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四十八章 通货

    翌日,是大将军、黄州总管、邾国公宇文温的休息日,没有了公务在身,他却依旧不得闲,早上按时起床,到城外虎林军军营走了一圈,和将士们谈谈心,顺便在伙房排队打饭解决午餐。

    接着去府兵军营及相关村落转了一圈,同样和将士们谈谈心,在一个士兵家里吃完了晚饭,回到城里府邸已是华灯初上。

    休息日就这么结束,可宇文温不觉得多累,他还年轻有的是精力,更何况时局不定,兵荒马乱的年代不去抓兵权就是找死。

    虎林军是他最大的本钱,时刻都抓得紧紧的,黄州府兵也是他花费大力气组建的,自然也是要抓在手里,两军累计九千的兵力,才是宇文温的最大倚仗。

    以德服人什么的纯属忽悠傻瓜,不听话我用刀教你做人才是真理。

    回到府里,到各院走了一圈,大的小的都嘘寒问暖一遍,宇文温回到听涛院还没坐稳,事情又来了。

    在鄂州巡视军务的总管司马杨济,今日下午回到西阳,然后“趁热”来向总管汇报工作,反正杨济就住在侧院,而宇文温这无良老板对于包身工杨济也是很随和的。

    杨济一上来就把一个大本子放在宇文温案头,这是他写的“调查报告”,按着宇文温要求的格式完成。

    “鄂州情况如何?”

    “防有余,攻不足。”

    “粮食库存情况如何?”

    “要到秋粮入库才敢说自给自足,可即便如此,一旦被敌军围城,若无外援的话,粮草最多只能撑三个月。”

    宇文温仔细的翻看报告,时不时问一些关键问题,他很忙,而各位手下一样忙,从虎林军里抽调入官衙任职的骨干,如今虽然已经上手,但还需要磨练,所以宇文温便要不停的磨练。

    “你是在南港上岸的?”

    “在巴口。”

    “有何感观?”

    “隐患颇多,若细作纵火,怕是麻烦得紧。”

    宇文温闻言叹了口气:“奈何良港就这一处,要发展商业就得开放港口,许郡守已经在改建了,这需要时间。”

    杨济没有纠结这个问题,巴口港的改造他也参与了规划,所以等改造完后隐患会消减很多,这都是小事,他如今要说的可是大事。

    “国公,柜坊要开张了?”

    “嗯,要把流通券流通起来。”

    杨济瞥了宇文温一眼,开口问道:“国公,流通券当真要推行么?”

    “是的,不是早说过了么?”

    杨济一直不太赞成宇文温发行纸钞,哪怕换了个名号叫做“流通券”:什么流通券,不就是大明的宝钞么?迟早要完啊!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想说流通券就是大明的宝钞,迟早要完?”宇文温一语中的,见着杨济点点头,他开启辩论模式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什么叫做通货紧缩么?”

    见着杨济被新名词震慑住,宇文温颇为得意,关于如何对付杨济他已经有了心得,那就是用各种名词将对方唬住,然后用丰富的论坛灌水经验打败对方。

    流通的货币,又称通货,当市面上流通的货币减少,百姓的货币所得减少,购买力下降,影响物价至下跌,即形成通货紧缩。

    杨济完全听不懂,宇文温要的就是这种效果,现代社会那些无良奸商忽悠老人家买各种高科技保健产品,用的就是这一招。

    “明太祖仿蒙元故事颁行宝钞,规定大明宝钞一贯等同于白银一两,铜钱一千,还可以则换米一石,本意是好的,然而却没有‘准备金’。”

    “何谓‘准备金’?简单来说,每发行一贯的宝钞,国库里就得有一两银子或一千文铜钱存着,这就是保证宝钞的信用,确保各种面值的宝钞不会贬值。”

    “何谓信用?既然朝廷规定一贯宝钞能换一两银子或一千文铜钱,那就要保证持钞人在流通地域能兑换到足额的银子或者铜钱,结果换不到,不但如此还变本加厉。”

    “大规模超发,完全不讲信用,朝廷把宝钞当纸,那百姓就把宝钞当纸,不到七十年时间,宝钞贬值贬得一贯只能换两文铜钱,是宝钞的错,还是朝廷的错?”

    “你不要一见纸钞就激动,大明宝钞变废纸,这是信用问题,不是材质问题,懂?”

    “蒙元发行纸钞,也就在一百到两百万锭之间,明廷倒好,发行宝钞两千多万锭,又没有准备金,导致市面上宝钞极度过量,大规模贬值,自己不讲信用,还怪刁民不体恤朝廷。”

    “市面上通货过量,导致通货膨胀,相反,市面上通货紧缺,就导致通货紧缩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杨济才明白“通货紧缩”大概就是钱荒的意思,宇文温接着指点迷津:“流通券一比一兑换同样的布匹,而其准备金就是黄州的精织布。”

    “黄州会缺精织布么?暂时不会,参加联保的各家布坊纺织出精织布,分一部分存到柜坊里,作为流通券的准备金,随时欢迎客商拿流通券来兑换,无限制足额的兑换,这就是信用。”

    “有了信用,即便是一根草都能兑换钱帛,这和明太祖乱来有很大区别,流通券你是见过的,防伪措施得当,加上只在西阳城流通,不怕造假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发行量的问题,你不用担心,流通券的发行由瑞兴号负责,可发行量由柜坊来定,参加联保的东家们都有发言权,重大决议举手表决,少数服从多数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原则就是一比一发行,有多少匹布就发行多少面值的流通券,基于冗余的考虑,也得有些许上调,但最多不超过一成。”

    “柜坊负责统计流通券发行总量和回收量,算出还在市面上流通的面值总额,准备好足量的精织布,随时准备接受兑换。”

    见得宇文温说的头头是道,杨济放弃了争辩的心思。

    他知道自己争不过,但既然对方心里有数那就行了,只是宇文温反复强调“通货紧缩”,联想到前段时间查抄私炉,心里琢磨着莫非有事要发生。

    “你问的对,私铸铜钱的问题暂时压住了,可私藏铜钱的问题无解,大户们以万贯为单位囤积好钱,这样下去多少铜山都不够用,市面上流通的好钱少了,迟早出现钱荒。”

    “也就是通货紧缩,导致物价下跌,钱贵物贱,物贱伤农。”

    “农民辛苦劳作一年,所得作物拿去售卖挣钱养家,所得却越来越少,届时民不聊生,作为地方官怎能坐视不管?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杨济悚然动容:“事情有这么严重么?”

    “现在当然没有,但要未雨绸缪。”宇文温说道,这就是他的考量。

    “你读过史书,应该知道中唐时,长安大户人家私藏铜钱五十万贯以上是常事,唐廷为钱荒的事情伤透脑筋,这年头大户私藏铜钱的也不会少,自古市面上的好钱都不够用,钱荒一旦爆发再想办法就晚了。”

    “本公派人调查过,西阳商业兴盛,因为是卖布所以不需要布帛做货款,对铜钱的需求量大大增加,可流通的好钱数量一直上不来,反倒有下跌的趋势。”

    宇文温简要的说明了如今面临的情况,打击私铸查抄私炉,又回收市面上流通的劣钱,所以流通的货币数量减少,虽然有大冶监的制钱投放,但总量还是在减少。

    为何减少?很简单,私铸劣币没了,流通的大多是制钱,可有人把流通的制钱藏起来,这些钱退出流通,那市面上的通货自然就少了,所以通货紧缩必然出现。

    私藏铜钱这种事情无解,毕竟人家的钱怎么放你官府管不着,中唐时大户私藏铜钱问题严重,朝廷就下令限制藏钱数额,意图解决钱荒的问题。

    然并卵,权贵们第一个阳奉阴违,其他人有样学样,想用行政手段违抗经济规律,那就是妄想。

    宇文温不是神灵能够改变位面规则,所以只能换个思路,用流通券替代铜钱,保证市面上的通货数量,成与不成,做了再说。

    先前私铸货币的行为,导致劣币大规模涌入市场,导致通货过量也就是通货膨胀,如今宇文温打击私铸,推行成色足的制钱,却因为私藏铜钱的行为,出现通货紧缩(钱荒)。

    按下葫芦浮起瓢,宇文温打击私铸,连带效果是虽然遏制通货膨胀,结果私藏钱币的行为导致通货紧缩开始出现苗头。

    放在别处商业不发达的地方,百姓们用布帛替换铜钱,或者以物易物做买卖也就罢了,关键黄州是一朵“奇葩”,因为大规模出产布匹的缘故,布匹交易大部分用铜钱。

    西阳城对铜钱的需求量很大,所以通货紧缩的后果会加倍放大,野路子出身的“经济学家”宇文温,要用流通券分担大部分流通职能。

    “推行流通券需要信用,也需要时间,真等到钱荒出现再想办法,那就晚了。”宇文温点出真实的用意,“黄州的商业很重要,也很稚嫩,经不起这种风雨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杨济才明白宇文温的良苦用心,也只有两人的“特殊关系”,对方才会如此“坦白”,宇文温解决问题的思路很新颖,这也是杨济佩服的原因。

    不过以他对宇文温的大概了解,他觉得事情肯定不会这么简单。

    “国公,这柜坊,莫非还要放高利贷?”未完待续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