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五十一章 联想

    翌日,总管府衙,宇文温打着哈欠办公,昨夜他和尉迟炽繁挑灯夜战,当然这夜战没什么特别含义,夫妇俩是一问一答,提问的是尉迟炽繁,回答的是宇文温。

    即将开办的柜坊,如今各方还在磋商之中,要把条条框框定下来,包括日常运作、流通券的发行和管理、存储业务的开展等等,都要一条条定下。

    宇文温定下框架,细则交给王越去完善,王大掌柜会和各位东家闭门会谈,把事情落实下来,一日不行就两日,两日不行,就直到谈妥为止。

    他作为策划人,王越作为执行人,而尉迟炽繁则作为副手也要参与进来,但在那之前,需要进行“科普”,如近宇文温就是在做科普。

    柜坊,历史上大约出现在唐代,连带着出现了飞钱,到了两宋,又出现交子,这是银行、汇票和纸币的雏形。

    南朝出现的质库,是后世当铺的雏形,而高利贷早在春秋战国时就有了,这个时代的商人即便之前没有接触过相关事务,但也能想明白其中道理,可那些“非专业人士”就不行了。

    尉迟炽繁就是其一,作为邾国公夫人,她得顶半边天,因为宇文温时常外出公干的缘故,实际上府邸的产业要靠尉迟炽繁把关。

    她对之前的产业已经熟悉,但即将运作的柜坊还是有些概念不清,所以宇文温要加班加点给夫人补课。

    案牍如山,睡眠不足的宇文温强打精神处理各类事务,大部分事务其实他可以扔给总管府长史代理,抓重要的事情过问一下即可,但宇文温可不想当甩手掌柜。

    换做太平时节,他可以如此,要是出什么篓子大不了当清闲富家翁,可这年头一出事搞不好就会被人合家铲,宇文温也不想当一个被架空的总管。

    上任伊始,他便把治下州郡走了一遍,一来是露个脸听听各地父母官的“心声”,二来是实地考察一下各州郡情况,公务从来不推脱,下属到官衙办事也常常面谈诸般事宜。

    他不光磨砺手下还磨砺自己,黄州总管宇文温,可不是靠着长史才能治理总管府的废物。

    一手抓刀,一手抓权,两手都要硬,虽然事无巨细大小都过问累是累了点,但他还年轻熬得住。

    正翻看卷宗间,总管府治中任冲拿着公文进来。

    “总管,方才收到驿报,朝廷下月派出天使南下前往安陆,中途会到黄州停留。”

    “停留?这可不顺路,莫非是要在黄州颁旨?”

    宇文温接过驿报,开封之后仔细看过一遍,随即将驿报递给任冲。

    “天使是荥阳郡公司马消难,怎么会是他?”

    “下官听闻不久前,荥阳郡公卸任亳州总管一职回京,似乎是到秋官府履新,只是未知确切官职为何。”

    宇文温让老同僚任冲安排接待的相关事宜,待其退下后,开始思考起这个消息。

    荥阳郡公司马消难,不算太久前由亳州总管任上调回京师,如今在秋官府任职,他不记得这位具体官职是什么,驿报里也只是提到“荥阳郡公履新”。

    大周的秋官府,换成六部制的话是兵部,而在秋官府任职的司马消难,来头可不小。

    这位是齐国神武皇帝高欢的女婿,与其父在齐国可是一等权贵,后来宫廷斗争牵连出逃周国,又颇受当时的皇帝宇文邕重用。

    和当时的隋国公杨忠结拜为兄弟,是如今隋帝杨坚的义叔,又成了天元皇帝宇文赟的儿女亲家。

    司马消难在齐国故地颇有人脉,如今也颇受丞相尉迟迥重用,这样的人担任使者到山南,莫非是朝廷在军事上即将有什么动作,所以要来和山南道大行台宇文亮协商?

    ‘算算日子,再过数月就是秋收,等秋收一过,就可以放开手脚了。。。’

    宇文温喃喃自语,思路瞬间打开,联想不断,第一反应是自己该做什么。

    想来想去有些郁闷,司马消难到山南来若真要协商什么,那大约就是商讨对隋用兵的问题,这可与他无关。

    黄州总管府是山南的东大门,对付的是陈国,如今东面毗邻的合州总管府地界被陈军占着,如果周隋两国开战,他的要务就是防而不是攻,除非朝廷要同时对隋、陈两国用兵。

    会同时用兵么?不大可能,主动两线作战历来是兵家大忌,所以真要开打,宇文温只能当个看门狗,还得策应淮北的周军,一旦淮南陈军异动,他得围魏救赵。

    黄州军的作战对象有两个,分长江南岸北岸,南岸江州都督区的陈军,北岸淮南的陈军,搞不好鄂州以西陈国巴州、湘州的陈军还得应付一下。

    多面接敌,所以黄州军必须以静制动,若要主动出击必须狮子搏兔,要玩就玩个大的。

    宇文温拿出舆图仔细看了起来,越看越郁闷,除非陈军策应隋军的动作主动进攻,否则基本看不出大战起时有他参战的可能。

    当然还有一种可能,那就是山南周军兵败如山倒,要他去救火。

    这种机会他宁愿没有,真要到那时,距离他们父子三人完蛋也就不远了。

    若战事不利,荆襄之地大半丢失,拉锯战持续大半年甚至一年多,土地荒废百姓流离失所,即便最后把隋军打退,农田颗粒无收,饥荒随后爆发,山南元气大伤,往后只能苟延残喘。

    这还得宇文温的黄州军救火成功,若是救不了火,山南被隋军攻下,他们父子三人带着家眷逃到邺城当寓公,在尉迟氏屋檐下作低头客。

    没兵没权没地盘,一旦时局有变跑都没地方跑,除了引颈受戮没别的下场。

    山南沦陷他们父子三人若逃不掉,肯定会被斩首,首级拿到长安城示众,儿子被杀光,女眷没为奴婢被老男人骑,全剧终。

    想事情要用脑,用脑就要耗氧,宇文温睡眠本就不足,所以脑袋有些缺氧,难免开始胡思乱想,天马行空,四处联想。

    你们在那里砍人砍得脑子都出来了,反倒让我在江边钓鱼看风景?有没有搞错?

    细细的看着舆图,宇文温决定“找项目”,他辛辛苦苦养出来的兵不是当仪仗队用的,没有动兵的理由不是问题,正所谓“有条件也要上,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”。

    比如为了庆祝秋收,在周陈边境搞个演习什么的,然后某个士兵不小心走失,那么我到附近的陈国城池里搜查失踪士兵,不是很合情合理的么?未完待续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