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九十三章 雪夜,血夜

    雪夜,长安以东,风雪之中的灞桥,火光耀地杀声震天,突破蓝田的周军,衔尾追击溃散的隋军,一路追杀到此,和灞桥驻军交战,他们要冲过灞桥袭击长安。

    灞桥为长安要冲,是京师东面交通咽喉,开皇二年旧桥旁筑石拱桥,以便承受每日络绎不绝的车马,而如今情况紧急却无法拆除。

    今日一早,太子率军赶赴蓝田,而灞桥处的灞桥驿也增加了驻军,结果蓝田失陷,灞桥成了长安的最后一道防线,若能截断灞桥,可直接断了周军快速通过灞水的念头,但现在只能死守。

    从南面秦岭流淌而来的灞水、浐水,于此汇聚一处,横跨灞水的灞桥,是往来东西两岸的桥梁,而周军并未死争此处,在其上游两条分叉的河道同时抢搭木桥,做两手准备。

    隆冬时节河水冰冷,可许多周兵就扛着木头直接下河搭桥,他们用门形铁钉将木头直接钉住,搭建速度极快。

    灞水上已经搭好了桥,周军如今在抢建浐水上的桥,从长安出城增援的隋军在浐河西岸与先涉水登岸的周军士兵厮杀,双方围绕灞桥和此处展开殊死搏斗,一方要拖延时间,一方要争取时间。

    周军主帅宇文亮策马站在灞水东岸,看着眼前两个战场,又看看远处的长安城,面露急躁之色,隋军的顽强抵抗在意料之中,但再这么拖下去,变数就越来越大了。

    宇文亮从腰带上套着的布兜里拿出个怀表,就着火光看了看时间,又看向长安方向,随即示意部下:“桥再搭快些!”

    战马疾驰,周军骑兵在先锋举着的火把引领下,向着长安前进,主力在攻打蓝田时,他们便西行白鹿塬,好容易走过沟壑、河滩之后转入官道,按主帅的指令奔向长安南侧。

    乌云蔽月,四周漆黑一片,先前走的又是旷野,许多战马不慎摔断腿,幸亏备马充足没有耽搁行程,但过了白鹿塬之后,马匹也折损大半。

    若是正常的行军作战,绝不会如此行事,一来白白损耗战马,二来后勤没法保证,极易被人截断粮道,可是如今只有分兵包抄,才有可能为最后的成功增加一点砝码。

    大军攻破蓝田,骑兵一路追杀溃兵,顺带着向长安方向突击,但能不能冲破长安以东的灞桥还是未知数,所以他们这一路成了关键。

    官道旁是零星的村落和庄园,即便是周军骑兵的动静很大,引得村落里狗叫不断,也没人敢露头出来看看,前方隐隐约约出现长安城的轮廓,巍峨的城墙如同一座山脉横在他们面前。

    长安,就在眼前!

    “停!!就是这附近了!”

    领头几骑忽然放缓速度,连带着身后一连串骑兵停了下来,当先一人掏出张纸,就着火把的光亮看了起来,纸上画着一个场景,和面前有些相似。

    道路左侧是一座独立的小院子,和村落其他房屋显得有些离群,骑兵下了马上前,在院门前借着火光细细查看。

    大门左侧挂着一个桃符,上面刻着个奇怪的符号,士兵看了看纸上一角画的符号,两者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按着纸上所写,士兵用三长一短的频率拍门,片刻后一个男子将门打开,见着士兵出示的那张纸,随即说道:“终于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熄火,抓紧时间!”

    周围一连串狗叫声中,周兵陆续下马,留下一部分人看马,其余都进入院子里,那名男子领着人来到侧间,将一个水缸移开,露出个黑黝黝的地道口来。

    见着果然如主帅所说,此处有地道,周兵们不由得面色一喜,那男子正要领着人入内,将领却问道:“走到头要多久?”

    “第一个人的话,要将近一炷香时间,如果等全部人都走到,至少四炷香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里有香么?”

    “有。”

    将领把男子递来的几根香交给留守士兵:“现在开始一根根点,第五根香点到一半,发信号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男子交代道:“隋军在城墙附近设了地听,昼夜有人值守,在地道中要保持安静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点起一支火把,男子进入地道,周兵鱼贯而入,除了部分留守的士兵,数百人的队伍,就这么消失在小院里。

    小院里,几名留守的士兵架起几个竹筒,点起一炷香,就等第五根香烧到一半便发信号。

    片刻后,刺耳的锣声响起,那是本村值守的乡兵鼓起勇气,敲起锣向长安守军汇报敌情,留守的周兵随即向锣声响起的地方扑去。

    地道里,一行人快步前进着,让周军将士意外的是地道看起来不像是新挖的,可以让一个人挺直身子通过,顶部和侧面都有木板支撑,看得出花费了许多心血。

    更让人惊讶的是每隔一段距离就有光亮,光源竟然是一颗颗夜明珠,虽然间隔距离很长,但累计下来的数量也不少。

    这让许多人眼睛都瞪圆了,若不是夜明珠都放在小铁笼里,真是有人想“顺手牵羊”。

    “这。。。夜明珠一直都放在地道里?”

    “不是,今日一早得知官军攻破蓝田关,我们才放的。”

    我们,这两个字透露出一些信息,不过想想也知道,如此规模的地道可不是一两个人一朝一夕就能完成的,奈何狭窄了些,看样子原本是用作紧急逃亡用的,不然主力都可以从这里入城了。

    作为先锋,这些周兵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,既然主帅事先都已经安排好,那成功的几率便高了许多,他们的信心也更加足了。

    地道笔直,但空气混浊,也不知走了多久,前方出现一堵墙,地道也向下倾斜,从那堵墙下面穿过,见着墙下有砖石支撑,周军将领琢磨着这莫非是长安南城墙?

    “上面正是城墙,原想着用轰天雷来个升棺发财,奈何长安地界对各类药材管得很紧,购买超过一定数量就得有人作保并追查用量,实在是做不出足够的轰天雷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这地道能通到皇宫下面么?”

    “不能,那片地方地下有水渗出,后来又设了地听,没办法挖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们挖这个地道就不怕被城墙附近的地听察觉?”

    “这地道已经挖好很久了。”

    将领闻言心中惊讶:这地道早就挖好了?看来是用来逃跑的?

    好容易绕过城墙根,将领琢磨着要想轰踏这么厚的城墙,用的轰天雷怕是不能少,以他们轻装疾驰的状态,实在是是没办法运来这么多轰天雷。

    继续向前走,终于来到了尽头,领头的男子扯了扯土壁旁垂着的一个绳索,片刻后上方地板挪开。

    一行人从地道钻出,几名布衣男子恭候多时,几名周兵出了房门,呼吸着久违的新鲜空气,发现是在一个很大的府邸里。

    抬头看去,周围都是房屋,看来是已经顺利进入长安城,城内有多个地方传来喧嚣声,似乎是有人在厮杀。

    士兵们保持安静,分别进入各个房间里候着,几位将领就着火光看着一张舆图,布衣男子在舆图上指指点点,低声说着什么。

    地道口不断钻出士兵,院子里的各处房间都渐渐挤满了人,就在前后院都快挤满之际,却见南侧方向传来呼啸声,院内之人抬头看去,只见数团火光飞上天空,绽放出绚烂的红色,将雪夜染成血夜。

    “时间刚刚好,动手!!”未完待续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