你不嫌累得慌?”

    独孤氏语气不善,自从周军攻破长安、妹妹独孤伽罗遇刺身亡后,她心情一直很差,即便是儿媳她也没有好脸色,不过窦氏却没有被婆婆的语气吓住。

    “听四郎说母亲当年在山南似乎晕船,媳妇是担心母亲年事已高。”

    “无妨,受得住。”

    独孤氏面色稍缓,没再说什么,马车已经停下来,东进的车队遇见运粮队出城西进,所以要停下来让路,待其通行完毕后才能继续前进。

    时值下午,这些运粮车队往西走,抵达李渊一行今日出发的洛源驿时怕已是夜晚,如此匆忙赶路,看来周军还是要守住长安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李渊不由得黯然,一个多月前那晚的情景,又在脑海里浮现。

    他的姨母、姨父还有表哥杨勇,在那一天都死了,姨母、姨父就是在他面前遇刺身亡,入城的周军随后猛攻皇宫,除了宗室死战,其他大多数禁军和侍卫最后都放下武器投降了。

    其中就包括李渊。

    皇宫失守之前,杨坚和独孤伽罗的遗体被转移到一处偏殿,随后燃起的大火烧掉了一切,失魂落魄的李渊和其他侍卫一道被关了几日。

    经过甄选查明身份之后,李渊获释回到家中,急得六神无主的母亲和夫人喜极而泣,然而接下来的日子依旧很压抑,他们被周军软禁了。

    李渊的母亲独孤氏,是隋国皇后独孤伽罗的四姊,入城的周军要大开杀戒,可是有充分理由的,担惊受怕了将近一个月,他们算是过了第一关。

    被安排去山南安州“暂住”,这倒没什么,李渊父亲李昞曾任安州总管,他们一家在安陆住过几年不怕水土不服,年幼的李渊还在安陆入学读书。

    气候、水土这都没问题,李渊只是担心接下来会如何。

    府里的产业都在关中,虽然有留守长安的管家帮看着,但兵荒马乱的怕是全完了,府里没有经济来源,在接下来的日子里,一家人生活怕是不会轻松。

    随行去山南的护卫、仆人数量有限,到安陆后的住宿条件也不会好到哪里,这都还是小事,李渊担心的是朝廷的态度会怎样。

    朝廷,六年来转了个圈,又变成原来的朝廷,李渊见识了残酷的权力斗争,血淋淋的现实让他错愕。

    周国天元皇帝在位时,李渊也和其他贵族子弟般入宫宿卫,宇文赟给他的感觉很差,要不是这位折腾太过,根本就不会有后来的事情。

    宇文赟遇刺身亡,留下孤儿寡母,身为外戚的杨坚处境势同骑兽:若是宗室藩王或者其他权臣摄政,幼帝多半会被架空甚至取而代之,那么太后杨丽华及其娘家人必然会被清洗。

    所以李渊的姨父杨坚先下手,杀得人头滚滚,最后取而代之建立隋国。

    然后是多年战乱,现在周军攻入长安,复仇的杞国公宇文亮也把杨家及几个家族杀得人头滚滚,谁对?谁错?

    都是宇文赟的错!

    李渊如是想,如果不是宇文赟折腾得连自己都暴毙了,周国不会出现巨变,连累无数文武官员为此同族相残。

    他的四叔李璋,参与赵王宇文招对付杨坚的行动,结果被自家侄子告发,落得身首异处的下场,这种家族之中亲戚相残的情况,在大象二年巨变之际屡见不鲜。

    是李渊的四叔错了?还是李渊的几个堂兄错了?谁对谁错?

    都是宇文赟的错!

    要是没有这场巨变,大家平平安安的过日子,周国国势如日中天,统一天下指日可待,待得若干年后天元皇帝驾崩,成年的皇帝(太子)宇文阐继位,权力平稳过渡,李渊觉得姨父一家也不会被逼到绝境。

    他的姨父姨母大约能安享晚年,表姐杨丽华稳稳地做太后,表哥杨勇顺利成章的继承国公爵,他的四叔也不会被砍头,哪里来这么多破事。

    结果现在呢?

    “四郎,在想什么呢?”

    声音将李渊从遐想中拉回来,转头一看,却是夫人窦氏走近身边,随后发觉道路上运粮队大半已经通过,己方队伍即将启程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当年和父亲走过武关道,想起往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四郎,这条山谷是通往哪里的?”

    李渊顺着窦氏所指方向看去,却见北面群山之中露出一个河谷,其间河水缓缓南下,在上洛城前汇入丹水。

    “啊,那是老君峪,从这里一路向北走,是商州的拒阳郡和邑阳郡,再往北沿着其他山峪走,可以翻过秦岭,进入关中的华山郡。”

    “华山郡?我记得那里往东可以去潼关或者蒲津了。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

    “那隋军岂不是可以从。。。”

    窦氏说到这里识相的收声,李渊默默地点点头,算是对其说法的认可。

    武关道并不是简单地东西横跨秦岭,在半路的上洛城附近,还有其它通道前往别处。

    若从上洛城东北峪道走上百里山路可抵达卢氏,在那里坐船沿着洛水顺流之下数百里后可至洛阳,而眼前的这个老君峪河谷,有官道可以向北翻山越岭进入关中地界的华山郡。

    若论用兵,这一条南北走向的道路也是很重要的,隋军不会想不到,而周军也不会想不到。

    李渊对夫人的见识很感慨,窦氏的母亲宇文氏乃大周公主,其舅便是周武帝宇文邕,窦氏从小在皇宫长大,论见识可比一般臣子都强上许多。

    当年宇文邕娶突厥可汗之女阿史那氏为皇后,一开始对这个皇后颇为冷淡,据说还是年幼的窦氏去劝舅舅“以大局为重”,帝后之间的感情才转好。

    什么样的女子能有如此见识?我夫人!

    能娶如此女子为妻,李渊很自豪,奈何成婚数年一直没有动静,眼见着乱世纷争不断,他要是有个三长两短那真就是绝后了。

    小两口说了一会话,队伍开始前进,李渊扶窦氏上车后骑马随着队伍前进,经过老君峪流出的小河,即将入城之际却见城西外有军队正在扎营。

    “果然增兵上洛了,是要加强老君峪的防守吧。。。”

    李渊如是想,队伍离那军营越来越近,虽然有些好奇,但他还是没有张望。

    他们一行的身份,即是客人也是囚犯,循规蹈矩不会有事,可要是有小动作让人注意到,那就是自找麻烦。

    人在屋檐下,不得不低头,无论是为了自己还是家人,多一事不如少一事。

    然而一阵琵琶声传来,让李渊不由自主的循声望去,不是对方弹得如同天籁之音,而实在是。。。。

    太难听了!未完待续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