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七十五章 收买

    武昌郡旷野,秋操的黄州军驻地,热热闹闹的大聚餐正在进行,秋操今日结束,明天将士们便拔营北归,回到各州郡的驻地。

    营地各处的大铁锅旁,士兵们排队打饭,个个都是翘首以盼,雀跃之情溢于言表,因为这餐每人能多一根腊肠。

    腊肠是和大锅饭一起煮的,自从有了大冶监,铁锅开始在军中推广,用铁锅煮饭烧水可比用瓮省薪柴,饭也熟得快。

    而腊肠饭则深受士兵欢迎,所谓腊肠,就是把猪肉放入用猪小肠制成的肠衣,经过压缩、脱水及晒干等步骤而成,和北地的做法相似。

    黄州猪多,所以猪肉制品也多,腊肠易于存储,所以充当军粮再合适不过,由此衍生出的腊肠饭,是秋操期间颇受欢迎的饭食。

    腊肠里有肥猪肉,和饭一起煮之后猪油溢出,饭粒裹着腊肠的油脂和香气,即便这只是一般的糙米饭,吃起来也比一般的糙米饭香,因为哪怕再少都有些油。

    油是好东西,光吃饭没有油就不耐饿,而每人的第一碗饭都能分到一小截腊肠,一口咬下去满嘴猪油,那美妙的感觉实在是无法用语言描述。

    每日每人还能有一个咸蛋,也许是咸鸡蛋或是咸鸭蛋,都无所谓了,因为咸蛋含盐,而人不吃盐不行,咸蛋不但下饭也算荤菜,再加上每餐都有的少许肉松、火腿肉片,伙食真是没得说。

    伙食水准上去了,士兵们吃得饱操练起来精神也足,大家都觉得宇文总管对他们真不错,而将领们见着如此水准的伙食,不由得咋舌。

    年轻的黄州总管宇文温,领兵风格看起来中规中矩,无甚特别之处,甚至有些多疑,不过也有一些地方让人觉得不错,别的暂且不说,光是后勤就很有说道。

    两个字:奢侈。

    居然给士兵供应那么多肉,山南闻名的黄州火腿就不说了,还有肉松、咸蛋、腊肠,不光耗肉,还耗盐,都知道你有钱,要不要这么奢侈啊!

    这年头当兵的待遇其实也不怎么样,伙食马马虎虎,就在几年前伙食水平还没提升时,无非是沙拌饭还是饭拌沙的问题,肉么,基本上行军作战时是士兵在驻扎地附近打野物解决。

    盐的用量,反正有咸味就行了,油的话,糊弄糊弄即可。

    哪里不是这般,除非是精兵或者将领的部曲,他们的伙食才会好,毕竟是要玩命的,一般士兵打仗时就是撑撑场面罢了。

    然而此次秋操,大军的伙食水准生生提高一大截,都知道黄州肉制品多,如今诸将才知道这“多”是多到什么程度。

    将近万人,每日里要吃掉多少咸蛋、腊肠、肉松和火腿?这些钱谁出啊?

    反正不是各部将领出,此次秋操,各部兵马无论是州郡兵还是府兵亦或是募兵队伍,按要求都是自带粮草行军,毕竟这也是考核科目,而多出来的腊肠、火腿之类肉制品,可是主帅宇文温另外调拨的。

    另外调拨,这费用是总管府出,还是邾国公自己掏腰包,没多少人知道,不过根据邾国公历来的风评,大家都在猜十有八九是其自己掏腰包。

    一篮篮的咸蛋、火腿、肉松、腊肠,上面不但写着制作日期,还写着相关店家的名称,一来是为了方便追责,二来是为了打响名气。

    这位黄州总管为了推销治下西阳城商家也是蛮拼命的哎!

    许多兵都不识字,按说都看不懂这些竹蓝上写着什么,不过各家制品间味道毕竟略有不同,吃多了自然是知道哪家的口味比较合适自己。

    然后士兵们相互换,换总得有个说头,所以得知道自己喜欢吃的腊肠、咸蛋、或者肉松是哪家做的,一来二往就记住了。

    再联想到山南官军在黄州大量采购肉制品,众人不由得为邾国公的手段感到佩服:能把打仗做成一笔生意,也真是没谁了。

    虽然宇文行台和宇文黄州是亲戚(父子),官军的订单脱不了人情关系,但大家对这些咸蛋、火腿、肉松、腊肠充作军粮倒是很欢迎,毕竟已经吃过,确实是方便、好吃。

    反正是官府掏钱,各部将领乐得做个好人,当然要是让他们自己掏钱,舍不舍得那就另说。

    中军帐,一场热闹的烧烤大会刚刚结束,诸将尽兴离去,“主持人”宇文温打着饱嗝,走出帐外吹风散散气。

    今日,秋操在鄂州武昌郡一个名叫“胜利”的地方圆满结束,作为主帅自然要大宴诸将,吃的当然是烤猪、烤全羊、烤野味之类,酒是不可能的,这可是在军营。

    饮酒误事,容易发酒疯鞭挞士卒,或者酒后失言辱骂将领,宇文温不想为此闹出什么幺蛾子,所以除非是大胜后庆功,亦或是为死士践行,否则军营不许喝酒。

    巡营的衡州司马周法明和其他几名将领回来复命,宇文温让人搬出预留的烤肉让他们吃,顺便问起巡营情况。

    “总管,士兵们很喜欢这些咸蛋、腊肠、肉松、火腿做副食,既能下饭,又能过肉瘾,咸味够,比喝淡盐水好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总管,士兵们对于吃猪内脏还是是有些顾忌,毕竟向来都是不太吃这些东西,当然,寻常百姓一年也吃不到几次猪肉,内脏之类的想来也没机会吃。”

    “总管,喜欢吃咸鸭蛋的士兵,和喜欢吃咸鸡蛋的士兵人数差不多,基本上吃哪种都无所谓,不存在明显的忌口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总管,羽绒衣如今穿起来还是有些热,巡夜的将士穿起来倒是觉得不错,毕竟夜风有些凉。。。”

    宇文温静静听着麾下将领反馈意见,这些意见来自于基层士兵的想法,所以他要重视,然后加以改进,把后勤工作做好,毕竟这次花的钱,可是他自己掏的。

    是的,正如有些人所猜测的那样,宇文温自掏腰包,给秋操大军加餐。

    是他钱多烧得慌?不是,虽然赚钱多,可宇文温同样花钱如流水,不会嫌钱多。

    但这钱值的花,也必须花。

    说是收买军心也好,说是故作姿态也好,说是为了西阳城里肉制品作坊推销生意也好,宇文温可是铁了心要提升军中伙食,所以烧钱也不怕。

    留那么多钱干什么?哪天打了败仗,有多少钱都是便宜了别人!

    身为“后来者”,宇文温知道许多历史故事,明末时,农民军围攻洛阳,城破之后,就藩洛阳的福王朱常洵走到了生命的尽头。

    关于这位福王的死,有两种说法,其一是农民军兵临城下时,守城兵丁本打算咬牙死守,有官员劝福王把家财拿出来犒军,福王舍不得没答应,守军得知后军心尽失,开门投降。

    其二,福王知道局势不妙留着钱没用,所以答应拿家财出来犒军,结果那些官拿着钱财刚出福王府,“按例”漂没大半,等分到守城兵丁手上,已是寥寥无几。

    本以为福王会有重赏的将士被激怒,毫不犹豫开门投降,城陷之后,福王升天。

    无论是哪种说法,宇文温都不想那种场面落到自己头上,乱世之中抓兵权最重要,等到被人兵临西阳城无路可退,他再抬着钱箱去城头撒钱收买军心,已经是穷途末路。

    野地浪战打不过,守个孤城就和兔子蹬鹰没区别,完全看脸了。

    如今的局面一旦有事,山南文武大部分投降基本上无生命危险,独独宇文氏的男丁是活不了的,如此情况下还不舍得花钱买军心,是嫌自己活腻了?

    平时对士兵好,到了关键时候士兵才有可能为你拼命,概率高低不说,至少比临时抱佛脚强。

    压榨、虐待、奴役士兵,不把士兵当人,关键时候抬钱出来又有什么用?士兵们拿了赏,说不定转身就投降了。

    这次的大订单,说白了就是他们宇文氏三父子收买军心的举措,花掉的钱,有部分是走官面的账,有部分是他们自己出的,单纯从生意角度上来说是亏损,可这很值得。

    提升官军将士的待遇,这几年一直都在做,效果也不错,而此次又加了一把火,是因为大战将起,是时候玩命了!未完待续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