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九十七章 不眠之夜

    夜,杨丽华从噩梦中惊醒,在梦中,她先是看见弟弟杨勇葬身火海,又梦见周军攻破长安,父母相继罹难,杨氏一族遭受灭顶之灾。

    额头满是冷汗,眼角溢出泪水,看看榻边摇篮里睡得正酣的小女儿,她用手帕擦了擦汗水和泪水。

    女儿一岁多,名叫宇文华英,小名牧娘,是杨丽华为宇文温生下的第二个孩子,连着宇文娥英、宇文维翰,一家人在西阳城幸福的生活着。

    宇文温对宇文娥英好,视同己出,杨丽华很欣慰,虽然自己的生活幸福,但心中依旧忧虑,她和娘家人再不能见面,因为一旦见面,便意味着会失去一部分亲人。

    周隋两国交战,真要见着亲人,要么是隋军攻入山南黄州,她被带回长安和父母团聚,这就意味着宇文温没了;

    如果宇文温没事,她却见着了亲人,那就是亲人被周军俘虏,距离丧命也为期不远,不是每个人都能和新安伯李圆通那样,有机会重获自由。

    杨氏和宇文氏的仇恨无法化解,所以杨丽华期盼局面就这么维持下去,周隋两国对峙,谁也奈何不了谁,然后宇文温和她的娘家人,就可以相安无事。

    这种想法是自欺欺人,首先打破幻想的,是她五叔杨爽的死。

    说是叔叔,可这位比她还小两岁,又是在府里长大,实际上就是弟弟,而此次大战,夫君宇文温便和五叔杨爽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谁胜谁败都没有好下场,而这一次碰撞,是杨爽死了。

    战后宇文温送回来的家书,给杨丽华的那一封信附带一个玉佩,她认得出那是杨爽的随身玉佩,宇文温在信中说行刑前给杨爽“践行”,人走得很干脆,没受什么虐待。

    杨丽华拿着玉佩黯然落泪,这种选择太残酷,杨爽被俘,当然会自尽以免被押到邺城受辱;若是宇文温被俘,想来也会如此,避免被押到长安受辱。

    这只是第一次碰撞,还会有下一次么?那下一次会是谁?

    值夜的侍女近前,低声询问是否要准备宵夜,杨丽华摆摆手示意对方退下,看看一旁的座钟,方才子时,她又看了看摇篮里的女儿,叹了口气躺下。

    虽然外边天寒地冻,但房内生着暖炉,驱散了寒气,身上盖着的棉被也很缓和,可杨丽华的心中却有些悲凉,她很少做噩梦,所以觉得长安那边肯定会发生什么事。

    “一定会没事的。。。”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夜色下的军营,大帐之内,宇文温正在磨刀,方才他做了个噩梦,梦见父兄在内应的帮助下攻入长安,结果却是个陷阱,隋军四面埋伏,然后父兄两个被射成刺猬。

    这梦太过惊悚,搞得他再也睡不着,只能起来找事情做做以便消耗精神,俯卧撑什么的睡觉前已经做过了,所以换个新花样——磨刀。

    半夜三更磨刀,那声音听起来要多渗人有多渗人,宇文温决定既然自己睡不着,也不让别人睡得好。

    “没理由啊。。。成功几率虽然不高,但值得一搏了。”

    宇文温如是想,他觉得实在攻不下长安,父兄还可以缩回蓝田关,再慢慢退守武关。

    奇袭长安,不确定环节很多,任何一环出问题都会导致全盘皆输,若不是无路可退,他们父子三人犯不着如此冒险。

    首先,要快速突破武关道,在关中隋军反应过来前,至少要拿下武关道西侧的蓝田关。

    其次,在蓝田一带,尽量用最少的损失击破长安驻军的第一波反扑。

    其三,破敌当日,直逼长安,如果杨坚脑残不敢派兵出城,也一样要逼近长安,在内应的帮助下入城。

    其四,攻打皇宫,把肯定在长安的杨坚夫妇及太子杨勇咔嚓了,带着内应及其家属立刻走人,据守蓝田等着隋国大乱,然后许下好处拉拢那些墙头草“反正”,伺机再入长安。

    为何斩首后要先放弃长安?因为除非出现奇迹,否则孤军守长安不现实,拿着杨坚的人头去招降勤王的隋军,成功几率最乐观也就是五成。

    说到底就是要把杨坚夫妇和杨勇干掉,办不到的话,就只能看朝廷的进展如何了。

    这么多环节,出错的概率不小,累计起来的失败概率更大,要是脸黑正好杨坚当时不在长安。。。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又想起了在长安执行刺杀任务的猫队,算算时间,父兄也差不多攻到长安,而猫队的行动能否成功,也是个未知数。

    所谓双保险,一正一奇,要是明着来失败了,玩阴的却成功,那效果也是不错的,前提是舍得豪赌。

    要豪赌就得下血本,刺杀杨坚的难度很大,刺杀后无论成功与否,刺客生还的几率很低,宇文温为了增加些许成功率,连“业内专家”张\定发都派出去了。

    入皇宫行刺,无论如何得规划逃跑路线,宇文温知道六年前的皇宫地形,但隋国建立后皇宫内变化情况完全摸不清,多亏了刘桃枝愿意“投效”,由这位凭回忆绘制了隋国皇宫内部地图。

    接着又拿出杀手锏:地道。那是他当年和郑译勾搭上之后,派人去长安潜伏,托原来的老管家转了几层关系,在城南买了个府邸,然后潜伏者花了数年时间挖出一条通往城南郊外的地道。

    原本是用作紧急时刻逃命所用,此次宇文温直接把底细交给父亲,让其派出少量精兵循地道入城,无论事情成与不成,这条造价不菲的地道也废了。

    最后一个问题,刺客如何混入皇宫?

    那就涉及宇文温为数不多还算靠谱的“预知能力”。

    历史的轨迹已经变了大半,对于他来说,未知数也越来越多,记忆里的历史知识,能派上用场的越来越少,其中之一便是历史上发生在这个时间段的事情:

    梁士彦和刘昉谋反,被梁士彦外甥裴通告密,其间一个花边新闻是梁士彦之妻与刘昉私通。

    另一件事,隋国太子杨勇的宠嫔云昭训,其父云定兴道德败坏,是个突破口。

    这位可是出卖女儿和外孙眼都不眨一下的人渣,为了钱基本是“全无心肝”,所以宇文温让张\定发收买云定兴,让猫队成员混进东宫,伺机进入皇宫。

    具体行动由张\定发看着办,实在没机会就算了,毕竟难度很高,强求不来。

    刺杀杨坚夫妇,同时连杨勇一起干掉,这种事的成功几率很低,生还的几率更低,所以宇文温关于抚恤方面也下了血本。

    保证相关人员家属有优厚的抚恤,当然对于张\定发夫妇来说不缺抚恤,所以宇文温拍胸脯保证,无论如何都有爵位,若“老张”不在了,就让“小张”封爵。

    封郡公是必须的,宇文温决定即使不要脸都得让张家封个郡公,当然前提是他本人还活着,宇文氏没被铲除。

    封爵的由头得另外想,不能让外人知道是他派人刺杀杨坚成功,否则杨丽华会带着儿女自杀,到时候就是一大三小四条人命。

    这还是行刺成功后的烦恼,要是行刺不成功,父兄攻打皇城甚至长安失败,那就什么都别想了,蹲在山南唉声叹气吧。

    能成功么?感觉很悬啊。。。越想越精神了!

    宇文温看着被磨得锋利的佩刀发呆,正要找别的事情做,却听得军营外传来狗叫声,片刻后狗叫声连成一片,沸反盈天。

    “夜袭?来得正好!”未完待续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