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四十五章 流通券(续)

    五味斋,“贵宾小院”主房内,黄州布坊东家共聚一堂商讨大事,此事古未有之,如今是开天辟地头一遭,大家都在静静听着上首一人说话。

    “诸位,这是流通券的样张,请细细品鉴。”

    王越说完拍了拍手,侍女们鱼贯而入,用托盘将一一份份印刷精美的纸张呈到各位东家面前,待得每个人手上都有了样张,他继续说道:

    “黄州的布如今热销,各位东家每月出货都不下千匹,布要织得多,葛、麻就不能少,所以大量出布的同时还得大量购进葛、麻。。。”

    王越在阐述一个事实:黄州的经济兴旺,布匹买卖首当其冲,随之而来的是大宗货物交易时付款的问题,钱帛用起来很麻烦,而这些钱帛的流通又大部分在黄州进行。

    那么能否用一种替代物,替代铜钱或者布帛,在黄州各布坊或者其他行业中流通,方便大家做买卖呢?

    向来“热心肠”的邾国公宇文温,如今便想出了个办法,用纸质的流通券,替代铜钱和布帛,在黄州西阳城使用,方便各家巨额金钱往来。

    构想不错,但用纸来替代钱帛,当真是耸人听闻,各位东家从未见过有如此厚颜无耻。。。呃,从未见过如此为大家着想之人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细致的构想,但面临的主要问题有三,其一,用纸来做流通券,那面值是多少?其次,流通券的防伪问题;其三,流通券的发行由谁负责?

    作为邾国公的代言人,王越给出了详细解决方案,他首先从一个典型的买卖说起。

    一个荆州客商,组织船队运大量铜钱到黄州,在巴口靠泊后,雇装卸工卸钱,然后装上租来的马车,吭哧吭哧来到西阳城买布。

    一手交钱一手交货,布坊这边要清点铜钱,数来数去数半天,然后搬运入库。

    然后布坊收购葛、麻时还得搬出来,又是数来数去数半天交给供货商,供货商满头大汗把钱装了车,吭哧吭哧拉到附近书肆去买书,或者去买火腿、肥皂之类玩意,又是耗时耗力。

    同样,那位荆州客商若是要买其他货物,也使得用车拉钱在城里到处转,和卖家交易时还得数铜钱,要么就称斤,一样的耗时耗力。

    说白了就是麻烦,黄州布坊做买卖不收别处作为货款的布帛,用铜钱又破事多。

    若是荆州客商在巴口把铜钱兑换,按着比价兑成流通券,在城里“流通”了一圈后,离开黄州时把剩下的流通券兑现,拿着铜钱离开,这可方便很多。

    而各商家在城里的资金流转,有了流通券也很方便,只要大家都认可,那么各行各业都能从中获益,不用整日里浪费时间在数钱和运钱上面。

    王越所说,各布坊东家都能理解,所以他开始解释第一个问题:流通券的面值怎么定。

    很简单,以布为基准来定流通券的面值,也就是说流通券和黄州布挂钩。

    一套流通券分八种面值,从大到小一次是“壹千匹”、“伍百匹”、“贰百匹”、“壹百匹”、“伍拾匹”、“拾匹”、“伍匹”、“壹匹”。

    流通券一比一兑换与面值数量相同的黄州精织布。

    黄州精织布有许多档次,流通券兑换有复杂花草纹的那种,这算是黄州布的特色之一,各家布坊都能纺织,市价在五百文一匹左右。

    换句话说,面值“壹千匹”的流通券,可以兑换一千匹黄州精织布,而这一千匹布的价值大约是五百贯铜钱,一张“壹千匹”面值流通券的重量可以忽略,而五百贯铜钱的重量大约有两千斤左右。

    悬殊的重量差,带来的是极其方便的资金流通,你说好不好?当然好,可凭什么?

    “流通券要流通,凭的是信用!”王越大声说道,“凭的是在座诸位联保的信用,凭的是鄙号东家的信用!”

    “鄙号倡议,各位东家联手,为这流通券联合担保,无论何种面值的流通券,在西阳城都能足额兑换黄州精织布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能保证随时足额兑换的信用,客商们就会愿意使用,流通券就能够流通起来,为大家做买卖带来方便。”

    王越开始细细解释流通券以布为兑换基准的好处。

    首先,为何不直接定面值为若干文?因为真这样做就犯了朝廷的忌讳,黄州推行流通券是为了方便做买卖,而不是要破坏朝廷的币制,不是变着法子不用朝廷的制钱。

    这是原则,谁碰都不行。

    其次,布是黄州最热销的大宗货物,客商兑换了流通券,可以直接到各布坊拿布,当然各种档次的布存在差价,得经过“换算”。

    这样就很直接的省去布匹交易的麻烦,而流通券也能让人觉得有信心,因为发行者本身就不缺布,绝对能保证无限制兑换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一点,布坊的东家们还有其他产业,推广流通券很方便,可以让更多人接受这个新事物,能尽快在黄州城里流通起来。

    “所以推出流通券的目的,不光是方便布坊的买卖,而是尽量方便城里商家的买卖,纸做的流通券不是问题,只要是有信用,即便是一根草,别人也愿意用。”

    这种事情不难理解,在座的各位东家很快便想通其中关键,当然这件事已经提前通了气,所以对于流通券的推行大家基本上持肯定态度。

    王越喝了口茶,润润喉咙继续起下一个问题:流通券如何防伪。

    “大家请看样张,八种面值的流通券,防伪手段相同的有以下几种。”

    瑞兴号推出的“汇票”,在座的各位都已用过或者见过,确实为汇票那精湛的做工赞叹不已,而此时他们手上流通券的样张,就用了汇票的防伪手段。

    首先是印刷,流通券上印着的面值如“壹千匹”,在光线下从不同角度下观看是会变色的,关键就在所用油墨上,这东西肯定加了不少“料”。

    其次是拿着流通券对光看,能看见内里正中显现出不同的暗纹,面值五匹及以下面值的流通券,暗纹是“布泉”钱的样式。

    面值壹百匹、伍拾匹、贰百匹的流通券,暗纹是“五行大布”钱的样式;面值壹千匹、伍百匹、贰百匹的流通券,暗纹是“永通万国”钱的样式。

    布泉、五行大布、永通万国,这是周国已发行过的三种铜钱样式,而暗纹不止这一种模式。

    所有面值的流通券,透光观看的时候,可以发现正面左端有两尾相互头衔尾的鲤鱼,即阴阳鱼互抱图,这暗纹的做工精细,看起来栩栩如生

    然后是纸张的材质,拿着流通券一角甩动,有清脆的声音,反复折叠几次,也不会像一般纸张那样有折痕。

    此外流通券都有不同颜色的底纹,面值壹匹、伍匹的流通券是黑色云纹,面值拾匹、伍拾匹的流通券是蓝色云纹。

    面值壹百匹、贰百匹的流通券是黄色云纹,面值伍百匹的流通券是红色云纹。

    面值最大的壹千匹流通券,是红黄蓝渐变色底纹,这种渐变色是如何印刷出来的,真是让人匪夷所思,更别说这流通券上的色彩及文字还能简单防水。

    “诸位,光是看这流通券印刷用的纸张、底纹还有耐水的用墨,想必不法之徒要伪造,可不是那么容易的。”王越开始自吹自擂。

    “鄙号的纸坊印刷这些流通券,用了许多手段和心思,绝不会被人模仿得惟妙惟肖!”

    看着这做工精美的流通券,如此别出心裁的防伪手段,各位东家再没提出疑问,作为只在黄州城里流通的流通券,这种防伪措施已经足够了。

    所以接下来最关键的问题就是:谁来发行流通券。

    这其实不算是问题,因为具备如此多种防伪手段的流通券,也只有瑞兴号才能制作出来,所以真正的问题是:如何监管流通券的发行?

    这个问题很重要,流通券的原则是有多少精织布,就发行多少面值的流通券,实际上流通券就是另一种货币,所以发行者的操守很重要。

    万一超额发行,翻一倍、两倍甚至数倍,市面上没有那么多精织布,你让我们这些做联保的怎么兑现?

    印纸钱比铸铜钱快得多、方便得多,你瑞兴号刷刷刷的印,用起来是爽了,可让我们这些人来联保,不出事还好,一旦出事或者有什么风吹草动,大家伙挤兑怎么办?

    超发一倍,我等咬咬牙也就补上了,要是超发数倍甚至十余倍,我等去哪里弄那么多匹布来?

    邾国公有兵,没人敢冲击瑞兴号,可我们这些买卖人就倒大霉了!未完待续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