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六十二章 阴阳之力

    邾国公府,听涛院内,宇文温正和儿女们一起做游戏,他难得有空亲子?32??所以要想尽办法吸引小家伙的注意力,让他们亲近亲近“阿耶”。

    为了避免慈母出败儿,宇文温没让尉迟炽繁等人在场,不过他也没打算抖起做阿耶的威风,只是避免儿女黏着阿娘太过娇气。

    案上摆着一盆青柠檬,当然这个时节柠檬还没成熟,而宇文温也不打算吃。

    他的长子鹊哥,正拿着一个柠檬用双手用力揉,小脸蛋红扑扑,看得出正在用力;老二棘郎则是从一旁的小碟子里拿东西,往兄长递来的柠檬上扎。

    一头尖一头平还带圆孔的铜片、锌片,棘郎往每个柠檬上各扎一个,然后把扎好的柠檬递给姊姊。

    宇文娥英和妹妹浣奴一起,用细细的铜线将每个柠檬上的铜片和锌片相互间连起来,第一个柠檬的锌片,接在第二个柠檬的铜片上。

    按着后世课堂上的说法,这叫“串联”,而宇文温如今教儿女们做的,就是水果电池。

    在六世纪的南北朝时代做出电池,会不会因为违反位面法则引来天雷,把他轰成齑粉?

    天地良心,水果电池的原理很简单,实现起来也很容易,没有柠檬的话,苹果、梨子都可以,无非是金属锌有些超前,但换成铁片也是可以的。

    小家伙们分工协作,二十个水果电池很快“串联”完毕,宇文温指导鹊哥接上一个闸刀开关,然后让棘郎接上一个电铃。

    宇文温再逆天也做不出电灯泡,所以趣味科普实验里的水果电池表演,没办法用灯泡来让孩子们有直接的认知,所以他做出了简易的电铃,作为灯泡的替代物。

    电铃的原理很复杂么?不复杂,利用电磁铁和简单的接触电路可以实现。

    一个末端挂着铃铛的薄铁片,向右接触导线,左边是电磁铁,两者距离很近但不接触,这就是简单的电铃。

    电路连接:电池一极、开关、电磁铁、带铃铛的薄铁片、电池另一极,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电路,用涂了桐油的铜线做导线,用闸刀式开关控制电路。

    通电后电磁铁把铁片吸过来,但与此同时铁片和右侧导线脱离接触,也就是导致电路断开,没了电那么电磁铁失效。

    电磁铁失去磁力,铁片又向右恢复原来的形状,再次和导线接触,电路接通,电磁铁生效再把铁片吸过来,结果就断电,再度失去磁力。

    铁片左右来回动,末端的铃铛就跟着晃动被摇响,很简单的原理,唯一需要的就是电,二十个柠檬电池产生的电量,已经足够了。

    原理很简单,却把小家伙们吓了一跳,年纪大些的宇文娥英还好,鹊哥和棘郎吓得一哆嗦,浣奴直接眼眶发红嚎啕大哭起来。

    宇文温抱起小女儿哄着,而鹊哥和棘郎经历了初期的惊吓后,饶有兴趣的玩了起来,合上闸刀开关,看着那铁片来回摇,小家伙们愈发觉得有趣。

    “阿耶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柠檬里面有妖怪么?”

    “有妖怪?妖怪在哪里啊!阿耶我怕!!”

    屋子里热闹非凡,小家伙们叽叽喳喳的问个不停,宇文温大概解释了一通,当然他不可能用后世的电学知识来说,只能是用玄学。

    柠檬揉过以后,充满了酸液(电解质),插上铜条和锌条之后,那就形成了阴阳两极,铜为阳,锌为阴,然后把许多柠檬用铜线“串联”,那么就能引出洪荒之力。。。阴阳之力。

    玩过了柠檬电池,宇文温又开始讲故事,虽然讲得口干舌燥,但儿女们都听得津津有味,围坐在阿耶身边,时不时问一些异想天开的问题。

    宇文温在府里的存在感分强弱两个极端,对于女眷来说,他的存在感很强;但对于大部分人来说,郎主经常“昼出夜归”,白日在府里基本没可能遇见。

    这都没什么,一如现代社会,可能多数基层员工都没当面见过公司的董事长,这不妨碍公司正常运转,宇文温只需要“将将”,所以无所谓存在感。

    但对于儿女可不行,他的存在感低,教育儿女可就没权威了。

    子不教,父之过,他的长子、次子如今已有五岁左右,正处于熊孩子第一阶段,不好好管教迟早升级“熊孩子二阶”,到那时再纠正就晚了。

    怎么教?

    一个平日里连影子都见不着的男人,据说是我阿耶,难得见一次面,不是说这个不许做,就是说那件事做得不对,一言不合就咆哮,骂人骂得狗血淋头。

    动完口又动手,扯耳朵、打手心、打屁股、抽鞭子,你这么残暴,我投错胎了吧!

    宇文温将心比心,换成儿子的角度来想,若是他阿耶是这种人,心里早就拧上了,现在小就先忍着,等到有一日。。。

    最好的例子就是宇文邕和宇文赟父子俩,周武帝宇文邕英明神武,奈何家教失败,儿子品性一个比一个差,他知道太子宇文赟不成器,奈何其他儿子更加不成器,想换没得换。

    这孩子即位后会不会丢了江山?有可能,所以朕要留下忠臣、能臣,还有齐王一起辅佐他。

    结果装好孩子终于熬到头的宇文赟,继位后立刻露出本性,先帝留下的忠臣、能臣还有贤王,全部被杀个精光,才两年多就玩脱了,江山变色。

    老子再能干有何用,辛辛苦苦打下来的基业,不成器的儿子瞬间败光。

    所以呢,教自然是要教的,但先要有父子之情,不然迟早变仇人,宇文温知道家教的重要性,但又不是幼教专家,只能按着那个时代的父亲如何对他,来个照猫画虎。

    陪着儿女玩,好歹拉近一下关系,一味摆出严父的高压姿态,儿女肯定走极端,要么变成腹黑演技派,等到老头子老了压不住了,就强力反弹秋后算账。

    要么变成唯唯诺诺的窝囊废,没有主心骨,极度恋母俗称“妈宝”,要么被母亲操纵,要么被强势媳妇或小妾操纵。

    两种例子在历史上比比皆是,全部都是坑爹货,宇文温不希望被儿子坑爹,所以现在就得下功夫,好好教育下一代。

    亲子活动持续到太阳落山,宇文温让仆人收拾好并端来饭菜,和儿女们一起吃完晚饭,等得小家伙们“各回各家、各找各妈”之后,他开始忙自己的事情。

    柠檬已经清理干净,但那个简单的电铃还在,宇文温从房间一处柜子里提出个木桶,放到书案前。

    木桶有盖,盖上露出两个小孔,宇文温分别将一根铜条和一根锌条插进去,浸没在桶里的饱和食盐水中,又将电铃的两根导线分别接到金属条末端的孔洞里。

    侧耳倾听,没听见府邸上空有雷声大作的迹象,想来天诛什么的不大可能出现,宇文温合上闸刀开关,急促的铃声随即响起。

    水果电池?铜锌原电池才给力!未完待续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