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零一章 爆竹声中一岁除(续)

    邾国公府后院,玉竹院内传出浓浓的草药味,屋檐下几个侍女正在熬药,元旦时玉竹院杨氏忽然晕倒,如今已卧榻数日,粒米未入全靠汤药吊着命。

    据说是突发恶疾,正所谓“病来如山倒,病去如抽丝”,如今只能是用汤药慢慢调养,看何时能够痊愈了。

    一名女子在侍女的簇拥下走入院中,却是主母尉迟氏,熬药的侍女正要起身行礼,为其喝止:“继续熬药,莫要误了火候。”

    尉迟炽繁走进房中,却见柳叶服侍在卧榻边,榻上躺着的便是邾国公侧室杨丽华。

    只是数日时间,杨丽华便已颜色憔悴、形容枯槁,躺在榻上双目无神的看着上方帷幕,父母双亡的消息对她打击太大,已经哭了数日直到眼泪流干。

    一旁的柳叶已经哭肿了眼,低声抽泣着,见到主母近前,她讷讷让开。

    “鸡汤喝了么?”

    “还没有。。。”

    尉迟炽繁看着杨丽华,叹了口气后坐在榻边:“鹊哥还有牧娘哭喊要娘,你让我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这几日劳烦夫人了。。。”

    听人提起儿女,杨丽华好歹回过神来,只是说起话来有些虚弱。

    “劳烦不劳烦的,都是一家人,你这个样子,要是有个三长两短,让娥英、鹊哥还有牧娘怎么办?”

    尉迟炽繁的策略很有效果,失去双亲的杨丽华总算想起来自己还有儿女,作为女儿的她悲痛欲绝几欲寻死,可作为阿娘的她还不能死。

    也亏得尉迟炽繁把消息压了几日,等过了年才顺理成章让对方知道消息,不然这个年就过不成了,官府发布的消息她不打算瞒,毕竟瞒不住,对方迟早都会知道。

    侍女将鸡汤重新温过,柳叶扶着杨丽华坐起身,伺候着喂完鸡汤,眼见着对方气色好了些,尉迟炽繁拿出一封信来。

    “国公在江陵让人送来信,你要好好保重身体。”

    又说了一会儿话,尉迟炽繁离开玉竹院,回到自己房中一个人坐着发呆,杨丽华的遭遇她感同身受,因为也许有一日,同样的命运会落在她的身上。

    她再不懂朝廷的事也能感觉出来,隋国若是灭亡,大周收复河山,到了那个时候,尉迟氏和宇文氏的矛盾怕是会激化,夹在夫家和娘家之间的人,就会由杨丽华换成她自己。

    到时候该怎么办?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正月十五,邺城,丞相府。

    安固郡公尉迟顺拉住缰绳,下马之后向着大门内走去,早已等候多时的丞相府佐官立刻围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安固公可知道山南那边的急报了?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尉迟顺点点头,那消息让他几乎雀跃,“诸位还未启禀丞相么?”

    “不敢说啊!”

    一人半是喜悦半是担忧的说着,“就怕丞相听了消息后承受不住。。。丞相可是朝廷支柱,不能出任何纰漏。”

    “那诸位在此干等也不是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就等着安固公将这喜讯说与丞相听了。”

    尉迟顺无语,对方倒不是存心看他笑话,此时此刻,恐怕也就只有他这个做儿子的才好行事了,父亲年事已高,经不得大喜大悲,所以得慢慢铺垫,可旁人谁有这个胆慢慢铺垫?

    “既如此,且待本公去和丞相说。”

    众人目送尉迟顺向府里走去,个个都藏不住笑容,六年了,终于等到这个时候,篡国逆贼杨坚完蛋了,被杞国公宇文亮突击长安一锅端,隋国群龙无首,没多久好蹦跶了!

    所以得赶快,抢在宇文亮之前,尽可能把地盘都占了,只要拿下并州、洛州以及潼关、蒲坂等险要之地,就算对方拿到长安又如何。

    无险可守的长安,朝廷还会控制不了么?

    想要招降隋军将领,就得出条件许下好处,这种事情非同小可,得丞相先拿主意定个调,哪些人能放过,哪些人能招降,好歹有个准信。

    尤其附逆大贼李穆等人,即便是本人不在了,其家族是一定要斩草除根的!

    丞相府后院,尉迟顺遇见了后母王氏,平日里对其不冷不热的丞相夫人,如今格外的热情:“安固来了?可得好好与你父亲慢慢说。”

    尉迟顺点点头随后继续向前走,王氏喜上眉梢,因为她也知道了周军攻入长安、杨坚毙命的消息,只是没敢说给尉迟迥听,就怕一下子受不住出意外。

    她一直看尉迟顺不顺眼,毕竟非己所出,又会威胁到自己两个儿子的地位,不过如今大局已定,尉迟迥的家业迟早要归她儿子尉迟惇,所以心思就淡了。

    尉迟顺如今没有儿子,要延续香火只能过继一个侄子,其已故长兄尉迟谊倒是有儿子,不过那几个六年前就陷在长安生死未知,即便救回来,说不定也已经被阉了。

    没有后代的人,又如何继承家业?

    一处小院内,丞相尉迟迥正在房里卧榻上躺着闭目养神,他今年即使不算虚岁也已经年满八十,人年纪大了精神就差,受不得累。

    也多亏从军多年打下好底子,须发皆白的尉迟迥身子骨还算硬朗,虽然数十年沙场征战受了不少伤,但没有留下什么隐患。

    听得脚步声起,尉迟迥睁开一眼睛,转头望去却是自己的三子尉迟顺,待其问安完毕,尉迟迥便问是不是有事。

    “父亲,儿子方才刚到大门,便有好消息从山南传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?是杞国公打了大胜仗么?我记着先前来报,已经拿下武关了。”

    尉迟迥在儿子的帮助下坐起身,一旁的仆人赶紧拿来貂皮大衣给他披上。

    “是邾国公在荆州博望打败了隋军,开府史万岁活捉伪朝卫王杨爽,此人自知难逃惩处,挥刀自刎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那女婿打胜仗了。。。不光是这个消息吧?”

    “正是,还有好消息。”

    尉迟顺跪在地上,为父亲穿好皮靴,不紧不慢地报喜:“杞国公攻破了蓝田。”

    “突破了武关道?”

    尉迟迥闻言精神一振,他带兵多年知道这意味着什么,山南周军攻破蓝田,距离长安可就是五十里左右的距离,如同一把匕首,顶到了人的心脏。

    “父亲想想,杨坚知道官军破了蓝田后的表情是如何的?”

    “哼,总不能吓得落荒而逃吧,他若是杨忠的种,应该是据守长安,调集周边军队勤王。”

    “父亲说的是,杨坚守在长安没跑,派伪太子杨勇率军到蓝田拦截官军。”

    “那小崽子能干什么,杨坚要是没糊涂,监军的应该来头不小。”尉迟迥沉吟着,“莫非是高熲?”

    “正是高熲,他们妄图在蓝田阻挡官军,结果被杞国公一战破之。”

    “高熲败了?他的才能。。。杞国公怕是远比不上,怎么会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父亲,高熲不光败了,还和伪太子杨勇一起战殁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尉迟迥一愣,随即反应过来:“长安呢?长安现在情况如何?”

    “父亲认为光凭一支孤军能拿下长安?”

    尉迟顺话里有话,尉迟迥听出来了,他尽力平缓自己的气息继续问:“有人在城中接应?”

    “是郕国公梁士彦等人,还有黄、沛二人。”

    黄、沛二字成功转移注意力,尉迟迥面露鄙夷之色,当年要不是这两个小人投靠杨坚,助其夺了大权,哪里会有后来这么多破事。

    “后来呢?成事了么?”

    “成了,杞国公拿下长安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。。。咳咳咳!”

    尉迟迥激动得剧烈咳嗽,尉迟顺赶紧上前扶着,用手拍着父亲后背,尉迟迥好容易缓过气,一把抓住儿子的手问道:“杨坚呢?”

    拿下了长安又能如何?杨坚逃出城后,随时可以卷土重来,一支孤军深入的军队,在敌国腹地又能坚持多久?

    “杨坚死了,伪后独孤氏也死了。”

    尉迟迥激动得差点一口气接不上来,也亏得尉迟顺提前铺垫做得到位,好歹有了心理准备,只是这消息太过刺激,老丞相许久之后才回过气。

    他几乎是要喜极而泣:“死了,死了。。。死得好!隋国群龙无首,我。。。我军收复故土指日可待!”

    “父亲说得是,伪帝、后及太子均已身亡,关中隋军群龙无首,其子又各自外出在并、洛、益驻扎,必然是各自为战,大局定矣。”

    “你啊你,刚才绕来绕去说那么多,是不是怕为父听了消息一口气接不上就走了?”

    尉迟顺笑了笑:“父亲年事已高,经不得大悲大喜,还请恕罪。”

    “听了这个消息,为父死也无憾了。。。”

    尉迟迥捻着胡须面露喜色,听到这个消息后如同枯木逢春,整个人看起来年轻了十岁,在房里走来走去走了许久才恢复了心情。

    局势变化,战事可以用另一种办法尽快结束了,他得赶紧定下调子让前线将领好便宜行事、招降纳叛,只要不是那些“首恶”,什么都好说。

    历经六年多,终于等到了胜利的时候!

    想到恢复故土的种种,尉迟迥忽然想起一事:“三郎,小四娘的婚事,你想清楚了么?”

    “全由父亲做主。”

    “按理,是你这个当阿耶的说了算,只是身为尉迟氏的女郎,总要为家族考虑啊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儿子明白,四娘也会明白的。”

    “小四娘到年纪该出嫁了。”尉迟迥看着窗外冬去春来的景色,“新年新气象,收复故土之际,天子也差不多到了成亲的年纪,大周该有个皇后了。”未完待续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