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七十八章 计划

    黄州怪物袭击桑落洲!

    吃人妖魔占领湓口!

    独脚铜人攻陷采石!

    宇文温登陆京口!

    邾国公逼近建康!

    恭迎征南大元帅驻跸台城!

    宇文温从梦中醒来,这个荒诞的梦连他自己都做不下去了,睁开眼看着上方帷幕发呆,足足过了一炷香时间才回过神。

    秋操结束后,大战即将来临前,开完总结会,宇文温给诸军将士们放了个假,让他们好好享受家庭的温暖,所谓一张一弛,宽严结合。

    刀枪入库,马放南山,一直连轴转的宇文温,除了办公务外就待在府里做宅男,过上了一天有时三次,有时四次的腐败生活。

    温柔最是英雄冢,这十余日来,夫人尉迟炽繁、侧室杨丽华、萧九娘使出浑身解数,几乎把宇文温给掏空了,三位都是面色红润眉目含情,苦了某头耕牛累得气喘吁吁。

    脚步声响起,几名侍女端着盘子走进来,将早餐放在食案上,刚梳妆完毕的萧九娘服侍宇文温穿好衣服,却没有共进早餐,坐在一旁的书案上看着什么。

    她已经吃过了,而历来按时早起的宇文温这段时间特地放松自己,不用去巡视军营,公务也放手给佐官负责,连续几日都是睡觉睡到自然醒。

    “看什么呢,这一大早的?”

    “啊,妾在看账目。”

    “昨晚没看完么?”

    萧九娘闻言脸色微红,昨晚她在宇文温房里,见着夫君哄着浣奴玩得高兴,便拿来布坊的账目查看,不知何时女儿已经离开,然后便被夫君“就地正法”。

    “啊,想起来了,九娘继续看。”

    宇文温笑道,他总算回想起昨晚发生了什么,不过大家那么“熟”,无所尴尬不尴尬。

    得益于沼气池及沼气灶,邾国公府的厨房可以实现全天候随时点火,全天供应热水不说,夜宵和早餐做起来都很及时。

    当然这种全天候的待遇只有宇文温及其家眷能享受到,作为特殊福利,值夜班的护卫和仆人也能沾沾光,早餐自然人人都有,不过作为郎主,宇文温的待遇自然是最好的。

    用甲鱼和鸡合煲的高汤,正好合适补宇文温如今的“虚”,然后是一碗白粥,一个咸蛋,完毕。

    宇文温没长金舌头,也没那么讲究,虽然“发明”了各色菜式,但他可不是饕餮,吃的东西营养够了就行,太讲究不是他的风格,也没那个必要。

    和官员们谈笑风生,龙肝凤髓吃得;和将士们谈笑风生,烤肉吃得;走访百姓、军属,体察体察民情,吃糠咽菜也受得。

    三国袁术,兵败如山穷途末路之际,口渴还要喝甜水,四世三公的世家子做派,宇文温学不来。

    “过冬的衣物和被褥都准备好了么?”

    “已经准备好了,夫人还过问了几次,有不合适的立刻换了。”

    “九娘还是穿不惯羽绒衣么?”

    “不知怎的,妾一穿那羽绒衣,身上就发痒,不过换了棉袄就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浣奴穿着羽绒衣让你抱,那该如何?”

    “夫人已经让人做了小棉袄,浣奴穿着正合适,阿鹭也有了棉袄和棉被。”萧九娘说到这里,不忘补充一句:“二姊那里也都备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既如此,那为夫就放心了。”

    阿鹭,是萧九娘为宇文温所生第三子的小名,而两人所说的“棉”字,在这个时代本来是没有的,大家所说的同音字是“绵”,绞丝旁的那个绵。

    绵,是蚕丝结成的片或团,是这个时代用来填充衣被做御寒衣物;棉,是棉花的种子纤维,比绵更给力的御寒利器。

    棉花在这个时代的中原还只是作为观赏植物,只有宇文温在自己庄园里引种了棉花,然后试着用于纺织成布,或者制作棉衣、棉袄、棉被。

    相关工艺和技术他完全不懂,摸索了两年好歹摸索出一些门道,所以最先惠及的是家人,而掺入了棉纤维的纸张,是印制流通券的关键之处。

    在多雨的黄州种棉花,两年来的成长情况都是磕磕碰碰,种植技术没有成熟以前,宇文温不敢大力推广,再说黄州种粮都嫌地不够,没有那么多地方种棉花。

    说了一会话,宇文温将萧九娘拦在怀里,轻声的说道:“再过不久,为夫也许就要出远门了,府里有夫人做主,九娘不要担心。”

    萧九娘偎依在他怀中,静静地倾听那有力的心跳声,轻轻地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数日后,西阳城东郊,虎林军营。

    休完长假归来的将士们,正在进行适应性训练,长达十余日的休假,让他们产生了“节后综合症”,许多人都还没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父母、媳妇、儿女,家庭的温暖让他们回味无穷。

    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,两年来,虎林军的士兵又换过了一茬,退伍了两千人,又招进来两千人,当然经过两年的训练和作战,这些兵也成了老兵。

    那些退伍的士兵,在巴东城和西阳城定居下来,种着分来的田地,过着平凡的日子,不过他们并不是就此告别军旅生活,而是作为虎林军的预备役时刻准备着。

    这也是宇文温的策略,五千兵员的虎林军,可不是一次性军队,还有累计将近三千的退伍士兵等着随时补充进来,而这些退伍士兵也是维持黄州秩序的一道保险。

    一旦宇文温领着大军出征,这些老兵在西阳城及附近随时待命,紧急情况下巴东郡守许绍可以召集这些兵,加上黄州长史郝吴伯掌握的留守州兵,内外策应,可以让宵小断了趁机作乱的念想。

    家稳了,宇文温放心,虎林军的将士也放心,大家都放心。

    “这一个两个垂头丧气的,是花样玩多扭着腰了?”

    旁观训练的宇文温问道,不过语气颇为促狭,随行诸将知道这位根本没有恼怒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国公,按着先例,这‘节后综合症’再过两日便好了,”

    “两日,不长不短,诸位可得盯着点,此次不同往日,非同小可。”

    见着诸将点头应允,宇文温继续交代诸般事宜,清点粮草、武器、铠甲,研究作战计划,要忙的事情还有很多。

    最初,宇文温曾想过一个计划,等缅因号战舰在哈瓦那港外爆炸后就向西班牙宣战。。。呃,是等黄州号拍杆战船在蕲口附近被陈军细作烧了之后,向陈国江州进攻,兴师问罪。

    不过如今看起来怕是已没必要了。

    朝廷要黄州稳,那就稳给朝廷看!未完待续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