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七十一章 订单

    正当官军在鄂州武昌郡地界秋操之际,一江之隔的北岸,西阳城内气氛有些特别,虽然没有正式消息,但是许多人都知道朝廷要对隋国用兵了。

    莫非是秋操的动静太大,走漏了风声?

    非也,山南这边还没什么动静时,从遥远的邺城那边就开始有风声传出来,毕竟大规模兵马调动是瞒不住的,更何况这年头朝廷大事哪有秘密可言。

    将领的口风未必紧,下头的小兵更是口无遮拦,军队调动肯定会涉及与家人分别的问题,这家长里短的不出半日就能让有心人看出端倪来。

    那又如何,这年头哪里不是如此?

    无论南北,大军即将出动,风声提前几日就漏了出去,无非是听的人信不信,或者重不重视的问题。

    对于寻常百姓来说,官军要打仗,意味着他们会被征发服兵役去战场送死,亦或是被征发服力役输送粮草,累得要死要活,除此之外就是躲兵灾。

    可对于如今的黄州百姓来说,还多了一些其他东西。

    官军要用兵,时局自然要紧张些,可西阳城里气氛虽然紧张,可却是为了别的事情。

    秋后大规模用兵,肯定要跨年,将士们出征在外,戎服要考虑御寒效果,所以寒衣必不可少,而西阳城里的商家们,如今就收到了订单。

    为山南的官军准备寒衣,数量么,一万件,这还是第一拨已经交货的,后来又有订单下来,两万件。

    布坊、裁缝店、养鸭场、养鹅场的东家和伙计已经忙疯了,发了疯的四处招工,招的就是裁缝和拔毛工。

    有不明真相的群众就问了,做寒衣和养鸭场、养鹅场有什么关系?

    当然有关系,因为黄州商家为官军做的寒衣,样式有些特别,名字叫做羽绒衣。

    这个时代有用飞禽羽毛制成的衣服,叫做羽衣或毳衣,穿上后看去是一身鸟毛,说是像仙鹤,但许多人私下觉得像公鸡,当然这都是官员或者有钱人才穿得起。

    而黄州的羽绒衣,和布匹一般物美价廉,所以被选定为官军的寒衣,价格也不贵。

    何为羽绒?自然是是鸭和鹅腹部那芦花朵状的羽绒,寒衣一般是用布帛或者绵絮填充,而羽绒衣则是用羽绒填充,保暖效果极好。

    按理说一件成人穿的寒衣,要是用羽绒来填那么用量不少,也不知要杀掉多少鸭、鹅,再加上布料和裁缝的工钱,一件这样的衣服价格恐怕不低。

    一只五十日龄的鸭子,羽绒量最多二两左右,鹅要多一些但也多不到哪里去,官军订做的寒衣,是裲裆形制,其充绒量至少十两,所以这样一件羽绒衣需要至少拔五只鸭子的羽绒。

    制作羽绒衣的订单到现在共计三万件,至少需要十五万只鸭或鹅,黄州有这么多鸭或鹅么?

    当然有,因为到处都是水塘、湖泊,需求量也很大,大规模的养鸭、养鹅场在黄州屡见不鲜,累计超过三十万羽的存栏量,不但保证了羽绒的产量,也让羽绒衣的成本低得让人发指。

    所以山南地界,也就只有黄州这边能大批量制作物美价廉的羽绒衣,给出征的将士冬季御寒,虽然鸭绒有骚味,但比起天寒地冻来,根本就算不得什么。

    这羽绒衣可不是刚出现的,去年冬天就已经有布坊制作,用的是鹅绒,据说和西阳城里那位宇文总管有关系,后来许多人去裁缝店定做过,觉得御寒效果确实不错。

    传闻官军也小范围试穿过,反响都很好,所以今年才会放心下订单,当然这也和宇文总管有关系,各家布坊、裁缝店、养鸭场、养鹅场的东家对这位宇文二郎几乎是感激涕零了。

    养鸭场、养鹅场一开始是提供肉鸭、肉鹅,顺便给军器监提供制作箭矢需要的羽毛,历经几年的经营,早已收回成本开始盈利,而羽绒的大规模需求出现,产生了新的盈利点。

    闻所未闻的盈利点,谁曾想过一文不值的羽绒,竟然还能有如此用处!

    西阳城外某养鸭场一隅,嘎嘎嘎的叫声不绝于耳,无数竹笼里装着无数只鸭子,个个探出来头声嘶力竭的喊着。

    十几个人坐在胡床上,每个人面前都放着一瓮热水,他们满头大汗的杀鸭拔鸭毛,浑身都是鸭骚味。

    养鸭场主吴老六亦是其中一员,连着儿子、媳妇、亲戚,反正所有能调动的人都调动了,为的就是又快又好的拔鸭绒和鸭羽。

    黄州军器监收购羽毛,这可是一笔钱,裁缝店、布坊收购绒毛,这也是一笔钱,而鸭子本身也能卖钱,反正都是钱。

    没人和钱过不去,唯一的问题是人手不足,所以老少齐上阵。

    羽绒拔下来要洗净然后晒干,鸭绒有一股骚味,所以至少要晒上几日,尽量让味道小些,无论是哪一道工序,都要人来做。

    人手不足,本来在家笑眯眯数钱的吴老六只能亲自上场,毕竟裁缝店订单下了订金也给了,他要是不能按时交货,那滞纳金可不是小数目。

    更别说这是官军的订单,要是误了期限,官府追究起来可不是闹着玩的。

    “啊哟!”

    伴随着一声惊叫,一只脖子被割鲜血淋漓却没死的鸭子扑腾着,在院子里窜起来,一帮人手忙脚乱的去追,场面弄得混乱不堪。

    吴老六的儿媳妇杀鸭失手,给鸭子割脖子却没杀透,他也不好责怪么,毕竟接连几日大家都在杀鸭拔毛,两只手都已经开始不听使唤了。

    “砍头砍头,把头直接砍了!”

    “别愣着,继续拔毛!”

    “阿耶,我肚子饿了!”

    这是小孙子在哭诉,才七八岁年纪,也被叫来拔毛,眼见着午时临近,小家伙挨不住饿了。

    “莫哭莫哭,一会就有饭吃了,先把这簸箕端去那边晒。”

    “东家!裁缝店那边来人催了,问羽绒好了没有,等着用呢!”

    “老刘呢?死哪里去了,我不是让他去装车了么?”

    “东家!军器监的顺路过来收羽毛,老刘在交接呢,要是错过了得自己运去。”

    吴老六忙得团团转,一跺脚自己跑去办交接,好容易转回来,小儿子上气不接下气的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阿爹!裁。。。缝店。。。那边又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马上送去,马上就送去!”

    “不。。。不是。。。啊。。。”

    小儿子好容易缓过劲来,等顺了气之后说道:“阿爹!裁缝店的张东家说,官军又有新订单发来西阳了,总共三万件,份额由各家裁缝店、布坊分了,问我们这里还能不能接订单,他们要羽绒,多少都要。”

    咣当一声,吴老六手里拿着的杀鸭刀掉落在地,看看儿子,又看看院子里那些杀鸭拔毛的帮手,再看看远处的鸭舍,一时间无语凝噎。

    他的鸭场里还有得是合适的鸭子,只是人手。。。

    “接,这订单我们接了!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吴老六把心一横:“马上去城里招工,工钱加两成。。。不,四成,是男是女都行,包吃包住!”

    “阿爹!许多养鸭场都在城里招工,工钱加到五成,已经当街拉人了!”

    “兔崽子那你还不快去招工。。。抢人!这买卖一定要做!”

    见着儿子慌慌张张跑出去,吴老六只觉得有点头晕,幸福来得太突然,他一把年纪的人有些承受不住。

    活了这么多年,他头一次遇见这种事情,官军打仗,居然能让平民百姓有机会做买卖发财,累计达到六万件的羽绒衣,光卖鸭绒就得赚多少钱啊!未完待续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