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九十五章 夜未央

    刚入夜没多久,长安城便不太平,各处响起的厮杀声,预示着这是个不眠之夜,何时结束?不知道。

    城东青门,血战在继续,周军用二命换一命的代价冲破隋军拦截,和城内同袍汇合,青门废墟的陡坡上一片狼藉,骑兵策马踏着尸体,冲上碎砖烂瓦组成的陡坡,然后杀向前方的隋兵。

    青门南北两侧城门的守军,已经赶到青门附近,而城外周军骑兵也向着青门冲来,围绕城门的争夺,关系着双方的胜败。

    喊声震天之际,又一股骑兵沿着大街向青门冲来,那是隋军的骑兵,在河间王杨弘的带领下赶来支援守军。

    他今夜率领骑兵巡城,支援各处禁军并压制有可能出现的叛乱,而各门守军也是他支援的对象。

    叛乱果然爆发了,但禁军也及时应对,意图造反的舒国公刘昉被击杀,而其同伙梁士彦也被多股禁军围住,想来蹦跶不了多久,但杨弘知道最关键的是守住城门。

    外寇进不来,內患就折腾不久,而他无论如何都要堵住刚被攻破的青门。

    大街宽阔,那是相对常人而言,为数众多的骑兵对冲根本施展不开,只能是人撞人、马撞马,两军交锋之际人仰马翻,没当场摔死或被马槊捅死的爬起来继续厮杀。

    厮杀声中,又有几股禁军冲来,就在杨弘刚松了口气时,半路杀出许多人将这些禁军拦住。

    “梁士彦!”

    杨弘看见领着甲士拦截禁军的一个老者,竟然是本该被围杀的郕国公梁士彦,心中暗道不妙。

    有人向天子出首,说郕国公梁士彦、舒国公刘昉密谋叛乱接应城外周军,所以禁军先发制人去攻打这两人的府邸,结果梁士彦竟然挺过来了,那么就意味着。。。

    其他反叛的人已经汇集起来,先前分散城中各处的禁军压不住了!

    他命人射出鸣镝,向皇宫传达警讯,如今现场的禁军和守军还能撑住,但未必能撑太久,要想堵住青门,需要更多的援军。

    倾听着鸣镝的呼啸声,看着前方已经破口的青门,梁士彦的心终于放了一半,只要城外的周军能顺利入城,那么成事的把握,至少超过六成。

    再不济,他也可以带着儿子撤出去,逃往蓝田去山南避难,不会被杨坚来个瓮中捉鳖。

    回顾四周,此时双方势均力敌,周军大部应该还在城外,青门废墟破口有些难行,主力入城需要时间,所以接下来就是看那边撑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还差一口气!把禁军打退!”

    身后又跑来一群人,梁士彦只当是增援的禁军,可对方大多没有穿铠甲,看来是哪家的家仆或部曲赶来助阵,正要组织人迎战,却听得内里一人大喊:

    “郕国公!郑某来助阵了!”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夜如何其?夜未央,长夜漫漫无穷尽。

    西汉都城长安,有“未央”、“长乐”两座皇宫,将近七百年风雨过去,汉时的长安城,如今依旧耸立在渭水南岸,而昔日的未央宫地址上,依旧是皇宫。

    历经战乱,皇宫已不叫未央宫,周国代西魏,复古周礼,依周礼所言,王有五门,是为皋门、雉门、库门、应门、路门。

    故而周国的皇宫设有五门,是为露(路)门,应门,崇阳门,肃章门、玄武门。

    隋朝建立,宫门未动名称沿袭,露门为皇宫之朝门,应门为南门,是为皇宫正门,崇阳门为东门,玄武门为北门,肃章门为西门。

    如今皇宫外围之四门,已为大批禁军把守,而皇宫东侧,隔街对望的东宫,大批侍卫护送着太子眷属转入西侧皇宫。

    昔年的汉长乐宫,位于未央宫东侧,如今的长乐宫遗址上,南侧一小部分便是太子居住的东宫。

    隋国太子杨勇已经在蓝田战殁,值此周寇作乱之际,为防不测,天子下令将太子眷属转入皇宫安置,以防不测。

    太子妃元氏,因心疾发作已故,有昭训云氏最受杨勇宠爱,此时的云昭训怀抱儿子杨俨,在侍卫的护送下乘车进入皇宫东门崇阳门。

    望见皇后领人在殿前站着,云昭训赶紧上前行礼,独孤伽罗见到害得儿媳犯心疾而亡的狐狸精,心里本能的一阵厌恶,可见着了长孙杨俨后,只有无尽的哀伤。

    长子杨勇再怎么“人品低劣”,也是她养育的亲儿子,杨俨即便是狐狸精所出,也是儿子的血脉,是她的长孙,亦是大隋的皇太孙。

    她和杨坚曾经主动抚养过长孙,结果被儿子数次请求后接走,这明摆着是不相信耶娘,只是如今再想这些事情又有何意义?

    “在宫里好好休息,不会有事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,皇后殿下。”

    云昭训不敢称呼独孤氏为阿娘或者母亲,她自己不过是个妾,一个地位高些名号听起来好一点的妾,而这个让天子都服服帖帖的皇后,又一直很讨厌自己,她更不敢有丝毫懈怠。

    见着东宫家眷入宫,独孤伽罗询问去东宫接人的宦官:“东宫那边的人都接过来了么?”

    “回禀殿下,都接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独孤伽罗点点头,她发现还有一人没来,那就是云昭训之父云定兴,此人因为女儿受宠时常“暂住”东宫,她觉得云定兴的品行很差,即便不纳妾也是十足小人,不来更好。

    宫内一侧已经聚满禁军,天子杨坚身着铠甲,和禁军将领说着什么,皇宫禁军即将出击,方才城东那数声巨响以及鸣镝声,预示着周军正在夺门且战况激烈,而迟迟不见守门将领派人回报,说明情况很严重。

    要么守军尽灭,要么传消息的士兵在城里被人拦截。

    无论是哪种情况,都必须立刻做出应对,绝不能手握兵马却缩在皇宫发呆,周军主力一旦入城,串联了内应再向皇宫杀来,那就是最坏的局面。

    城门也许刚被攻破,那么只要派兵增援把周军堵在门口,后续军队进不来,那么内应就无法同周军合流,接下来只有将城内的那些周国内应击溃,长安才能化险为夷。

    按说君子不立危墙之下,但杨坚不打算逃出城过渭水去往咸阳“暂避风头”,这种自乱阵脚的事情,简直是自取其败。

    长安城里有周国内应是不假,可他的禁军也不少,一军主帅抛下尚能一战的军队去“暂避风头”,只会让局势崩盘。

    杨坚本想亲自领兵出战,但众将都觉得风险太大,长安城即便失守,有天子在那么随后就能率领勤王兵马反攻,可如今太子没了,万一杨坚此时被人狙击有个三长两短,局面就真的不可挽回。

    东宫家眷入宫完毕,集结好的禁军便要经崇阳门出宫,前往城东增援,杨坚看见云昭训抱着有些惊慌的杨俨近前,便走上前去探视长孙,这是太子杨勇的血脉,他无论如何都要保住。

    “莫哭,有阿爷。。。”

    话未说完,杨坚瞳孔一缩,因为在他面前,云昭训身边随行的一个宫女忽然抬手,其手臂上的袖箭,正好对着自己。未完待续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