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九十章 消息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!蓝田失守!”

    杨坚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太子杨勇今日清晨便率军急行军赶赴蓝田,中午传来消息,说已经抵达蓝田并且布防完毕。

    怎么才半日功夫就失守了?

    高熲呢,高熲怎么回事!他怎么会让蓝田丢了!

    一个想法忽然在杨坚心中冒了出来:莫非高熲就是内应?

    不,不可能!

    他一把扯起宦官咆哮着:“怎么回事,蓝田怎么会失守!”

    “陛下!方才蓝田那边有骑兵逃回来,说。。。周军的流星火雨把蓝田烧了,大营也被烧了。。。官军伤亡惨重乱作一团,周军杀来抵挡不住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独孤呢!独孤在哪里,他怎么会让周军得手了!!”

    “陛下,奴婢不知道啊。。。是逃出来的人入了城,被领来皇宫在外等着,奴婢是来传消息的。”

    “独孤,独孤。。。你不会背叛朕的,你不会做周军的内应。。”

    杨坚推开宦官,向着殿外冲去,他要听听那些溃兵的详细说明,他不敢相信蓝田会如此容易失守,更不敢想象高熲会是周军内应。

    独孤,是杨坚对高熲的称呼,高熲之父高宾当年是杨坚岳父独孤信的幕僚,得赐姓独孤,高熲和独孤家关系很好,连带着和独孤家的女婿杨坚关系很好。

    独孤信被当时的晋王宇文护逼死,家眷流放蜀地,颇受高家照顾,所以高熲和杨坚夫妇的关系,朝中大臣无人能比,虽然六年前已经废除赐姓,但杨坚还是称呼高熲为“独孤”。

    高熲知兵,文武全才,有他协助太子杨勇守蓝田,杨坚是一百个放心,结果。。。

    正行走间,迎面跑来一群人,为首者正是身着铠甲手按佩刀的皇后独孤伽罗,杨坚正奇怪时,却听得皇后说道:“陛下!臣妾已知消息,请陛下莫要失了分寸,提防有人扮作溃兵,行刺杀之举!”

    听得这么一提醒,杨坚回过神来,他关心则乱,若是那溃兵是周军所扮,自己急匆匆去问话就是以身犯险了,想到这里不由得惊出一身冷汗。

    “皇后说得对,如之奈何?”

    “陛下,让臣妾去问!”

    杨坚点点头,没多说什么便转回书房,皇后除了有一个缺点,其他全是优点,若不是女儿身,其成就怕是不逊当今天下能臣良将。

    他不能乱,也不能出事,有如此良妻在,又有何忧虑?

    偏殿,一脸淡定的独孤伽罗,正在向三个溃兵询问相关情况,当然两边少不了虎视眈眈的侍卫,而且她已先问过带溃兵入宫的守城将领,核实相关情况。

    虽然身为妇人,但独孤伽罗不是那种只知道以色娱人的红粉皮囊,新朝建立,她协助杨坚处理朝政,军国大事均有参与,论见识,不比大臣们差。

    她没有急着问战况,而是先问这三人各自籍贯、家境、在军中任职等情况,问的差不多了才转正题,据对方所说,局势很不妙。

    蓝田失守了,来袭周军旗帜中,有“宇文”旗号,对方不知用的什么妖术,唤出流星火雨把蓝田点着了,城西郊外的军营也被点着,扎营之处距离周军阵地,至少有二里半的距离。

    按照武关、蓝田关败兵的供述,流星火雨的攻击距离大约在一里内,渤海郡公高熲让官军在蓝田城西郊扎营,然后分兵入城防守,结果。。。

    太子所在大帐化作火海,亲兵们拼了命冲进去,伤亡大半后抢出来的是一具烧焦的遗骸,观其服饰、穿戴,是太子殿下无疑。

    副帅、渤海郡公高熲,在流星火雨来袭之际正在巡营,猝不及防之下被烧成重伤,随后周军全军冲锋攻城,高熲奋力组织反击,奈何官军伤亡惨重,最后力战身亡。

    “末将等奋力要拉着渤海公走,他不肯,说是要和蓝田共存亡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渤海公命我等立刻赶回来报信,说周军此次有备而来,破了蓝田必定连夜袭击长安,说请陛下立刻加强城防,清除内奸,宁枉勿纵。。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三人已是泣不成声,独孤伽罗静静的看着对方,忽然发话问其中一人:“周军破了蓝田,你二叔一家怕是也完了吧?”

    “殿下,末将二叔一家住在渭南,不在蓝田。”

    独孤伽罗闻言心中全凉了,对方自述其二叔住在渭南,先前她问过一次,此次突然又问,是看对方是否牛头不对马嘴,如今对得上,那么身份应该不假,所以蓝田真的是失守了。

    她镇定的挥挥手,让对方退下,随后起身向御书房走去,丝毫看不出异常。

    背对着随行武装健妇,泪水滑落面颊,独孤伽罗强忍悲痛没有哭出声,她的睍地伐死了,那个不成器的长子,平日里纵有诸多不满,但再怎么不像话也是自己的骨肉。

    杨勇今日清晨领军出城赶赴蓝田,独孤伽罗亲自送行,未曾料母子这一别便是永别。

    长子的音容笑貌,在她脑海里不断浮现,婴儿、幼儿、少年、成年,喜、怒、哀、乐,自己一手带大的儿子,回想起来一切都是那么印象深刻,可如今已是天人两隔。

    哭是没有用的,当年晋王宇文护逼死她的父亲独孤信,独孤家大祸临头,家产被抄没,家眷被流放到遥远偏僻的益州之地,那种绝望让人窒息,硬是熬过来了。

    周武帝宇文邕,一直认为杨坚有天子相,好容易才蒙混过关,结果女婿皇帝宇文赟愈发猜忌,又时不时责骂刁难女儿杨丽华,甚至逼其自尽,杨家生活在战战兢兢之中,但她也熬过来了。

    这一次,同样也能熬过去!

    见着皇后问话回来,杨坚十分关心情况如何,待得知道长子身亡,高熲战死之后,只是稍微失神,随即双眼发红。

    “独孤。。。朕要为你和睍地伐报仇!”

    “那罗延,渤海公说得没错,周军是有备而来。”独孤伽罗说到这里,面露决绝之色,“城中必有周军内应,必须立刻清除,宁枉勿纵!”

    杨坚再没犹豫,拿起那张名单正要下令,却闻宦官来报新安伯在外求见。

    “让他进来。”

    独孤伽罗越俎代庖,新安伯李圆通是杨家的忠仆,负责率领兵马巡城,如今连夜入宫定是有急事。

    身着铠甲的李圆通快步走了进来,身后两名士兵挟持着一人,在书房门口附近站着,杨坚见状有些奇怪,李圆通向着他和独孤伽罗行礼之后直接禀报:

    “陛下!微臣巡城时得郕国公外甥裴通来报,他举报郕国公梁士彦与舒国公刘昉密谋叛乱,暗地备下铠甲强弩,组织家仆、部曲意欲做周军内应,夺门献城!”未完待续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