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五十七章 开张(续)

    日兴昌前人山人海,百姓们都在围观前所未闻的“柜坊”,身着便服的宇文温分开人群,转身向外走去。

    他如今和平民一般是“白衣”,用头巾包着发髻,嘴里叼着根草,大口裤裤脚挽到膝盖处,光脚丫穿着两齿木屐,踏在青石路面上磕磕作响。

    穿木屐可不是学东洋人,这本就是中原此时的常见打扮,尤其在江南多雨之地,木屐是雨后出行的必备“水鞋”,高高的木齿可以避免脚被积水或泥泞地面弄脏。

    当然前提是要穿得惯,宇文温在山南地界住了六年,早已经练出脚穿木屐健步如飞的本事了。

    左右随从也是如此打扮,一行人走在人来人往的街道上,丝毫不显眼,宇文温转入不远处的一个茶肆,在角落的位置要了壶茶后坐下。

    一手扶持的新店开张,然后来到人声鼎沸的茶肆,倾听茶客的议论,从一个个旁观者的口中听到由衷的称赞,被大家称呼为商业奇才,虚荣心得到极大的满足?

    这样做逼格太低了,宇文温不需要用这样的方式给自己增强信心,柜坊无论如何都得办下去,哪怕是恶评如潮都要如此,所以他现在就是来听恶评的。

    “来给日兴昌捧场的可真不少,瞧瞧,瞧瞧这场面,可真是够下血本的。”

    一名中年人阴阳怪气的说着,旁边的人闻言有些奇怪:“那可都是西阳城里的大东家来捧场,这位仁兄的意思莫非里面有假?”

    “这不能够吧,那些木箱里应该都是铜钱,方才大伙不都看见了?掉到地上的箱子,漏出来的可是铜钱。”

    面对质疑,那人笑道:“当然是钱,西阳城里的各位东家来捧场,自然是真金白银,只是那木箱是不小心掉的,或是故意掉的还两说。”

    见着众人不信,他喝了口茶继续说:“柜坊,别处可从未听说过,不过大概和邸店差不多,无非存的是钱,那什么存现有利息,就是为了吸引大家去存钱不是?”

    “谁的钱都不是大风刮来的,想让别人把钱放你这里存着,凭什么?光凭利息么?万一卷了钱跑了那该怎么办?所以得有信用,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信用怎么来?嘴巴说可不行,正所谓日久见人心,可这新开张的日。。。日什么来着,要想让人信,总不能等上半年大半年,所以得有人来捧场。”

    “大家都在西阳城做买卖,低头不见抬头见,捧个场嘛,无所谓了,只是这些钱。。。嘿嘿。”那人冷笑一声,随即说道:

    “当然这是鄙人自己所想,大家听听权当一乐,可不是恶意中伤啊!”

    众人不断催促,他又喝了口茶说道:“这些钱,少则一月,多则数月,各位东家们大约都是要取走的,反正该捧的场已经捧了,意思到了也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听得他这么一说,许多人方才还兴致勃勃,随即“降温”不少:“原来只是捧个场罢了,我还以为他们真打算存钱,来个钱生钱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邾国公。。。也把钱存进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嗨,山南地界谁敢赖邾国公的账?活得不耐烦了是吧!”

    “就是就是,邾国公,还有那几个大东家的钱,谁敢赖,我等平民百姓可就难说了”

    “我就说嘛,把钱存着就能生利息,世上哪里有这般好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依我看呐,这日。。。日什么来着,知道没人敢存钱,特地用利息来吸引人,也许头几个月是有的,就怕到后面。。。说不定哪天早上一看,这日。。。日什么来着就关张了。”

    “看来还得再看看情况再说,别被人给骗了,到时在街坊邻居面前抬不起头来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啊,那什么流通券,一张纸就能换布,这可是闻所未闻,还是先看看再说。”

    茶客们议论纷纷,对新开张的日兴昌柜坊颇有质疑之处,宇文温制止了试图开口“讲句公道话”的张鱼,悠哉悠哉的喝着廉价大碗茶。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邾国公府,前院书房内,宇文温和夫人尉迟炽繁正在听报告,听大掌柜王越禀告日兴昌三日来的经营情况。

    一个字可以形容:惨。

    存钱的人,一个没有;办理汇票或者兑换流通券的人,一个没有;借贷的倒是很多,可这都是事前就谈好了的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从日兴昌开张的那日算起,连续三日,没有一文钱的业绩,再这样下去,不出几个月大约是要倒闭了。

    若是换在当代,会有人拿着喇叭满街放录音:

    “山南黄州,山南黄州,日兴昌柜坊倒闭了!王八蛋大东家宇文温吃喝嫖赌,欠下了3。5个亿,带着他的小姨子尉迟明月跑了。。。”

    按说应该卷款卷小姨子跑路的宇文温,如今却未见任何颓态,反倒是关心起面色疲惫的王越来:“柜坊总算是开张了,王掌柜可得好好休息几日。”

    老板宇文郎君笑眯眯,老板娘尉迟娘子却是面色黯淡,为了柜坊的事情,她可是下了一番功夫,满怀期待的等到柜坊开张,结果业绩却如此惨淡。

    这件事老早就在筹划,地点早已定好,柜坊里各种房屋、地窖、库房也早就建好,从掌柜的到伙计,上上下下的人选也有了名单。

    王越和城里几位东家定下条条框框后,柜坊很快便热热闹闹的开张。

    结果呢,正如同夫君所说,日兴昌开张后,一开始的业绩会很惨,初一看给人的感觉就是要扑。。。扑街了!

    尉迟炽繁不太清楚“扑街”是何处的方言,虽然已经有了心理准备,但现在亲耳听到王越所说的情况,真的是有些欲哭无泪的感觉。

    不是门可罗雀,反倒是门庭若市,可来的人全部都是问情况的,具体要存钱、兑换流通券的就没有,一如布坊里来了客人,问了价之后不买就走了。

    “国公,日兴昌的资金,已经贷出去七成,那几家即将开布坊的外地大户,正在和日兴昌联系相关事宜。”

    “不管是谁介绍来的,一切按着日兴昌自己的规章制度来办。”宇文温丝毫没有气馁的表情,“各位股东接下来要存的钱也得按制度来,不许讲什么交情。”

    “国公,府里准备追加的十万贯,明日是否由在下去日兴昌办手续?”

    “不用,你毕竟算是日兴昌监事,夫人会安排人去办的,让掌柜和伙计们不要急,就按事前说好的,按部就班即可,本公可是保证过,亏损一年都能撑着!”

    瞥了一眼夫人,他半是对着王越半是对着夫人说道:“日兴昌的客户群,本来就是以商贾为主,即便开展储蓄业务,也不期望百姓们一开张就来存钱。”

    “关键就在信用二字,这信用树立起来非一日之功,败起来却很可能一个时辰不到,所以急不得。”

    “存钱有利息,听起来很诱人,但百姓依旧会观望,因为他们不敢相信天上掉炊饼的事情,毕竟家底薄,经不起折腾,所以求稳为上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流通券,这几日来西阳的商贾,大多是做不了主的,他们也是求稳,先把本次买卖办妥了,回去后再跟东家说这个情况,等着东家定夺,所以需要时间适应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尉迟炽繁依旧有疑问:“只是为何。。。为何不让人去帮衬一下,存钱撑一下场面呢?”

    “避嫌嘛,免得别人说为夫压迫下属或者亲友去捧场,夫人莫要着急,山人自有妙计!”未完待续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