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五十九章 风险(续)

    西阳城里开张不久的日兴昌柜坊,存钱有利息,所以对于百姓的吸引力很强,但兴头一过又觉得风险太大,因为家底薄经不起折腾。

    省吃俭用好不容易攒下来的几贯钱,存到别人那里,要是有个三长两短,一家老小就可以去挂房梁了。

    再说大家都不识字,看不懂那什么存折上写的东西,万一被人骗了,钱的数目不对,或者直接是卖身契、借条之类的,那真是自寻死路。

    为了区区一些利息,就要冒着家破人亡、卖身为奴的风险,根本就不值得。

    不光平民百姓有顾虑,那些家境殷实的人家也在观望,他们祖祖辈辈都是把钱藏在地窖,要是存到别人手里,心里总觉得不那么踏实。

    利息诱人,但安全第一,可若是日兴昌真信得过,到时拿出一些钱去存也不是不可以,所以大家都在观望,看看有谁敢去存钱,再看看这些人到时候能不能把钱取出来。

    所以日兴昌开张时场面再怎么热闹,大家都不敢去存钱,一旦有哪个动了心跃跃欲试,定会有街坊邻居来苦苦相劝:为了一家老小,还是莫要贪这点小便宜吧!

    正是因为有多种顾虑,几日来日兴昌的存取款柜台前门可罗雀,和隔壁热闹非凡的借贷柜台相比,有些凄凉。

    微风吹过,卷起些许尘土,李石磨站在日兴昌的大门外,抬头再次看了看那个牌匾,他脸上有几个道道,通红通红的。

    不是被猫挠,那是人挠的,作为虎林军的幢副,李石磨可是一身好功夫,战场上耍大戟劈活人是老手,空手搏斗也不落下风,结果脸却被自家媳妇给挠了。

    小娘子自从嫁到他家,一直是任劳任怨孝敬舅姑(公婆),对李石磨也是百依百顺,结果为了某事,两口子斗起来了。

    起因就是钱,为了是否到日兴昌存钱的事情,李石磨觉得可信,但媳妇觉得很危险,两人争着争着一言不合就开打。

    打也打了,闹也闹了,最后还是李石磨胜了,今日便拉着媳妇来日兴昌存钱。

    “店家,存钱!”

    “好嘞!请这边走!”

    李石磨领着媳妇跟在店伙计身后转到侧院,正好有几人从院里房子走出,当先一名老者,李石磨觉得有些眼熟。

    他想了想,想起来这位是龙头山脚下田氏的田宗主,当然具体名讳就不知道了,看样子应该是来存钱的。

    这与他无关,双方也没什么交情,所以李石磨领着媳妇进了房间,开始办理存钱手续。

    到日兴昌存钱有什么流程,李石磨都已经提前来过几次打听清楚,可谓是烂记于心,他在柜台前又确定了一次后,让媳妇把流通券拿出来。

    “当真要存啊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当真,昨晚不是说好了么?方才在巴口兑换流通券时,你不是说想通了么?”

    “可是。。。可是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莫要怕,我认得字识得数,不会被人骗的。”

    李石磨安慰着媳妇,好说歹说让其从包裹里拿出四张流通券,面额共计四十匹布。

    柜员接过流通券,认真的一张张检查起来,而李石磨夫妇目不转睛的看着,生怕出什么意外。

    面额四十匹布的流通券,换算成铜钱有二十贯多一些,从军的李石磨用了几年攒下来四十多贯钱,如今是把一半的老本拿出来存。

    和许多虎林军将士一样,李石磨家在巴口东岸的巴东城,今日一大早,他带着钱和媳妇过巴河到西岸,在西港的日兴昌分号兑换处换了流通券,然后进城到总号办理存钱业务。

    现在只有总号才能存钱,而流通券也确实方便,李石磨想得开,所以即便有风险,他也要试一试。

    日兴昌柜坊,是得到宇文统军。。。邾国公大力支持的,这在虎林军中不是秘密,不过奇怪的是,邾国公却没有动员大家去存钱。

    不但如此,邾国公还在和将士们的座谈中,反复强调到日兴昌柜坊存钱有风险。

    这话说得实在,做买卖哪能没有风险,柜坊什么的也不例外,只要是凭着良心做买卖,就会有亏本的风险。

    存钱有利息,也有风险,李石磨琢磨了几晚,觉得可以冒险。

    因为邾国公也存了啊!

    好处讲清楚,风险也讲清楚,明明白白、堂堂正正,没有动员将士们“自愿”存钱去捧场,这说明什么?说明邾国公对日兴昌很有信心嘛!

    所以这钱存得!

    李石磨不管别的同袍怎么想,他是下定决心要先走一步,西阳城里许多人担心不识字不会算数被骗,他可不担心。

    虎林军里上上下下都要学读书写字,这几年下来,大家基本的识字、算术都没问题,而李石磨也不再是过去那个连名字都不会写的李石磨。

    仔仔细细的看了三遍存折,确认相关内容以及到期后本、利总额无误,李石磨在正副两张存折上写下媳妇的姓名,并让她按手印。

    “这这这。。。真的没问题么?”

    “放心,我总不能把你卖了吧。”

    纠结了片刻,他媳妇总算下定决心,在存折上按了手印。

    这不是李石磨惧内,是为了以防万一,上阵杀敌难免出意外,他不想自己不幸战死后,家人为了存折的事情,被折腾得鸡飞狗跳。

    他要是死了,媳妇也许会改嫁,但李石磨觉得即便媳妇卷钱跑了也无所谓,夫妻一场就算是补偿,而他的父母,还能靠着弟弟养老。

    柜员再次重申了相关事宜,待得李石磨确定无误后,将正副存折并在一起盖了骑缝章,然后又分别盖章。

    “存期四个月,存折请妥善保管,如有遗失,可到总号来补办。”

    “请登记一下住址,如有特殊情况,鄙号也好通知。”

    李石磨提笔写字,丝毫没有困难之处,全程下来丝毫没有拖泥带水,他媳妇见状心定许多。

    小心翼翼的收好存折,伙计恭送李石磨夫妇出去,结果在房间门口迎面撞见几人。

    “哟,这不是我们的李幢副么?”

    当先一人是虎林军别将陈五弟,身边跟着的是他媳妇,而田正月和郝大胆也带着媳妇走在旁边。

    李石磨见状正要行礼,被陈五弟制止:“行了行了,今日休息,又不是在军中,莫要如此折腾。”

    “石磨,你动作可真快啊,上阵杀敌身先士卒,没想到存钱也是冲在前面。”

    田正月笑着说道,见着李石磨一脸紧张,拍了拍他的肩膀:“国公说了,不要动员将士来存钱,你小子是不是不当一回事啊?”

    “没。。。没啊,末将只是自己来而已。”

    李石磨面露疑惑,随后目瞪口呆,因为他又看到一群人向这个院子走来,那都是他幢下的同袍。

    “李幢副,你偷偷摸摸的果然是跑来存钱。。。啊,将将将。。。军。”

    “将将将将将你个头!列队,排整齐了,乱哄哄像什么样子,不要给虎林军丢脸!!”

    “我们虎林军,存钱也得有存钱的样子!!”未完待续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