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五十三章 故人(续)

    邾国公府,演出正在进行,从邺城而来的胡女就着伴奏,表演着北地流行的柘枝舞,当然因为在场观看的多为女眷,所以眉目传情什么的就免了。

    邾国公夫人尉迟氏,侧室杨氏、萧氏,带着一众儿女们看表演,在场的还有宇文温的“堂侄”宇文理,萧氏的弟弟萧瑀,连带着一众后院侍女、管事,还有在场的护卫也得以大饱眼福。

    尉迟炽繁和杨丽华从小在长安长大,深目高鼻的胡人见的多了,柘枝舞在长安很流行,没见过也听过,所以见着面前的表演没什么惊讶之举。

    更多的是淡淡的哀伤,回忆起在长安的岁月,小女郎宇文娥英想起了往事,紧紧握着柳叶的手。

    当然除了这几位,其她/他人可真是第一次见到胡女的舞蹈,宇文理和萧瑀这两个接近成年的未成年人,有些不好意思,毕竟胡女的打扮有些火辣,想看,又不能表现得太直接。

    按说“七年男女不同席,不同食”,不过此次难得有胡女到府表演西域风情,宇文温决定“众乐乐”,让大家一起观赏。

    鹊哥、棘郎和浣奴在座,其他弟弟妹妹因为年纪还小就没出来,他们看着面前那转得如同风车般的“奇怪”女子,激动得手舞足蹈。

    两侧的侍女们看得目不转睛,一如萧氏般,出身荆襄之地的侍女们,何曾见过深目高鼻的胡女来,更别说这热辣的舞蹈了。

    头戴胡帽足穿锦靴,帽上有金铃,腰系饰银腰带,随着鼓点声起舞,舞姿变化丰富,既刚健明快,又婀娜俏丽。

    如同花丛中的蝴蝶翩翩起舞,如同鸟雀穿梭于树林之间,和荆襄之地截然不同的舞蹈风格,真是让人大开眼界。

    “呐,我没骗你们吧,柘枝舞就是这么精彩。”

    外围,护卫头领符有才,低声的向手下炫耀着,虽然当年他在长安是个穷小子,但好歹见过胡人,也有幸围观过柘枝舞。

    “我跟你们讲,这也是因为在场的都是主母和女眷,若都是大男人,嘿嘿。”

    “如。。。如何?”一众外围镇场的护卫低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胡女的眼睛能摄魂,能看得你口干舌躁流鼻血!”

    贾牛在一边扇阴风点鬼火,他和吴明以及部分同伴“出差”在长安待过一阵子,那眼界可不是其他府里同伴能比的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知道的,阿明有女人缘,那长安酒肆沽酒的胡女,成日里不要酒钱要倒贴,也就亏得司马娘子压得住,要不阿明。。。哎哟!”

    他话还没说完就低呼一声,耳朵被吴明给扯了,“我说方才为何连打喷嚏,原来是你小子在作祟!”

    动静有些大,符有才赶紧制止众人的窃窃私语,今日郎主让那位安掌柜带来的胡女表演拓枝舞,却临时有事去见客,护卫们有幸沾沾光,可不能坏了规矩。

    基于规定,入府的外人得提防,虽然是歌舞伎和伴奏者,但也得检查,不过那身材热辣的歌舞伎就是健妇负责,轮不到他们这些护卫了。

    “大家别光看歌舞,眼睛睁大点,免得有意外!”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西阳城外使邸,宇文温正在会见客人,客人有些特别,是不远万里来到黄州西阳城。

    将近三年前,宇文温浮海南下,绕行长江口回山南,结果被一阵吹到东海倭国,一番历险后终于安全返回,为了“报恩”,组织船只运送佛经佛像前往倭国。

    沉了不知道多少船,终于有船队突破风浪抵达倭国博多港,倭王有感宇文温的心意,派人前往中原周国,当面致谢宇文温。

    历经风浪,倭国来人平安登陆抵达邺城,得大周朝廷允许,又得数名官员陪同,这几名倭人前往山南黄州,与邾国公宇文温会面。

    如今在座的倭国来人,当先一位为大荒麻吕,三年前作为倭国国使出使周国;在其下的,是鞍部多须奈,当然这是倭名,汉名司马奈,为鞍部村主司马达等之子。

    宇文温这边在座的,有朝廷的陪同官员,还有黄州长史郝吴伯,此次会面亦公亦私算是半官方,所以没有那么多拘束。

    将近三年前,在邺城逗留的西阳郡公宇文温,陪着皇帝赐宴倭国和突厥使节,当时大荒麻吕作为倭国使节在座,所以和宇文温算是有“交情”。

    觥筹交错间,宇文温和故人说起往事来,双方讲起这几年的情况。

    “国公返回中原不久,苏我大臣继续推行佛法,司马村主之女司马岛出家为尼,是为善信尼,苏我大臣又让善信尼为师,度了苏我氏两名女子为尼,是为禅藏尼、慧善尼。”

    “去年初,国内大疫,物部大连上奏说此为信奉蕃神触怒国神所致,大王下诏废止佛法,物部大连率人捣毁佛寺,将佛像扔入大海。”

    “又威逼苏我大臣交出善信、禅藏、慧善三尼,他们。。。”大荒麻吕说到这里听了一下,缓和了一下情绪继续说道:“他们剥下三尼的法衣,让其不着片缕又当众鞭打,苏我大臣哭泣不止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在座的周国官员颇为诧异,他们不懂倭国事务,不过这位大荒麻吕说的是半生半熟的汉语,大概听得出是倭国出现“灭佛”了。

    十余年前,大周天子宇文邕也下令灭佛,但没有下作到剥光尼姑衣物,当众鞭挞羞辱的地步,倭国那个叫做物部的“大连”,所作所为当真是令人发指。

    “然则瘟疫并未消散,大王和物部大连却相继病倒了。”司马奈补充道,语气有些幸灾乐祸。

    善信尼司马岛是他的妹妹,妹妹虽然出家,但血缘关系断不了,被人如此当众羞辱,做兄长的司马奈和父亲司马达等一样悲痛欲绝。

    “瘟疫不止,百姓纷纷说这是烧毁佛像的罪过,后来苏我大臣上奏请求祭祀佛法,大王准许,与此同时,国公派来的船队抵达博多,佛经佛像送至京城苏我大臣私宅,而就是这个时候。。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大荒麻吕有些激动:“佛经佛像入京,瘟疫便消退了!”

    宇文温闻言不由得摸摸自己下巴,那里已经长出些许胡须,他觉得这纯属巧合:佛经佛像驱散瘟疫什么的,太玄学了吧!

    周国在座官员闻言看向宇文温,尤其郝吴伯,觉得这事情真是匪夷所思:佛祖保佑倭国百姓免遭生灵涂炭,佛法无边可以理解,不过佛经佛像却是不信佛的邾国公送过去的,这是不是有点。。。

    浮海南下,被风吹去倭国还能全须全尾的回来,又送去佛经佛像,如今倭人不远万里找来,这奇遇也是没谁了。

    “国公,我国朝廷如今允许苏我大臣推行佛法,如今正是需要佛经、佛像的时候,若是有中原僧人愿意前往我国弘法,那真是求之不得。”

    “此是自然,所以本公上奏朝廷,准备支持贵国礼佛的心愿,如今已备下许多佛经和一尊佛像,贵使此次回去便可带上了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,若有什么需要帮助的,本公尽力为之,朝廷已经明确表示,贵国崇佛之心可嘉,可派人到中原寺庙学习佛法。”

    大荒麻吕和司马奈闻言大喜过望,他们此次冒险浮海西渡,就是奉了大臣苏我马子的意思,要和周国的宗室、邾国公宇文温接上头。

    先前倭国使者出使中原各国,历尽千辛万苦到达京师却不受重视,递交国书后在使邸坐等消息,无所事事浪费光阴,各国朝廷都是礼节性的接待他们而已。

    熬够时间,拿了赏赐和中原皇帝给倭王的封号回国,除了带回中原的风土人情和一些特产,什么重要的东西都没有。

    北朝如此,南朝也是如此,如今好容易能有个中原大国的权贵看重他们,自然是要努力争取一把。

    “国公,在下有个不情之请。。。”未完待续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