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八十一章 扑朔迷离

    雪后初晴,大地银装素裹,树上挂满了白绒绒的雪球,微风吹过树枝微颤,雪球落入潺潺流水中,顺着淯水向西南方向漂去。

    数十隋军骑兵疾驰在原野上,作为大营派出的游骑,他们的任务是袭击一切可以袭击的小股周军,为主力围攻方城创造有利条件。

    方城为山南荆州的东面门户,是进出南阳盆地的要道,一如虎牢关之于洛阳,潼关之于长安,为了阻止山南周军东出方城,威胁豫州地界,隋军再次主动出击。

    周、隋两军于方城对峙,而隋国从洛阳方向派出一支大军翻越伏牛山进入荆州地界,从北面侧击方城周军,虽然这个方向也有周军在阻挡,却挡不住。

    因为这支隋军过半是骑兵,数年来在大草原上和突厥大军对攻的精锐骑兵。

    “前方有周军骑兵!”

    “数量差不多,截杀他们!”

    隋军骑兵很快分散开来,如同狩猎的狼群,向着面前的绵羊包抄过去,虽然双方兵力差不多,但他们可不认为自己会输。

    在草原上和突厥骑兵恶斗数年,他们个个骑射技艺精湛,不是这些山南周军骑兵能够比的,荆襄之地水乡泽国,哪里能练出彪悍的骑兵来。

    双方不期而遇,这股周军骑兵并未慌张,不但没有调转马头逃跑,反倒勇敢的迎上前,同样是向左右散开,似乎以为自己也是狼。

    “来得好!不知轻重的家伙,大伙。。。”

    话未说完,那名隋兵被一箭射中面门,栽倒马下,双方开始用骑弓对射,一轮过后各自都有人中箭,不过因为有铠甲的缘故,没有大碍。

    就在双方弃了弓拿起马槊即将对冲之际,周军骑兵忽然向两翼散开,隋军骑兵见状暗道不妙,正要扯住缰绳却已经晚了。

    胯下战马被地上野草掩藏的绊马索绊倒,这些绊马索设了几层,宽度很长,躲无可躲,数十隋军骑兵就这么损失大半,少数几个位于侧翼的侥幸未死,却被周兵候个正着。

    仓促间减速转弯,又是侧对敌人,这几个隋军骑兵根本没有招架之力,很快便被赶尽杀绝。

    原野很快恢复了平静,周军骑兵打扫着战场,一个诈死的隋兵想要反扑,被人操纵马匹将脑袋踢爆。

    “把首级割了,铠甲剥下来,那些能走的战马全都带走!还有,把绊马索都收了!”

    “开府,那些断腿的马呢?”

    “脖子上抹一刀,给个痛快吧。”

    见着部下有些不忍,史万岁哈哈一笑:“杀人都不怕,怎么怕杀马!”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方城西北二十里,隋军大营。

    征南行军元帅、卫王杨爽正在查看舆图,从熟悉的茫茫草原转到山南的丘陵地带,惯于骑兵作战的杨爽愈发谨慎。

    在草原上很容易迷失方向,一旦找不到水源就是个死,这两个问题在山南荆州不存在,但起伏的地形对于骑兵的作战有些阻碍。

    不是说战马跑不起来,而是小丘陵多了些,树木也多,视线有些阻碍,如果不小心的话,丘陵后面埋伏的敌军能让你吃个大亏。

    对于杨爽来说,就是眼睛老是被一些东西挡住,有些不舒服,而除去这些东西的办法,就是多派游骑出去哨探,一如在草原作战那样,要探明周围敌情。

    狡猾的突厥骑兵行踪飘忽不定,其主力部队的动向更是扑朔迷离,想要防止落入对方的伏击圈,想要咬住对方的主力,就得靠游骑不断的哨探,其实无论在哪里作战都得如此。

    自从翻过伏牛山进入荆州地界后,杨爽便按照计划向方城靠近,策应从豫州方向西进,兵临方城的友军,他的军队要做的,就是骚扰方城的粮道,逼周军分兵与自己决战。

    让敌人不知不觉中在自己选好的战场、选好的时间决战,是杨爽取胜的诀窍,飘忽不定的突厥主力,就是被他不断的压迫、追击之后,恼羞成怒扑来,被隋军精骑候个正着。

    然而这个战术现在却有些不好使,因为杨爽派出去的游骑全都是有去无回。

    确切来说,是派去博望附近的游骑全都没了消息,人也不见回来。

    博望,位于上宛东北二十里、方城西南三十里,是往来上宛和方城之间官道的要地,上宛出发的运粮队,渡过淯水后先经过博望,再前往方城。

    杨爽的大营,位于淯水以东、博望北面二十多里,伏牛山余脉南麓,东面是方城,他如同一根刺卡在周军的咽喉,就等着对方来“拔刺”,然后一战破之。

    结果博望这边的动静完全掌握不了,那片地区变成了盲点,这种感觉让杨爽察觉到了危险。

    周军的援兵到了!

    这是他和诸将商议后得出的结论,荆州军主力一部在上宛,轻易不会动,另一部抵达方城外,正和隋军对峙。

    能增援的就肯定是南面的襄州军或安州军,这也是杨爽所希望的,把对方的兵力调动起来,那么露出的破绽就会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他的骑兵多,双方动起来只有对方的破绽越来越多,到了合适的时机就能一击而破,但前提是要弄清楚对方的虚实。

    至少要把扎营地弄清楚,可现在就是弄不清楚!

    只知道是在博望附近,派出去的游骑应该是被对方骑兵截杀,杀得如此干净彻底,让杨爽只觉得精神抖擞,因为这说明对方的骑兵很强,也只有周国山南道大行台宇文亮在此,才有如此强力的骑兵。

    若是能把握机会,一战破之。。。

    “大王!回来了,回来了!”

    亲兵入帐禀报,说前往博望哨探的游骑终于回来了,不过只回来了一个。

    “一个?孤派出去的有百骑!”

    杨爽有些心痛,他派出去的游骑可都是精锐,在草原上和突厥人对抗都不落下风,结果伤亡如此惨重,这都是百战强兵!

    一个浑身是血的士兵被抬了进来,据大营外围哨骑所说,这位回来时浑身被射成刺猬,趴在马背上奄奄一息,拼着口气要向主帅禀报军情。

    “没事吧!孤让军医先帮你包扎伤口!”

    “大王!别。。。兄弟们伤。。。亡惨。。。重。”

    伤兵口中溢出鲜血,明显身负重伤命不久矣,他挣扎着向杨爽汇报军情:“周军,设陷阱专杀我军游骑。。。我。。。们探得清楚,博望来了大队兵马。”

    “大营驻扎地。。。变来变去,行踪扑朔迷离,周围有很多骑兵埋伏,探一次,兄弟们就死上一拨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他。。。们的驻扎地正向北挪动,我。。。看见中军大旗之中。。。是‘宇文’二字。。。”

    伤兵说道这里吐血而亡,死不瞑目,杨爽探手将其眼睛合上,随即起身说道:“立刻擂鼓,召集众将议事!”未完待续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