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四十四章 流通券

    邾国公府,账房外排起了长龙,今天是快乐的“发薪日”,府里的仆人都能够领到工钱,要么积攒起来,要么花掉。

    一如不同类别的人住的地方不一样,吃饭的房间不一样,不同类别的仆人领工钱也在不同房间里,不过相同的是人人面带笑容。

    账房看着来到柜台的一人问道:“名字”

    “张轱辘!”

    看了看花名簿,账房念起来:“张轱辘。。。本月工钱六百二十五文,你是要铜钱还是流通券?”

    “流通券!”

    “拿好,六张红牛,一张蓝羊,还有五枚铜钱,一共六百二十五文。”

    “能不能都换成蓝羊啊?用起来方便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,三十一张蓝羊,五枚铜板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,我数数。。。嗯。。。嗯。。”

    “仔细听着,一张红牛等于五张蓝羊,六张红牛就是三十张蓝羊,总共三十一张蓝羊,再加五枚铜钱,点清楚,离柜之后概不负责!”

    “下一个。。。”

    一张张红红绿绿的流通券,分发到每个人手中,接下来的一个月,这些流通券小部分被锁进私人小柜子里存起来,大部分被持有人带到府邸的“小卖部”,用来购买各种物品。

    邾国公府和别处不一样,发的工钱叫做“流通券”,有“壹百文”、“伍拾文”、“贰拾文”和“拾文”共四种“面值”。

    四种面值的流通券均为矩形纸条,尺寸依次递减,但都是“印刷”精致,壹百文面值的流通券,为红色底纹,伍拾文的流通券为黄色,贰拾文的为蓝色,拾文的为黑色。

    每种流通券都分正反面,正面的中间印着面值,右边都是一个有花边框的“邾”字,左边都是有花边框的“券”字。

    背面图案各有不同,依着面值递减,分别画着牛、猪、羊和鱼,这也为眼神不好或者不识字的人提供方便:红牛指的是壹百文面额的流通券,黄猪、蓝羊、黑鱼代指伍拾文、贰拾文和拾文流通券。

    流通券仅限府邸范围使用,仆人们可以凭着流通券到小卖部购买府邸产业里的各种东西,大到布匹小到猪皮制品、肥皂、针线,都可以买到。

    用流通券买,价格比用铜钱买便宜些,而拿到流通券的唯一正式途径,就是发工钱的时候,当然私下里相互兑换那是另说。

    当然邾国公府邸不是强制用流通券抵工钱,愿意领铜钱的也没问题,不会有丝毫为难。如果领了流通券后想兑换铜钱,那也没问题,随时可以在府里账房兑换。

    这项举措刚推出的时候,几乎没多少人愿意领流通券,不是他们不相信郎主的信用,而是轻飘飘的纸钱实在太不让人放心了,哪里有沉甸甸的铜钱实在。

    历经数年的“推广”,这流通券总算是在邾国公府邸“流通”起来,也给大家带来了方便。

    后院,宇文温和夫人尉迟炽繁忙碌着,一如俗不可耐的小夫妻在数钱,数的自然是流通券,自从有了这玩意,府里流通的铜钱明显减少,省了许多麻烦。

    今日发工钱,经过各类考勤该扣的扣,仆人们拿到手的都是辛苦钱,当然基于激励大家“努力工作”的用意,主母尉迟炽繁要对表现出色的仆人额外奖赏。

    有罚也有赏,只有赏罚分明才能让人服气,那些表现出色的仆人,已经列出名单,具体该赏多少也已按赏罚条例定下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还有各院的“赏钱”,这是发给各院,由其自行奖赏仆人的费用,毕竟适当的施加恩惠,各院仆人也多尽心尽力些。

    这费用就等郎主夫妇一锤定音,当然每一份其实事先就已经分好,现在只是给郎主和主母抽查。

    宇文温和尉迟炽繁大概抽查了一下,没发现什么问题,随即示意账房循例发放,人刚出去,又有几人进来,为首的是管家李三九。

    “工钱发放得如何了?”

    “回郎主,主母,城里府邸三百余人的工钱都已发放完毕。”李三九答道,“共计发放十八万六千五百一十八文,即是一百八十六贯五百一十八文。”

    “此次流通券发放情况如何?”

    “回郎主,有一百五十八贯九百三十五文发的是流通券,占到八成半左右。”

    尉迟炽繁听到这里松了口气:“也亏得有流通券,不然光是把这些铜钱搬来搬去都麻烦得紧。”

    宇文温的关注点倒不是这个,他开口问道:“上月回收的流通券,占比多少?”

    “已经回收了九成,这几个月下来俱是如此。”

    “九成,也就是说每月有一成的流通券是被存起来了。”宇文温点点头,“既如此,兑换处备用的铜钱,按照未收回的面值准备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,流通券的发放和回收情况,继续统计,不得懈怠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宇文温在府里推出流通券,不是为了搜刮油水而主要是为了省事,发工钱时,一串串铜钱搬来搬去费力,当面清点时又耗时,大家都麻烦。

    府里管理制度严格,下人们外出一趟不易,所以开办了小卖部出售各类物品,即方便对方也方便宇文温回收铜钱,铜钱转了个圈又回到他的库房,如何让短距离流通更加方便是个问题。

    他经历过现代社会,所以决定“创新”,反正这些工钱大部分都花在府里的小卖部,不如用纸币来承担流通的功能,也省得麻烦。

    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,刚开始推出的流通券,基本上无人问津,这种超出“常识”的行为,即便是他有金字招牌都不管用。

    大量掺入铅锡的钱叫劣钱,这种连金属都没有,轻飘飘一张纸的“流通券”,你说值钱就值钱?

    这年头所有虚标面值的货币,百姓们都不乐意用,当年周国推出的“永通万国”钱,号称一当十万,然而百姓们不买账,朝廷只能灰溜溜服从“市场规律”。

    铜钱都不行,更何况是“纸币”,说白了就是信用问题,宇文温也不强行推广,而是“徐图之”。

    信用不是说出来的,是做出来的,宇文温要用事实证明他的信用,所以无限制兑换是必然,他府里本就不缺铜钱,所以兑换起来毫无压力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让下人们普遍接受流通券也花了很多时间,领了流通券的人,总算是放心的使用,那些想攒钱的也接受了明显更方便的纸币。

    小范围推广成功,是到了下一步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李三九将一个木匣打开,然后将其中之物展现在郎主和主母面前,尉迟炽繁拿起其中一张纸条,细细看了片刻惊叹道:

    “这就是新的流通券,做工好精致啊。”

    “是新的流通券,同样限制在小范围使用,但不是在府里,而是别的地方。”未完待续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