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三十八章 结果

    考试完毕,化名徐高的李羔顺利雕好木鱼,被人领着来到另一处院子,和先前完成木工的应招者一起等结果,这群人之中还有四位他的同伴,当然此时这五个人是互不认识的。

    他们作为“杀温”的志士,在蓑笠翁的组织下向着仇人宇文温接近,唯一的和最大的助力,是邾国公府里的一名仆人,此人和李羔是同父异母兄弟,和宇文温有杀父之仇。

    这位内应的姓名、样貌暂时保密,所以他们五个如今都不知道,只有顺利被招工进入邾国公府,才有机会和内应接头。

    都能进去么?不知道,虽然事前得了内幕,并对招工的面试手段进行了准备,但最后能否被选上,谁也拿不准。

    内应是要对宇文温下手的,奈何孤掌难鸣,所以需要帮手,如果此次能进去一个人就算是成功,若是一个都进不去,只能等下一次机会了。

    若真是如此,那也没关系,只要有希望在,再多波折都能忍,他们没有远走高飞避祸而是迎难而上,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。

    叽叽喳喳的说话声响起,等候结果的人们开始低声聊天,他们有人觉着自己的木鱼做得不错,被选上的可能性很高,一想着有机会进入邾国公府做活,不由得喜上眉梢。

    又有人觉得站着腿酸,恰好院里摆着一些胡床,而一旁的府邸护卫也没阻止之意,便直接坐了上去。

    有的人见着不问便坐有些不好,想问问护卫能否坐下,却见那几个板着脸不太像好说话的样子,纠结了片刻,见着先坐的人没有被赶开,又见着坐下的人越来越多,生怕没没空位便赶紧坐下。

    李羔依旧伫立不动,眼观鼻,鼻观心,他的双腿有些发酸,说不想坐那不可能,但知道这可真不能坐,因为按照内应的说法,做完木鱼可面试还没有结束,此处也是其中一个重要环节。

    他们结束木工被带进来时,对方可没有说“累了随便坐”,若是有人不问就坐了,那么就别想入府做工了,还是那句话,邾国公府只招老实人。

    甚至是老实得有些“蠢”那就更好,进了这院子,不问能不能坐就这么傻乎乎站着的人算是一等老实人,问了或者至少想问不敢问才随大流坐下的算二等。

    至于那些不问而坐的,其实也没大错,奈何你实在不符合邾国公府的要求,除非实在前头没人了,否则不会考虑雇佣你。

    若是以往,李羔也就真的不问而坐了,可今日来应招时他和几个同伴便已知晓其中弯弯绕绕,所以打定主意做老实人。

    手艺略差不要紧,关键是要老实!

    按着内应传来的说法,邾国公真要是招心眼活的机灵人,绝不会这般张榜公告让人来应招,而是用另外的办法选,一般都要有家人,以便让他握在手里作为掣肘。

    刨去恩怨,李羔倒不认为这种做法有什么不对,他们李家用的体己人,大多是家生子,亦或是全家老小都在庄里居住的人,也只有这种人用起来才真的放心些。

    就这么干等着,也不知过了多久,有个小头目模样的人带着手下走进院子,命人端来一篮炊饼,给应聘的人手一个,然后笑着拱拱手说道:

    “对不起了诸位,下次招工时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叹气声此起彼伏,许多人有些错愕,不过没人敢质疑,因为这里是邾国公府,虽然折腾了半日,但好歹还有个炊饼,也算不枉此行了。

    李羔差点按耐不住心中的失望,轻轻叹了口气后拿着炊饼向外走去,他和同伴都没有入选,具体来说在这个院子里的人都没有入选。

    莫非是只要进这个院子的人都失去资格了?早知如此我方才就坐了,好歹腿没这么酸!

    他心中如是想,强打精神随着人群向外走去,按着府邸护卫的要求,出了院门得排队,一个接一个在护卫的带领下向前走。

    李羔跟着护卫在宛若羊肠的通道里绕来绕去,正绕得头昏脑胀之际来到一处小院,这明显不是出府的样子,他心中诧异却没有声张,因为院里不止他一个人。

    大部分人他不认得,却有几人十分眼熟,那是先前排队应招木匠的“同队”,其中包括那位“王兄”,也就是他的伙伴之一。

    ‘这。这算是成功应招了!’

    李羔心中兴奋不已,面上却不动声色,暗地里和王兄交换了一下眼神,依旧作摸不着头脑状。

    又有人陆陆续续到来,累计刚好二十人,事已至此再明显不过:他们入围了。片刻后有一些人走进院子,当先一人拍了拍手,让众人的目光汇集到自身,然后开口说道:

    “大家莫要惊慌,来到这个院子,表示大家已经通过面试,也就是说有资格被邾国公府雇佣了。”

    见着一众人等如释重负的表情,那人继续说道:“试用期三个月,包吃住,试用期满合格者可以留下继续做事,期间表现不合格的就请回家,都知道了么?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雇佣从现在起生效,大家如今算是府邸的长工,住处和一应用品俱已准备好,不用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见着有人面露难色,那人随即补充道:“若是家中有事,实在得回去一趟的,在旁边登记名讳,然后定下回来的期限,过期不回的,就当放弃了。”

    有人想说些什么却不敢开口,那人见状让其说话。

    “小的。小的家中困顿,不知能否预支工钱?”

    “可以,不过试用期工钱只有全额时的六成,只能预支一个月。”

    规矩有些特别,首先是没什么重要事情的话人就不许走了,立刻转入府里进行“培训”,需要回家走一趟的,有府里护卫陪同,实在是得盘桓几日才能回来的,要定下期限。

    这都和李羔无关,他如今孤家寡人一个,没什么好向家人交代的,又有一位同伴一同入选,正好抓紧时间熟悉邾国公府里的规矩,也方便早日和那个内应接上头。

    看着邾国公府的高门大院,李羔信心满满:有了一个好开端,接下来一定会更加顺利的!未完待续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