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八十章 流星火雨

    寒风卷着雪花,掠过武关上空,关内关外分成黄、黑两个世界,山南周军花了一个多月时间,终于来到了这座隋军重兵把守的关隘下。

    武关关城,北依少习山之险,南临武关河谷绝涧,春秋时称少习关,战国时更名武关。

    翻越秦岭往来关中和山南荆襄之地,武关是必经之处,为历代兵家必争之地,也是如今周隋两国争夺之处,为了阻滞周军的行军速度,武关守军绞尽脑汁。

    堵路、落石、袭扰、夜袭等各种计策层出不穷,不过疲兵的效果不怎么样,周军还是缓慢而坚定的抵达武关外,大战一触即发,隋军已经做好了准备。

    武关很重要,这毋庸置疑,为了防御投石机和轰天雷,隋军这两年把武关城防整顿了一遍,城墙加厚自不必说,箭楼后移、加固,其上弓箭手不射城外,专射城头。

    关前挖了壕沟并以河沙填充,想要挖地道掘进那就是妄想,除非比壕沟挖得更深,但再深就是石头,以人力来说根本挖不动。

    周军用投石机攻城,守军用投石机反击,他们可以凭借城头的观察哨指挥,投石机又有城墙保护,而周军却做不到这一点。

    周军想要拿下关城就得填人命,双方对耗,耗上数月又如何,武关守军并非孤立无援。

    对方入寇的消息,已经通过烽燧和快马向西传去,一直传到武关道西端出口外的长安,天子不会坐视京师有险,所以源源不断的援军会赶赴武关。

    面前的敌军是山南周军,对方的意图隋军很明白,那就是攻打武关,造成逼近长安的态势,吸引京师的隋军,策应攻打洛阳方向的主力。

    既然是策应,那么投入的兵力总归不会太多,那就只能在这里耗下去,耗到最后的结果就是周军耗不下去自己撤军,所以武关守军很有信心,要让周军铩羽而归。

    也许是武关严阵以待不是那么好攻打的缘故,周军今日没急着进攻而是继续打造攻城器械,不过没有守军想象中的投石机。

    云梯车、巢车、楯车倒是有,尖头木驴之类却没见到,当然也许制作现场被挡起来了,让守军看不见也有可能。

    可这有意义么?

    几个视力优秀的哨兵站在武关墙头,极力举目远眺周军大营,想看清楚对方是不是在搞什么鬼,不过看来看去也就那样,对方竟然不搭建投石机,让他们觉得颇为意外。

    觉得用处不大就不用了?应该不至于。

    木材还没砍好所以还要等上几日?很有可能。

    哨兵们很快发现关外周军在开阔地搭建一种奇怪的木架子,类似于用两根竹竿架着一根竹子,竹子尾端搭在地上,另一头被竹竿架着翘起,对准武关方向。

    这些东西距离超过城内投石机的抛射距离,用强弩也射不到,所以守军没办法扰乱对方的行动,不过这年头攻击距离最远的是周军的大弩,可这些东西看起来根本不像。

    “要不要把这情况禀报将军?”

    “禀报?你如何禀报?将军要是问这架子是什么东西,你怎么说?说不知道?不知道你禀报什么?”

    “可是这架子越来越多啊,密密麻麻的。”

    哨兵说的没错,关外摆着的架子越来越多,密密麻麻看上去有些渗人,周军这么做肯定不是晾衣服,唯一能确定的是和攻城有关系。

    一人转身向城下跑去,可还没跑出几步却听得外边传来一声凄厉的呼啸声,回头一看,只见周军阵地上一团火光升起,拉着白烟如同流星般向关城飞来。

    越过城墙落到城里,随即发出一声巨响冒起火光来,这动静让城头上的士兵骚动起来,根本无法理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还没等本队队将弹压,周军阵地上有升起几团火光,同样是呼啸着拉起白烟向城头飞来,依旧是落入城内然后发出爆炸声和火光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妖术啊!”

    有士兵惊慌起来,被将领高声呵斥,可其他士兵见着此情此景也是惊疑不定,城中喧嚣声起,是那几处爆炸发生的地方火光越来越大,许多人在救火。

    “不要惊慌,这是周军的轰天雷,只不过。。。”

    呼啸声又起,这次有十几团火光飞了过来,隋军将士看得清楚,是一根根类似大毛竹粗细的长棍子,喷着火拉着白烟越过城墙,落在关城内。

    “是周军要攻城了,马上擂。。。”

    一名将领呼喊着,可话还没说完,他的声音便被噪音淹没,武关外周军阵地上爆发出如潮的呼啸声,整个阵地被凭空冒起白雾笼罩,无数火光从白雾里窜出,呼啸着飞上天,越过城墙向关城内落下。

    似乎是上天发怒,撒出满天流星,化作火雨向着城内落下,巨响不断传来,一如夏日骤雨落在水面上,噼里啪啦响个不停。

    城头上的隋军将士吓得面如白纸、不知所措,相互间说话,却听不清楚对方说什么,城中冒起火光,到处都是,无数白烟升起,寒风带来了呛鼻的气味。

    将领们呼喊着备战,准备迎接周军的攀城进攻,可周军阵地的动静越来越大,火光如同无数惊扰的萤火虫般迎面飞来,不但飞入城中,也飞到城头。

    一个倒霉鬼被一根足足有大腿粗的长棍子撞落城头,随即那长棍子轰的一声炸开,溅出的火苗撒得到处都是。

    小火苗即将扩大,赶来的士兵用浸水的拖把去扑打,结果那火苗似乎不怕水,还沾上了拖把,有人不小心沾了那火苗,折腾得狼狈不堪才扑灭。

    没人有空琢磨这是怎么回事,因为周军阵地飞过来的东西越来越多,城中许多地方冒起大火,那些特地弄湿外墙的箭楼,有一部分已经开始燃烧。

    城头也陆陆续续起火,有许多士兵化作火人,哭喊着求助,而上前帮忙灭火的同伴,很快变被波及,火苗如同瘟疫般蔓延,现场一片混乱。

    武关被流星火雨笼罩,化作一片火海,周军阵地后方,身着铠甲的山南道大行台宇文亮,看着那冲天火光面色平静,在他两旁是目瞪口呆的各部将领。

    “大行台,武关已经被点着了,是否停止发射?”

    “不,按照事前的规划,架起来的火箭全部发射完。”宇文亮毫不犹豫的说道,“让将士们准备,一会攻城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寒风吹来,带来了呛鼻的火药味,宇文亮从风中听到了武关方向传来的呼喊声,有哀嚎,有惊恐,还有战马痛苦的嘶鸣。

    “火箭加火焰瓶,果然是威力巨大,只是。。”他喃喃自语道,看起来有些心痛,“太贵了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父亲,和长安相比,这都值得。”

    身边一人说道,正是宇文亮长子,襄州总管、杞国公世子宇文明。

    “狮子搏兔亦用全力,何况山南乎?”未完待续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