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八十九章 心悸

    夜,长安皇宫,伏案疾书的杨坚停下笔,因为他忽然感到一阵心悸,这种感觉让他十分不安,已经多年没有出现过了。

    起身来回走动,杨坚觉得自己是想多了,把各种思绪又理了一遍,要好好的想想当前局势。

    周军沿着武关道翻越秦岭,竟然真的突入关中地界,这出乎他的意料,也出乎所有人的意料。

    为了防备周军的轰天雷攻城法,杨坚调拨大量人力物力去修葺武关道各处关隘,结果如今形同虚设,对方势如破竹,凭借的据说是什么“流星火雨”,他觉得应该是轰天雷的变种。

    这几年山南周军很少使用轰天雷,是对方没有足够原料制作么?有可能,但杨坚不这么认为,他判断宇文亮是在藏拙。

    轰天雷的秘方一直探不出来,杨坚觉得山南应该是在积攒数量,等到关键时候使用。

    什么是关键时候?要么是山南被隋军攻入兵临城下之际,要么。。。就是如今这个时候!

    想到这里,杨坚涌起一阵无力感,这奇怪的玩意让他的雄心壮志遭受挫折,原本还是一般的挫折,可如今山南的周军竟然就打过来了,距离长安城也就五十里左右距离!

    乍一听到急报,杨坚只觉得怒气上涌,精心布置的防线,竟然被周军轻而易举突破,什么莫名其妙的“流星火雨”,他甚至想要御驾亲征,不过很快便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这只孤军打过来想干什么?他们能干什么?

    周军即便攻到长安城外又能如何,且不说长安城里就有大量守军,周边的驻军数日内就能赶到,孤零零的这只周军除了被围歼,没有第二个下场。

    对方之所以敢这么冒险,是因为城里有内应!

    所以他不能乱,要是御驾亲征就正好给内鬼有机可乘端了长安,所以他要留下来坐镇,对付那些魑魅魍魉。

    会有谁是内应?很多,甚至很多人都有可能,所以杨坚决定宁杀错不放过。

    他现在写的,是有可能反叛之人的名单,这些人,也许是心向周国,也许是对新朝建立后自身的待遇不满,也许是投机,也许是想报仇。

    无论是谁,朕都不会让尔等得逞!

    为防止有人开门揖盗,杨坚已经派心腹把守长安各城门,凡有擅闯者格杀勿论,又组织人手检查城墙,预防有人事先掏空某段城墙埋下轰天雷。

    至于守军,他却没有大幅调整。

    周军何时能翻过秦岭逼近长安?即便是周军主帅自己也没准,那么他们就不可能和长安的内应约定具体时间,这些内应想要混入城防,就得等。

    等周军突破蓝田关时,长安震动之下按常理会加强城防,那么这些人就可以顺理成章的让自己掌握的部分兵马加入守军之中,然后等周军兵临城下,伺机夺门。

    不能给他们这种机会!

    杨坚想得很清楚,当断不断反受其害,虽然没有证据,但不等于坐视不理,无论你到底是不是内应,只要有嫌疑,那么朕就要防!

    罢朝,罢市,无论白天还是晚上,除了维持秩序的禁军和巡城兵马,任何人严禁出现在皇宫、军营、武库、粮仓等要害之地附近,无论是谁,无论是何身份,一旦犯禁格杀勿论。

    即便是在别的城区,也不许三人以上结队出行,无论是何家权贵,没有旨意那么全都得在家待着,有敢犯禁的,以谋反论处。

    皇宫内也是戒备森严,皇后独孤氏亲自指挥侍卫,所有宫女、宦官都不得随意走动,要是有任何不正常的举动,格杀勿论。

    杨坚已打定主意,即便是得罪再多的人,也要把禁令严格执行下去,事关重大,若稍有不慎被内应得手,引来周军入城,那么他们杨家将会遭受灭顶之灾。

    所以宗室已经被调动起来,领兵在城内巡查,一旦有异可先斩后奏,即便事后证明杀错了人,宁可给予丰厚抚恤做补偿,也绝不能在此时通融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杨坚看向名单中的一个名字,那是他的同母弟弟杨瓒,人称杨三郎,一个倔驴子。

    新朝建立,杨瓒受封滕王却一直和杨坚闹别扭,怨他以隋代周是忘恩负义,让家族蒙羞,让天下人耻笑。

    其妻宇文氏是周太祖之女,宇文家的江山被夺,自然心怀怨恨,多次下巫蛊诅咒杨坚和独孤伽罗不得好死,杨坚让杨瓒休妻,对方就是拧着不干。

    即便是将宇文氏从宗室家属名录中除名,杨瓒也依旧对着干,家宴时不顾体统,硬是带着宇文氏赴宴,闹得场面极度尴尬。

    阿三,你一心向着宇文家,肯定就是周军的内应之一,对吧?

    可你也是杨家的人!周军入城,你以为自己就能苟活么?尉迟迥会放过杨家么?蠢啊!!

    杨坚兄弟五人,如今在世的就只有他、三郎杨瓒、五郎杨爽,卫王杨爽如今率军在山南作战,按说现在城里最可靠的宗室就是滕王杨瓒,结果。。。

    这个弟弟让杨坚不省心,若是换成别人,他早就杀了,可自己的亲弟弟又如何下得了手?

    为了以防万一,杨坚已派禁军把杨瓒夫妇“请”到别处软禁起来,其府里人等悉数另行关押,所以这个隐患算是压下去了,可另外的呢?

    门阀权贵,全都是见风倒的货色,当年可以拥立他杨坚为帝,如今一旦局势不妙极有可能再度倒戈,所以靠得住的只有杨家自己人。

    杨坚的次子晋王杨广如今在并州,三子秦王杨俊如今在洛州,蜀王杨秀如今在益州,都掌着兵权,其他宗室都在长安,正好掌兵防御城内的魑魅魍魉。

    太子杨勇领兵驻防蓝田,有渤海郡公高熲协助,必定稳如泰山,只要再过几日,长安周边的援军抵达,那股周军就只能撤退,而城里的内应便不敢再有别的想法。

    不会有问题的!

    杨坚如是想,他下定主意等周军一撤,就要对长安清洗一番,不说兴大狱,杀鸡吓猴是必然。

    脚步声响起,一个宦官跌跌撞撞的跑了进来,不等杨坚发作,他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嚎啕着:“陛下!蓝田失守了!”未完待续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