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零三章 观望

    冬去春来,长安城外,渭水河畔,隋军云集,周军就在不远处的长安城内,若按兵力来说隋军明显占了上风,可自从新年到现在,双方都一直在对峙。

    隋军将领都在等,静待局势发展,所以一直在观望。

    这些隋军若要强攻长安不是没把握拿下,可接下来呢?

    隋帝杨坚、皇后独孤氏、太子杨勇已经没了,朝中重臣大多陷在长安,隋国群龙无首如今情况不妙,只要不是傻瓜就该知道良禽择木而栖。

    择哪根木?

    表面上看隋国实力还在,并州、洛州隋军主力还在和周军作战,胜负尤未可知,但国不可一日无主,几位皇子之中谁来继位?

    谁继位都有人不服!

    晋王杨广理所当然继位,可在洛州的秦王杨俊会服么?在益州的蜀王杨秀会服么?都是出镇一方的藩王,手里握有兵权,谁会甘心俯首称臣?

    当年南朝梁国的侯景之乱,梁武帝萧衍及太子完蛋后,即便后来侯景完了可梁国也跟着完了,因为群龙无首所以各地萧氏藩王相互火并争皇位,偌大个国家瞬间瓦解为北朝所趁。

    此时也差不多,兄弟阋墙不可避免,那么隋国完蛋也是指日可待。

    周军即便放弃长安,死去的皇帝已经不能复活,事已至此没必要跟着隋国一起完蛋,所以没多少将领愿意认真攻打长安,如何利益最大化才是关键。

    现在就投靠周军么?

    太早,因为并、洛、益州方向均有军队正向长安赶来,要是投了周军,免不得要死战一番,万一周军撤退,那自己和士兵们的家眷怎么办?

    至于攻打长安就更蠢,除了入城后能大肆劫掠一番的好处,坏处大把,周国迟早会灭了隋国,到时候算起账来吃不了兜着走。

    更别说陇右的各总管们还要坐镇治所提防突厥来犯,在长安外的勤王隋军相互之间并无隶属关系,无人可以名正言顺节制诸将。

    攻城?谁知道会不会有人已经暗中投靠周军,若是自己在攻城时被人在后背来那么一下,要多冤有多冤。

    很多将领都在等,等几位宗室藩王赶来长安,再看看能否拿下长安,拿不下,那该“反正”就反正,拿下了,还得看哪家藩王实力比较强,免得站错了队倒霉。

    众人心里门清,加上周国援军又赶到了几拨,双方实力差距在缩小,所以勤王的隋军便这么顿步长安城外,都在观望,想着利益最大化。

    举步不前的理由很多,什么粮草不足、什么周军势大,什么害怕将对方逼急了来个玉石俱焚一把火烧了长安,这罪过末将/下官可担当不起呀!

    正是因为如此,长安城经历最初的几日混乱后,进入了一种微妙的状态:不战、不和、不进、不退。表面上看起来风平浪静,可实际上却是暗流涌动。

    周军入城,当夜便攻入皇宫,城内的隋杨宗室自然要倒霉,即便是年幼的皇太孙杨俨也不例外,当年杨坚杀得宇文宗室血流成河,如今周军主帅、杞国公宇文亮报复也理所当然。

    同时也是以防有变,免得哪个隋杨宗室逃出城去,成了勤王军的主心骨。

    除此外,那些杨坚的心腹大臣该杀的杀,该抓的抓,连着一家老小软禁起来,长安要是守得住还好说,要是守不住的话。。。

    长安一隅,张\定发转入某处小院,房间内一人已等候多时,见着张\定发将一袋珠宝放到面前,他笑得眼睛都眯成一条缝。

    “不知那件事情。。。”

    张\定发瞥了一眼云定兴,低声说道:“你的事情,尚书令知道了,只是如今局势不明,一旦官军撤退,你怎么办?”

    尚书令,指的是山南道大行台尚书令宇文亮,文绉绉的称呼应该是“宇文尚书”,但通常口语称呼没那么讲究,都称其为“大行台”或“宇文行台”。

    “我愿跟着官军走!”云定兴回答得斩钉截铁。

    “是么,尚书令说了,你为刺杀杨坚立了大功,若是赏宅院,如今的局势怕不合适,若是散官衔,毕竟还得等朝廷下旨才作数,你等得起么?”

    “等得,等得!”

    云定兴忙不迭答应,他如今哪有回头路可走,只能一条路走到底了。

    眼前这位姓吴之人,一个多月前和他接触,说要刺杀仇人杨坚,按说他应该报官,但此举却暗合心意所以就狼狈为奸了。

    云定兴的女儿是太子杨勇的宠嫔,生下的儿子是皇太孙,一旦杨坚死了,即位的就是杨勇,到那时女儿必定扶正为皇后,那么他就是国丈,要风得风要雨得雨。

    杨坚夫妇讨厌云昭训,连带着讨厌其父,这些事情云定兴都知道,为了避免夜长梦多,杨坚要是早点死那他是求之不得。

    所以收了许多好处后,云定兴让“吴先生”等人扮作女装混进东宫,就等着哪日有机会混进皇宫,把杨坚干掉,当然最好顺便把那个母老虎也干掉。

    结果呢?杨坚夫妇确实被这些人干掉了,可太子杨勇也同时战殁了,周军冲入长安控制了局面,这让云定兴的愿望落了空。

    太子没了,周军入城来个一锅端,他的女儿和外孙没有逃掉,人不为己天诛地灭,如何攀上另一棵大树才是最关键的。

    “吴先生,不知小女现在如何了?”

    “云昭训?还软禁在宫里,怎么,想女儿了?”

    “不是不是,小女颇有姿色,又善解人意,若是能为贵人们端水。。。”

    张\定发心中暗骂“人渣”,不过面上却不露痕迹的说道:“这种事情我可没资格说,也不敢提,随缘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。”

    两人又说了几句话,张\定发告辞而去,云定兴将那一袋珠宝小心翼翼收进怀里,听了听前院动静便转入后院,那里守着几人,见着云定兴出来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没事了,那姓吴的倒没有事前想的那般手辣,要杀人灭口。”

    “郎主,接下来我们要去哪里?”

    “先在城里另找个院子藏起来,等风头过了再说。”

    一行人打开后院侧门,先是左顾右盼一番,确认小巷没人之后溜了出去,他们的一举一动,被不远处小院里的猫队成员看得清清楚楚,有了潜望镜这种监视利器,不要太方便。

    张\定发转走进小院,一人上前询问:“头领,是不是要斩草除根。”

    “对,斩草除根,摸清楚他们的落脚点,全都杀了!”

    作为现场指挥,张\定发自然要将所有不稳定因素清除,他们刺杀杨坚的行动,要对外保密,那么相关知情人越少越好。

    宇文行台和宇文襄州知情,那当然是例外,除此之外的任何非猫队参与者都得灭口。

    尤其云定兴,连人都算不上,出卖自己女儿,又自告奋勇入宫亲手下药毒死外孙,做了这种事情后,还恬不知耻打算献女儿讨好别人,为的是让自己能够荣华富贵。

    丧尽天良,你根本不配活在人世!未完待续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