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九十四章 雪夜,血夜(续)

    城南上空中绽放的奇异火花,让梁士彦燃起了希望,那信号代表着周军如约而至,所以他还没有输,看向眼前黑压压的禁军,他指挥着部曲继续在街道上奋战。

    围攻府邸的禁军被他从后背突袭击溃,可更多的禁军也从各处赶来,杨坚的动作比预想的还要果断,若不是有准备,他早就扛不住了。

    部曲们以寡敌众伤亡不小,不过这都是他最可靠的精锐,不会那么快就被打垮,再顶上一段时间,再顶上一段时间就行了!

    十年前周国攻齐,梁士彦率军守晋州,被齐后主高纬率领大军围城,齐军昼夜攻打之下城墙垮塌,城池几次濒临失守,最后都被他守住,等到了援军。

    八年前,身为东南道行台、徐州总管的梁士彦守吕梁,抵御陈国北伐大军,南朝名将吴明彻率军围城,外城被攻破,梁士彦死守内城,最后终于等到援军,将陈军击破活捉吴明彻。

    往事历历在目,能够活到现在,是因为自己的坚韧不拔,所以他不会放弃,即便是被禁军围了,也没放弃希望,更何况这里吸引的禁军越多,别处压力就越小,成功的机会就越大。

    今夜要起事的,可不只有我和刘昉而已!

    呼啸声起,城东方向上空升起亮光,随后在半空中绽放出火花,看样子是城东郊外也有动静,围攻梁士彦的禁军见状心知不妙,进攻的力度愈发加强。

    浑身是血的新安伯李圆通,不顾身上多处中箭受创,指挥着禁军攻打梁士彦,情况比他想象中的严重,不但对方早有准备,城中作乱的也不止一处。

    城南和城东上空绽放的火花,让他心急如焚,这肯定是周军抵达城外后,通过这种方式告诉城里内应一些消息,虽然他不懂这火花代表着什么意思,但知道拖下去情况不妙。

    “你们几个,立刻赶回皇宫,报告此间战况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街道另一侧十字路口冲来许多人,李圆通初以为是增援的禁军,随后发现不是自己人,更让他震惊的是借着跳动的火光看去,对方身着黑色戎服。

    是周军!他们怎么进城的?从南面过来。。。莫非城门开了?

    “城门已开,大周王师入城,尔等还不速速投降!”

    “一派胡言,定是梁逆同党假冒周军!”

    李圆通估算了一下敌我双方实力,人数大概相等,所以胜负尤未可知,决不能让军心有所动摇,正要指挥禁军死战,却见路口一侧冲来许多人。

    这些人虽然布衣居多但个个都是带着武器,宵禁后还敢出来,李圆通判断是梁士彦同党,不过领头的却是他的熟人。

    大将军、乐安郡公元谐,早年就已经和杨坚相识,是国子监的同学,新朝建立后屡立战功,号为“水间墙”。

    因为元谐为人刚愎自用,和左右同僚关系很僵,又不结党营私,天子称其为大水之间一堵墙,迟早要被人排挤,然后果然被排挤,丢了官职在家赋闲。

    有人举报元谐与其族弟上开府元滂谋反,后来有司查明并无实证,可不久之后元滂自尽,元谐从此闭门不出。

    所以你这个时候领着家仆出来,见着禁军势大就帮忙,见着反贼势大便附逆是么!

    “乐安公,想清楚了么?”

    梁士彦大声喊着,元谐看看左侧禁军中的李圆通,又看看右侧那些身着黑色戎服的疑似周军,无奈一笑:“陛下。。。既然猜忌元某,认为元某是反复小人,那元某便做反复小人吧!”

    “反复小人!”

    李圆通睚眦欲裂,周军只是逼近长安,城里便沉渣泛起,他好恨陛下为何不早些狠下心,将这些反复小人都给斩草除根。

    一把将兜鍪扯下,李圆通高声大喊:“我等受陛下恩惠,为国死战,便在今日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他身先士卒冲向元谐,禁军将士为其呼喊所感,发出如潮的喊声向着前后夹击的敌人冲杀而去,血战再起,染红积雪街道。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城南,由地道入城的周军先锋,除了一部去增援郕国公,剩下的都攻打东面城门,长安东门有三座,居中正门是他们的目标。

    青门,即汉长安之清明门,将近十年前的建德六年,城门无故垮塌故而重新修葺过,形制依旧,有三个门道,而这三个门道现在已经被堵死。

    门洞里挤满推车,上面满载石块,后面还有许多塞门刀车,即便是城门被人从外面攻破,要推开这些车清障需要花上许多时间,而城门守军又在街道上堆了许多砖石作为障碍。

    不光是青门,连左右两座东门都已经被堵塞,防的就是有内鬼袭击守军开门献城,毕竟周军若攻破蓝田,必然走官道过灞桥抵达长安城东,所以为防有失,干脆一堵了事。

    见着如此情景,周兵没有退却,冒着箭雨迎了上去,他们入城就是来攻坚的,对方若是防守稀松,那才是有问题。

    第一排持盾掩护,第二排拿出随身携带的小型轰天雷,用火把点燃引信之后向前投掷,连绵不断的爆炸声中,守军被炸昏头,还没回过神,周军已经冲上前展开白刃战。

    青门上的守军正要居高临下放箭,却听得城外喧嚣声起,转头看去只见夜色下的雪地里似乎有动静,远处灞桥方向的闪耀火光,映出一大片黑影。

    “是周军来了!!”

    城头一片惊慌,不过很快就被督将弹压下来:“怕什么?他们拿什么攻城!守住城门,周军就只能在外面吹冷风!”

    “待得明日援军一到,他们就完蛋了!擂鼓示警!!”

    果不其然,疾驰而来的周军骑兵见着城门紧闭,向着两边转弯分流,就在青门守军以为对方知难而退之际,却见数辆马车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骑兵下马用马匹做掩护和城头守军对射,那些马车来到城门前,由人推着往门洞冲,守将心知不妙,琢磨着大概是轰天雷攻城法。

    “阻止他们、阻止他们!!”

    情况紧急,金汁、铁汁来不及熬,滚木礌石一时间无法聚集,守军一边射箭压制,一边从城头垂下长绳,派出敢战之士出城去守城门洞。

    鼓声之中,双方在青门外展开厮杀,许多周兵中箭倒地,更多的人奋不顾身将马车推往门洞,眼见着滑下城墙的隋兵越来越多,一名周军顾不得与同伴一起撤离,将引信点燃。

    巨响接连响起,火光闪耀过后,浓烟之中已无人影,青门损坏严重,城门楼垮塌,可即便城门被炸开,门后却是堆积如山的障碍,连着城门砖石一起形成个陡峭的坡道。

    周军沿着坡道冲刺,和守门隋军爆发激烈的肉搏战。

    “冲进去,冲进长安城!”未完待续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