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八十六章 若是故人来

    日薄西山,残阳如血,周隋两军交战的战场已经打扫完毕,战斗于午时爆发,一个时辰后见胜负,接下来的时间是大追杀,隋军兵败如山倒,伤亡惨重。

    隋军步阵率先崩溃,为数众多的隋军骑兵试图组织反击,均被周军骑兵击破,最后步兵全军覆没,骑兵被周军衔尾追击,最后在长史长孙览的收拢下退入伏牛山。

    隋军步卒伤亡过半,周军俘获无算,隋军主帅、卫王杨爽被俘,主要将领阵亡三十余人。

    暮色下,旷野上的周军大营,经历恶战的将士们正在吃晚饭,伤者已得到治疗转入养伤的营区,而阵亡者遗体也被收敛。

    一场大战顺利结束,以少敌多的周军大获全胜,成功完成作战目标,多年的辛苦操练终于得到回报。

    “幢主,你这铠甲都射成刺猬了,身上都没伤么?”

    “伤什么,你们别看这铠甲被射成了刺猬,我身上可没多少伤,来,看看,看看!”

    李石磨光着膀子嚷嚷着,让幢内士兵“观赏”自己是否身负重伤,今日他亲自率领战锋队突阵,隋军箭如雨下,众人还以为他被乱箭射死,结果屁事没有。

    此战李石磨的斧戟砍坏了,刀也砍坏了几把,不过人没事,所以活奔乱跳的现身说法:“我没说错吧?隋军也没比陈军厉害多少!”

    “想当年在两河口。。。”

    虎林军的普通士兵基本上都没参加过对隋作战,当年两河口之战还是个大头兵的李石磨如今成了李幢主,自然成了他们心目中的“老前辈”。

    隋军要比陈军厉害,可厉害到什么程度,士兵们没什么概念,虽然队将以上的将领反复强调没什么可怕的,但他们心中不免惴惴。

    如今看来,好像也没什么嘛!

    “没什么?不要掉以轻心!”

    队主张须陀反驳着,面对一众信心满满的队内士兵,他语重心长的泼冷水:“若不是有铁丝网,那帮具装甲骑这么冲过来,被撞到了可是要吐血的!”

    “可是队主,我们有铁丝网啊!”

    “不能光靠铁丝网,这玩意金贵得紧,再说战场上瞬息万变,一旦来不及布设,就得用人命来顶,所以长枪阵是很有必要的!”

    当年的毛头小子张须陀,如今已是沙场老兵,对于长枪结阵抵御骑兵的效果,他是深有体会,即便有了工具协助,但紧急关头能靠得住的,还是只有长枪阵。

    要是骑兵多,就不用这么悲催的以步制骑,可即便如此,张须陀也认为虎林军的长枪阵很强,一样可以正面接敌,无论如何,结阵才是步卒作战的精髓之处。

    军营各处欢声笑语,将士们无论是有心还是无心,都在用这种方式来淡化同袍战死的哀伤之情,一起从西阳出发的伙伴没了,谁心里会好过呢?

    中军大帐,周军主帅宇文温正在宴客,兵荒马乱的当然不会有什么友人来访,他宴请的,是被俘的敌军主帅杨爽。

    宇文温要和杨爽单独“详谈”,其实诸将是反对的,因为这太危险了,万一出了什么篓子可真是不得了,虽然宇文温说即便他被挟持也不要理会,可谁又真敢不理会。

    所以帐外围了一圈甲士,别将陈五弟在一旁压阵,就等听着里面有何不对,呼啦啦冲进去救人。

    如今的杨爽已经化作阶下囚,身中三箭虽然没有致命,但也伤得够呛,他因为失血的量有些多,加上坠马导致全身多处受伤,看起来面色惨白,嘴唇发青。

    大帐之内,除了宇文温和杨爽对坐,只有张鱼按刀侍立旁边,主客面前食案放着简易的热食,一旁火盆里的篝火稍微驱散了帐内的寒气。

    “六年了,也不知长安现在如何了?”

    “还是那样子,人还是那么多,东、西市依旧喧闹无比。”

    “我家大郎已经五岁了,你儿子呢?”

    “家中独子也是五岁。”

    “他日后应该会恨我吧,呵呵。”

    宇文温举杯示意,杨爽同样举杯,双方一饮而尽,当然杯中之物只是温水而已。

    九年前,年轻的西阳郡公宇文温和其他贵族少年一样,循例入宫充任侍卫,当时小队队将便是大他两岁的同安郡公杨爽,交情不说深浅,反正是有的。

    杨爽是故隋国公杨忠第五子,是当今隋国天子杨坚的异母弟,兄弟俩相差二十多岁,看年纪根本看不出是一辈人。

    杨爽的年纪,甚至比兄长杨坚的长女杨丽华还小两岁,父亲杨忠去世时他才五岁,是长嫂独孤氏抚养大的,既然杨坚是宇文温的便宜岳父,那么杨爽算是宇文温的便宜叔叔。

    “你是如何想到练这种长矛。。。长枪兵的?”

    “山南缺马,骑兵少,只能想办法以步制骑了。”

    听得宇文温这么直白的答案,杨爽先是一愣,随即苦笑着摇摇头:“是我大意了,你。。。一开始,就是想让我领着骑兵出来,然后让人看准时机突袭,对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当然,你兵力比我多,骑兵也比我多。”宇文温说到这里也没有客气,“你和突厥打了几年仗,惯用骑兵,又喜欢亲自冲阵,所以呢,多多少少不会把步阵放在眼里,对吧?”

    杨爽无言,他直到开战时才弄清楚敌军主帅是谁,而对方,怕是已通过俘虏的隋军游骑,得知是自己领兵,然后作出针对性部署。

    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,这一场仗,他没有做到知彼。

    “丽华还好么?”

    面对杨爽的发问,宇文温点点头,伸手探入怀中,从脖子挂着的三个护身符里拿出一个,展示给对方看。

    “这是她到庙里帮我求的。”

    未等杨爽说话,宇文温又笑了笑:“其实呢,那****应该还帮长安的。。。亲人求了平安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么。。。你。。。无论如何,好好待她。”杨爽闻言面色一黯,“世事无常,谁也没想到会变成这样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世事无常,太平时节的话,若是故人来,自当饮酒作乐,奈何。。。”宇文温又举起一杯水,“军中无酒,只能以水代酒,为你践行了。”

    出征前,杨爽从杨坚口中得知,杨丽华还没有死,在山南黄州那里,若是巧的不能再巧能攻入黄州,一定要救回来。

    杨丽华与其说是他侄女,还不如说是他姊姊,被兄嫂抚养大的杨爽,其实和侄子侄女的关系一如平辈。

    杨爽将自己的玉佩交给宇文温,让其转交杨丽华,将杯中水一饮而尽,哈哈一笑,说声“告辞”,随即起身向帐外走去,左右甲士将其押到帐前空地,那里灯火通明,围了许多士兵。

    “不用劳烦你们,我自己来。”

    杨爽说完探出手,面色如常,监斩的田正月拔出佩刀,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杨坚几乎杀光了宇文宗室,五十余条人命,血海深仇已经结下,被俘的杨坚之弟杨爽,即便是咬舌自尽也不会任由周军将他押送邺城,在游街示众后被千刀万剐。

    他知道敌军主帅是宇文温,算是故人,也想知道侄女的情况,所以没有在被俘时自尽,如今故人已经见过,该问的也问了,即便宇文温不动手,杨爽也不会苟活。

    宇文温猜出这一点,所以才有了“宴客”之事。

    掂了掂刀,抬头望向夕阳,日落之处正是长安方向,杨爽微微一笑,挥刀自刎,年轻的生命宛若划破天际的流星,在人间消失。未完待续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