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章 爆竹声中一岁除

    新年,正月初一,西阳城内各家作坊、酒肆、茶肆、书肆都闭门歇业,掌柜和伙计们均已回家过年,但街道上依旧熙熙攘攘。

    人人面带笑容,熟人见面热情的寒暄,陌生人见面也是点点头,大家过了个好年,心情自然不错。

    官军打仗,给黄州发来巨额订单,各养殖场、作坊忙得不可开交,雇佣了许多人做工,工人们拿了充足的工钱,年底有了能力购置年货,全家吃了一顿丰盛的年夜饭。

    黄州猪多,鸡鸭鹅也多,所以肉价便宜,加上有工钱,即便是再拮据的人家,案上的年夜饭也有了猪肉,或者鸡鸭鹅。

    黄州的布便宜,家家户户都能扯上一些换身新衣裳,黄州兴旺的商业、养殖业和作坊业,让所有人都从中受益。

    噼里啪啦的声音响起,那是许多人家在烧“开门爆竹”,新年的第一天,开门之前要烧爆竹,代表着旧的一年过去,新的一年到来。

    当然这个时代的爆竹真的就是爆竹,而不是后世火药普及后的鞭炮。

    传闻山臊恶鬼居于深山中人一碰见必然要生一场大病,它最大的弱点是最怕听爆竹声。

    故而人们新年时在堂前用火烧烤竹节,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使山臊恶鬼不敢进门,这声音既能驱鬼又增添了节日的喜庆气氛。

    穿着新衣的孩子们,点起一堆火,然后将细竹子放在火上烧,竹节被火烧得爆裂开来,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,是为“爆竹”。

    人们走亲访友之际,锣声在城中响起,州衙派出许多人手,沿街敲锣宣布了一个天大的好消息:官军收复长安,击杀篡国逆贼杨坚。

    “官军收复长安了!”

    欢呼声从城中各处响起,先是涓涓细流,然后汇聚成滔滔江水,人们衷心的为官军大胜感到高兴,因为他们的生活已经和官军紧紧联系在一起。

    官军打仗,东家们才有大买卖,百姓们才有机会被东家们雇佣赚取工钱,而官军打了胜仗,意味着更加多的商机。

    “官军收复长安,那还得乘胜追击才行!”

    “不光是长安,还有关中,还有益州,还有陇右,官军的仗还有得打。”

    “龙肉?龙肉是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“那是关中还要往西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对于长江中下游流域的百姓来说,陇右这个名词太生僻了,不过无所谓,官军既然有仗打,那他们就有活干,光凭这一点就值得高兴。

    邾国公府,噼里啪啦的响声扰动了清静,府里的小郎君和小女郎正在烧爆竹,昨晚守岁时小家伙们已经烧过一次,今日一大早即便睡眼朦胧,起床梳洗完毕后又兴致勃勃的烧起来。

    府里早已备下许多细竹竿,城外湖畔庄园也是如此,一大早就烧过了开门爆竹,如今是让小郎君和小女郎过瘾,因为郎主不在的缘故,宇文十五负责现场“陪烧”。

    宇文温领兵出征,他待在西阳负责掌管虎林军留守将士,以防有变。

    这几年没出去打仗,所以宇文十五一点军功都没立下,不过他不在乎,能获郎主信任那才是最重要的,只要宇文温步步高升,他就能水涨船高。

    再说陪小郎君和小女郎玩也是门技术活,虽然有同龄的伴当,但总得有人“居中主持”,既要玩得高兴,又要避免发生危险。

    一群小家伙前院烧爆竹玩得高兴,忽然有州衙派来的吏员拍门,门房问了详细缘由,赶紧向宇文十五汇报:“郝长史方才收到驿报,说官军已收复长安,击杀篡国逆贼杨坚。”

    “官军收复长安了!”

    宇文十五装模作样的“大喜”,其实他已提前几日从飞鸽传书中得知此事,但是得装成如此“震惊”。

    一旁的柳叶问言面色变得惨白,宇文娥英陪着弟弟妹妹玩没听见,她稳了稳心绪试图表现得若无其事,只是一脸失魂落魄的样子,让人一看就知道有问题。

    管家李三九匆匆赶来,封了个红包让门房转给报信的吏员,他和宇文十五交换了一下眼色,向着后院走去。

    周军攻入长安的第二日,从长安飞回来的信鸽就把消息带回黄州,郎主在外打仗,天南地北的转来转去赶不及告知,所以府里知道的人包括他在内只有四个。

    之所以保密至今,就是为了能过个好年,然而纸包不住火,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。

    后院,“办公室”内邾国公夫人尉迟炽繁正在看账本,侧室杨丽华和萧九娘也在看账本,今年府里的产业利润大增,年底时一算账,终于勉强收支平衡了。

    不是说府里产业不赚钱,实在是开支太大,倒不是府里讲排场铺张浪费,而是宇文温这边练兵打仗的开销太大了。

    打仗打的就是后勤和钱粮,为了筹措粮草维持军队的开支,宇文温及父兄除了走正常途径调用官府钱粮,还把自家的钱倒贴一部分进去。

    胜败在此一举,不由得他们父子三人不玩命,为了提高山南官军将士的士气,补贴钱下了大订单给黄州,养殖场、作坊主们赚得盆满钵满,采购的钱里面就有一部分是从邾国公府流出去的。

    所以府里产业今年赚回来的钱,有一大部分就是自家流出去的钱,而宇文温出征在外,率领的又是自家操练的虎林军,每日各种开支如同流水一般。

    尉迟炽繁原以为年底结账时多少会有亏空,未曾料竟然能收支平衡,虽然从账面上看不赚不赔,但这已经让她喜出望外了。

    尤其日兴昌柜坊的分红,让各位东家兴奋不已,得益于官军大订单的推动,许多作坊、养殖场到柜坊贷款用于周转,拿到钱后还贷,让年底的分红超出预期。

    第一批、第二批短期储户如愿拿到了本金加利息,尝到了甜头后毫不犹豫继续存钱,周围人见着到日兴昌存钱当真没问题,按耐不住也开始存钱。

    日兴昌的信用终于初步建立起来,发行的流通券得到商家认可,而存钱和借贷进入了良性循环,可想而知新的一年里业务量会更加多,而年底分红也会更加多。

    尉迟炽繁想到这里不由得面露微笑,却见管家李三九出现在门外,正要问有何事,却见其使了个眼神。

    让侍女们都退下后,心里已经有数的尉迟炽繁问道:“李管家,有何事?”

    “启禀主母、玉竹院、芳兰院,方才州衙派人来报,官军收复长安。”

    虽然早几日已知道这个消息,但尉迟炽繁还是“大喜”,萧九娘问言一喜,而杨丽华则是愣住了。

    勉强挤出笑容,她站起身期期艾艾的望向李三九:“李管家,还有别的消息么?关于长安那边的?”

    “呃。。。”李三九心中哀叹一声,随即说出了残酷的事实:“隋国。。。杨坚夫妇,及太子杨勇,已经没了。”

    杨丽华问言面无表情,向着尉迟炽繁行礼说稍感不适先行告退,刚走了几步便身体一晃随即栽倒下去,亏得尉迟炽繁早有准备将其扶住。

    “医生!快叫医生过来!”未完待续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