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四十三章 信用(续)

    西阳城,瑞兴号总号,岑冲下了马车步行走进这个再熟悉不过的店面,瑞兴号经营多种货物,每一样都是热销的东西,当然要拿书的话得去求学社。

    各类布匹、纸张、琉璃首饰,各种“西域奇珍”、猪皮革制品、香皂,都是热销,至于那琉璃镜,可不是到这里谈就能有资格买的。

    岑冲有幸成为琉璃镜的买家之一,往时来西阳就只是带着琉璃镜回去,每隔一段时间来一次,可如今却是每月都要时不时过来走一遭,和瑞兴号的大掌柜王越详谈大宗交易事宜。

    他是老主顾,瑞兴号的伙计第一眼便认出来,请到侧厅安坐,岑冲正要说明来意,却听得对方问是否需要“兑现”。

    “正是,不知贵号现在是否方便?”

    岑冲丝毫没有觉得意外,因为在穰城开汇票时,分号掌柜就和他约定了在西阳城总号兑现的日期,以前后波动三日为期限。

    “方便,掌柜就等着岑掌柜来汇兑,请这边请。”

    一行人来到一个挂着“兑现处”牌匾的房间,在柜台前,岑冲开始“兑现”业务。

    他小心翼翼的拿出汇票,仔细看了一眼确认无误之后,交到瑞兴号负责兑现的吴掌柜手中,然后定定的看着对方,身后随从也是紧张的看着,生怕出什么意外。

    “岑掌柜请见谅,兑现之前,在下再讲解一次这汇票如何防伪,也是为了方便岑掌柜日后放心使用。”

    见着岑冲点头,吴掌柜拿出另一张同样大小的纸张,和汇票一起平摊在案上,上下紧紧连着,只见一个完整的印章痕迹出现在两者之间。

    在穰城开票时,汇票其实是有主副两张,并在一起后骑缝盖章,主票由岑冲保存,副票则是瑞兴号分号自行送往总号,等兑现时使用。

    “骑缝章对上了,此为第一重防伪。”

    吴掌柜解释着,虽然之前穰城分号肯定已经对岑冲进行讲解,但他还得再说明一次。

    “可万一因为种种原因,例如鄙店不慎将副票遗失,那么这张汇票该如何兑现呢?”吴掌柜说出了岑冲担心的问题,“这就得从汇票自身来辨别。”

    汇票放在案上,吴掌柜请岑冲再度细看,当然这张汇票他看了无数次,再熟悉不过。

    汇票有手掌大小,双面均有蓝底云纹,纸质有些奇怪,轻轻甩起来清脆作响,关键是反复折叠几次都没有明显折痕,这和一般的纸张不一样。

    汇票正面蓝底云纹上,用发蓝的墨水写着“制钱一万贯整”,笔迹十分工整,看起来不像是手写而是印上去的,背面的蓝底云纹上,绘制着瑞兴号总号的正门场景,让人如临其境。

    开票时穰城瑞兴分号展示过,将一张写有字迹的汇票浸入水中,片刻后拿出来字迹和图案依旧清晰,所以票号墨水有些特别,不怕被汗水、雨水、河水甚至各种水短期浸润。

    但这都不是关键,要证明这张汇票是“正品”,有相关措施。

    “岑掌柜请看。”

    吴掌柜点起一盏灯,将汇票放在灯前透光看去,只见汇票纸张里现出一个铜钱的轮廓,是大周“永通万国”制钱的样式。

    “汇票中嵌有这‘永通万国’的印记,对光一看便可看出,若没有,那就是假的。”

    岑冲点点头,这一点他知道,也是为此颇为感慨瑞兴号下的血本:纸张耐折,又要透光,里面镶嵌着这种标记,用的墨水又特别,想来制作成本不低。

    “再一点,若是岑掌柜不慎遗失汇票,或者汇票损毁严重,那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吴掌柜拿出那张副票,却见其上印着两枚清晰的指纹,这是开票时岑冲用左右大拇指蘸了红色印泥印下的。

    “若兑现时拿不出汇票,或者汇票损毁严重,就是重印指纹,对的上副票上的就行,当然,若是主票没了,兑现时本号是要再收一些手续费的。还得兑现人立字据画押为证。”

    岑冲对这几种措施倒没什么意见,他知道瑞兴号其实在汇票上肯定还做有别的记号,汇票正面右下角那几行莫名其妙的符号就是佐证,只是事关机密不能为外人所知。

    说到这里,吴掌柜在柜台后拿出一个本子,似乎是在核对汇票上的那几行符号,片刻后他拿出印章,在汇票上盖了个“通过”章。

    吴掌柜将汇票递给身边的副手,那人同样是检查了汇票的真伪,再次将主票、副票合在一起查看骑缝章,依旧拿出那个本子,核对汇票上那几行符号。

    确认无误之后,他也拿出一个章,盖了个“复核通过”,吴掌柜拿着汇票问道:“岑掌柜,汇票无误,请问是兑现一万贯制钱,还是在本号置办货物后清算?”

    “置办货物之后再清算吧。”岑冲没有犹豫,这汇票如今看样子是没问题了,就不必真的兑现铜钱。

    反正都是要在瑞兴号进货,搬出来的铜钱一会还得搬回去,这搬进搬出的费力不说还得清点,当真是累得慌,既然是老主顾,当然熟门熟路,岑冲领着手下按着早就拟定的货单去订货。

    还是老规矩,在巴口买船然后装货,两手空空坐着一艘快船而来的岑冲一行人,押着船队逆流而上,从汉口入汉水前往樊城,然后继续逆流而上返回荆州治所穰城。

    因为省去清点铜钱的环节,比往日快了差不多半个时辰,那一万贯正好和货款以及相关费用对消,当然这也在岑冲的意料之内。

    “吴掌柜,贵号这汇票确实方便,岑某此次来西阳,不必像往日那般折腾了。”

    岑冲是真心实意的称赞,大宗货物交易历来都为如何支付货款头痛,瑞兴号新推出的“汇票”,真是想人之所想。

    “岑掌柜请放心,鄙号讲的就是‘信用’二字,若是信得过,日后可在穰城分号将货款清点然后开票,轻轻松松到西阳来,当然了,襄阳、安陆、江陵的分号也是能开汇票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。。。不知贵号在邺城是否也能如此?”

    “是的,邺城分号那边也能开汇票,毕竟京师的客商也常到西阳进货。”吴掌柜说到这里,小小的展示了一下自家的实力,“想必岑掌柜也知道,东家在邺城,也是有老人家帮忙的不是?”

    瑞兴号的东家是邾国公宇文温,这位是安固郡公尉迟顺的女婿,也就是丞相尉迟迥的孙女婿,吴掌柜这么一说,就是显摆“我们东家在邺城有大靠山,信用好的很!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岑冲决定按着东家的嘱咐,准备开展新业务,他们东家的实力可不小,虽然如今周隋交恶,但还是有门路派人穿过隋国洛州、豫州,前往河北的周国京师邺城贩货。

    但那样风险还是很大,一路打点过去成本也高,要是做大买卖多有不便,绕行黄州前往邺城是安全,但路程翻了至少一倍。

    去,要带着大量钱帛当做货款,回,又拉着大量货物,当然能省去运钱帛到邺城的环节,这还是很划算的,瑞兴号若果真有如此实力,又有信用的话。。。

    “不知王大掌柜得闲否?岑某有要事相商。”未完待续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