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四十一章 轨迹

    邾国公府出了贼人,两个刚被招入府不久的长工,试图行刺邾国公,但这是有惊无险,因为护卫在对方刚要动手时便拦了下来。

    凶手已被活捉,当日便关到州狱大牢,等问明罪行之后自有王法处置,不过据可靠消息称,凶手可能是先前被正法的私铸犯余孽,想要刺杀邾国公报仇。

    这事情在西阳城只激起了一丝涟漪,没多久便无人关心,邾国公毫发无损,凶手也没有跑掉,迟早要在脖子上来一刀,对于百姓来说到时若是公开行刑,那才有看头。

    翌日,邾国公府,伙房外一群等开饭的人聚拢在告示栏前,伸着头看着最新张贴的告示,昨日有胆大包天的贼人竟敢行刺郎主,一时间什么说法都有,而今日这公告便是对此事进行“澄清”。

    经过无数次“学习班”的培训,仆人和护卫们都认得字,所以能看懂告示内容,其实内容很简单,说的是两个贼人以木匠的身份应招入府做长工,在内应江管事的帮助下准备了凶器,意图对郎主不轨。

    昨日贼人意图行凶,亏得事前有人发现其形迹可疑及时上报,所以避免了一场血光之灾,此事虽然精心策划但还是“邪不胜正”,贼人刚要动手就被敲昏拿下。

    “举报刺客的赵锄头、周席子,每人赏钱五贯,欢迎大家注意身边形迹可疑之人,举报有重赏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五贯钱!早知道这样我也去举报了,那两个家伙一看就知道不是好人!”

    “得了吧你,那江管事看起来是不是好人?谁知道竟然是如此包藏祸心,亏得府里对他这么好,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!”

    “我说这江管事图的是什么?在府里包吃包住待遇又好,为何如此狼心猪肺?”

    “不是猪肺,是狼心狗肺,刚学没几日就忘了?”

    “要我说,府里管得严点果然是好,要是让那些阿猫阿狗随便混进来,那可是迟早出大事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就是。。。”

    一群人在那里唏嘘不已,外围数人不动声色的“飘”过,当先一人是府里存在感处于两个极端的李管家。

    “开饭了!”

    随着伙房里厨房大娘扯了一嗓子,众人如鸟兽散,向着伙房里冲去排队打饭。

    “不许剩饭剩菜!!”

    大娘的例行招牌喊话结束,午餐时间正式开始,李三九回头看了看空荡荡的公告栏,继续向前走,他的饭菜有人会去打来,所以不用自己操心。

    这不是李三九摆架子,实在是忙得没空去伙房吃,作为邾国公府的管家,他手头上的事情可是多得数不胜数,恨不得有分身术,一个人变成两个来做事。

    转入后院,来到郎主的听涛院,进得书房,却见护卫头领符有才正在向宇文温“汇报工作”。

    “那三人已经招供了,事情一如李管家所探知的,江华果然和私铸犯李虾蟆有牵连,证据确凿人赃俱获,免不了脖子上挨那一刀。”

    “竟然是李虾蟆的私生子。。。呵呵,其余那三个漏网之鱼如今怎样了?”

    “郎主,那三人当日来府里应招落选,从府里出来便被捉进大牢,也没怎么着,就有人熬不住主动招供,如今正等着一并处理。”

    宇文温点点头,向坐李三九问道:“李管家,公告贴出去了么?”

    “回郎主,已经贴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很好,常有人抱怨,说府里规矩太多太严太麻烦,如今这件事正好给他们看看,若不是规矩管着,混进来的就不止是三个人了!”

    “日防夜防家贼难防,仆人管不住迟早要出事,你们两个要多督促些,别让下人把那些规矩不当一回事。”

    “是,郎主。”

    “这一出戏,你们两个导演得不错,本来呢,可以直接把这三人直接抓了,但效果就差了些,如今演了一场大戏,让大家都接受了教育,这可比平日空口在哪里反复说要有用得多。”

    工作得到认可,李三九和符有才均是面露喜色,他们比郎主还要年轻,担负着府里的重任,就怕做不好误事,邾国公府就是他们的家,绝不容许出一丝意外。

    “郎主,此次钓鱼行动已经顺利完成,那么蓑笠翁是不是要收杆了?”

    “收杆?不,继续钓鱼。”宇文温笑着说道,“愿者上钩,既然有人想对本公不利,那本公就给他们一个机会!”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邾国公府一隅,李三九走进一个独立的院子,来到院内二层小楼中他的“办公室”,内务部,这个名称有些怪异的机构,就是坐落于此。

    内务部,顾名思义负责邾国公府邸一应“内部事务”,又细分几个“部门”,一起承担着管家的职能,当然这个内务机构的头领,正是管家李三九。

    邾国公宇文温年轻,而李三九比郎主还要年轻,虽然说年轻人精力旺盛,但邾国公府邸的事务也不少,光凭李三九一肩挑迟早受不了,所以宇文温设立了内务部协助管家。

    麻雀虽小五脏俱全,内务部里设有许多部门,对应管理府里各项事务,分门别类如同一个小官衙,相关人员不下三十人。

    李三九一开始觉得这就是冗员,白拿工钱做不了多少事,他琢磨着完全可以一人身兼数职,做事效率还高一些,不过随着邾国公的家业扩大,有一个专门机构的好处就显示出来了。

    管家,无非就是管人、管事,说起来轻松做起来繁琐,光是管人就可以让李三九头大,不过有了部门齐全的内务部,就能事半功倍。

    李三九不用事事亲力亲为,各部门各司其责,若想知道相关事务进度如何,只需要询问部门主官即可,这就是所谓的“将将”。

    宇文温不需要李三九“将兵”,作为邾国公最信任的心腹之一,李三九只需总揽大局,协助郎主、主母管家,但这不意味着他很有空。

    李三九依旧很忙,因为他还管着一个部门,负责对内监视,要把一切不稳定因素扼杀在萌芽状态。

    内务部一隅,“办公室”内几名年轻人正在伏案写字,他们是邾国公收养的孤儿,品行良好表现出色,学了读书写字后被安排在这里做事。

    他们有单独的住处,和府里其他仆人的交流很少,每日都是宿舍和办公室两点一线的生活状态,所负责的就是整理各种“线报”。

    邾国公在府里安插有眼线耳目,静静的看着或者聆听府里所有仆人、护卫、杂役的言行举止,然后传递到这里,由这些年轻人汇总,绘制出每个人的轨迹。

    府里仆人数百,即便招人的时候再小心,也难免让人鱼目混珠混进来,更何况人心是会变的,如何防止有恶仆害主,是李三九要考虑的问题。

    知人知面不知心,这世上没有读心术,所以李三九按照宇文温的要求,用绘制轨迹的办法来判断一个人的“稳定度”如何。

    一个人的言行会在不经意间体现出其内心所想,但要察觉出这种情绪需要仔细而耐心的长期观察,李三九领导的这个机构,就负责长期观察。

    府里下人都在此处建立了个人档案,一年三百六十五日,每日的出勤、外出情况以及言行,都会在这里有所体现。

    一个人的表现如果平淡无奇,那么绘制出来的轨迹就差不多是条直线,如果某一日出现波动,那就说明此人需要留意,如果连续一段时间波动或者大幅度波动,那就要采取措施了。

    这种事情做起来很琐碎又麻烦,但李三九领着手下坚持着,数年以来,第一个出现轨迹波动的,是一个名叫江华的仆人。

    四年前宇文温到巴州就任刺史,府邸也搬来西阳城,对外招了一些仆人入府做事,江华便是其中之一,此人表现一贯良好,没有什么异状,所以后来被提拔为管事,管理长短工。

    其轨迹一直很平稳,李三九原以为江华是个可造之材,还打算向郎主推举以便有更多的任用,结果不久前发现此人的轨迹“波动”了。

    还是剧烈的波动,一直说自己孤家寡人的江华,多次请假外出,而且出去的时间很长;平日里和同伴谈笑甚欢,可这时的江华开始沉默寡言,时常走神发呆,别人问起却含糊而过。

    有问题,而且是大问题,李三九联系到当时外边发生的一件事,随即心里开始警惕:郎主下令查抄铸造劣币的私炉,各处州郡抓了数百人归案。

    莫非江华和那些案犯有牵连?否则无法解释同一时间段内他的异状是为何而起。

    私铸大案杀得人头滚滚,如果江华真有亲友因此丧命,极有可能铤而走险要行刺宇文温,李三九得出了这个判断决定立刻采取行动。

    江华自称无依无靠,要从其家乡查起是不行了,但还有别的方法试出实情,那就是钓鱼。

    这是熟练地不能再熟练的陷阱,早年宇文温用这招对付那些当苦力的陈军俘虏,效果不错,所以“推广运用”,李三九决定一试真假。

    然后江华果真上钩了。

    李三九派出的蓑笠翁,成功取得江华信任,然后暗地里纠结了五个“志士”,要对宇文温下手,鱼是上钩了,怎么处置倒是个问题。

    直接抹杀?

    这方案被宇文温否决,他要李三九和符有才导演一场戏,给府里的下人们好好上一堂“安全教育课”。

    效果很好,宇文温很满意,李三九也松了口气,面对手下关于接下来该怎么办的请示,他开口说道:“让蓑笠翁一号收杆,二号接上放杆钓鱼!”

    暗地里想对付宇文温的人不止一个,而邾国公府邸的蓑笠翁,也不止一个。未完待续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