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三十四章 动手(再续)

    西阳城,一处邸店二楼厢房内,一胖一瘦两名男子正对案相座,案上茶盏里的香茗已经冷去,却未见他两个换茶,也没s说话就这么干坐着。

    也不知过了多久,胖子率先开口,但听起来颇为纠结:“已经过了将近半个时辰,看来情况不妙,我等还是早做打算。”

    “莫非是什么事情耽搁了,不如再等等?”

    “可我总觉得心慌得紧。”

    “做这种勾当,哪能不心慌?”瘦子笑道,只是他的表情也出卖了自己内心所想。

    他两个与人约定今日此时在此处碰头,交接违禁的私铸钱币事宜,如今对方迟迟未来,也许有可能事泄被抓,那么他们停留此处就是等死。

    当然也可能是因为其他事情耽搁了,若是就这么开溜没能和对方碰面,那可是一笔不小的损失,回去也不好向东家交代。

    敲门声响起,虽然是轻轻的扣门声,可依旧吓了两人一大跳,强忍着跳窗逃命的冲动,胖子艰难的开口问道:“谁。谁?”

    一个妩媚的声音在门外响起:“开门啊刘郎君,我是昨晚的小翠呀,这不按着吩咐来伺候郎君了?”

    “刘郎君?小翠?你走错地方了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房门忽然被撞开,数人窜了进来直扑二人,胖子动作慢被人压住,而瘦子眼疾手快撞破窗户往外一跳,眼见着就要鱼入大江得自由,却挂在半空停下了。

    窗外张着大网,瘦子破窗而出正好是“自投罗网”,如同鸟儿被网兜住动弹不得,外边已经有一些人守株待兔,有的身穿皂衣,有的则是寻常服色。

    个个手里都拿着棍棒和刀牌,就等着猎物撞网,站在地面上的贾牛抬头看着那瘦子挣扎,笑眯眯的喊着:“赶紧收网了!”

    二楼厢房内的人把胖子五花大绑,又有人探出窗外要协助收网,却见网里的瘦子手上多了把匕首,正在奋力割着麻绳编成的网。

    “他在割网,大家小心!!”

    刺啦一声,网被割了个口子,瘦子从网里钻出来眼见着就要落地,却攀住旁边的遮阳挡,如同猴子般荡了几下,落地时正好在人群之外,随即撒丫子跑人。

    “抓住他!!”

    贾牛大叫一声,领着同伴追了上去,一人口中还吹响哨子,告诉别处同伴此处生变。

    一群人追着那瘦子跑上人来人往的大街,对方如同泥鳅一般在人群里钻来钻去,衙役们怕撞着人不住躲闪,所以距离被越拉越远,但某些人除外。

    猫队的贾牛等人,渐渐拉近了和瘦子的距离,作为日常训练科目,障碍跑是家常便饭,对方钻来钻去很灵活,而他们也不遑多让。

    老鼠灵活,捉老鼠的猫得更灵活,你跑得快是吧,我们跑得比你更快!

    就这么跑了一段距离,瘦子惊觉追兵不但甩不掉,反倒追得越来越近,眼见着后面的喘气声接近耳边,他心一横握着匕首来个急停随后转身捅去。

    贾牛已经追到对方身后,见着匕首闪着寒光向自己腹部扎来,他左手一挡将对方握着匕首的右手隔开,随即一记右勾拳命中对方脑门。

    “嘭”的一声,瘦子被打了个仰面朝天,那一拳分量十足打得他昏头转向,两人撞在一起倒下,瘦子手中匕首也飞到一旁,还没来得及反抗,便被人死死按住。

    “瘦麻杆想暗算你大爷!绑起来带走!!”

    。。

    某处街坊,一个中年人慌慌张张的跑着,边跑边向后看,隐隐约约见着有人影往这边追来,他愈发焦虑,在宛若羊肠的巷道里拐来拐去,最后敲开一处院子的大门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。”

    “快关门!快停工!有人跟着我来了!”

    中年人着急的说着,接应他的人闻言脸色一变,赶紧上好门闩接着往厨房跑。

    厨房里有几人正在烧炉子,上面摆着个大罐,里面是熔化的铜钱和铜器,旁边还放着一些成色不明的铅、锡,还有一些粗糙的陶制钱范。

    “收起来收起来,换一套东西!”

    众人手忙脚乱的把私铸铜钱的东西收好,将一旁的米缸挪开,掀起地板露出一个地窖,然后把那些坛坛罐罐藏了进去,再把米缸放好,一切毫无痕迹。

    又拿来瓦罐放在炉上,里面放些水和青菜,看起来如同正在做饭菜的样子,如今正是午时,生火做饭再正常不过。

    这一切都在短时间内完成,其余人分散到院内几个房间,这一套他们很熟练,为的就是应付官府抽查,折腾过数次都平安度过。

    院外响起脚步声,似乎许多人往这里走来,在附近一个路口停下未见继续动作,许多说话声响起,似乎是在争辩“贼人”往哪里逃了。

    “那厮拐来去的,到底跑到哪里去了!”

    院中人闻言稍微松了口气,他们之所以选在城里的此处街坊私铸钱币,就是要“灯下黑”,官府总以为私炉会在什么山旮旯或者人迹罕至之处,他们偏要反其道而行之。

    此处四通八达,但巷道弯弯绕绕,很容易甩掉不怀好意的尾巴,如今官差果然跟丢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却听得一人说“拉旺财过来嗅嗅”,随即听得狗叫声由远而近,片刻后那狗叫声向着院子靠近,脚步声随后而来。

    有人用力敲着门,高喊着“官府捉拿嫌犯”,待得门开之后一群身穿皂衣的衙役气势汹汹的冲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你是户主?”

    “小的正是,不知这。”

    先前接应中年人的男子做惊恐状,一如老实巴交的农民受了惊吓,说话都不利索起来,不知情的还真以为这位是守法良民。

    “把家里人都叫出来,官府缉拿嫌犯,要一个个看过面孔!”

    房里的人陆陆续续出来,衙役拿着一张肖像画逐个对照,那画像有些像方才入院的中年人样貌,只是所有人都过了一遍后,却没见那中年人。

    “家里人都出来了?”

    “都。都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狗叫声响起,一只遍体暗红的猛犬焦躁不安的吠着,牵着这猛犬的便装男子将手上一个钱囊让其嗅了嗅,却见其窜到院里的水井边,对着井里高声吠着。

    “呜啊!大伙拼了!!”

    眼见事泄,男子嚎叫着指挥手下发难试图困兽斗,却被衙役和早有提防的那几名便装男子三两下打翻,一个个被按在地上五花大绑。

    打水的桶被拉了起来,却见那中年男子正攀着绳索站在桶里,见着还是没能躲过去,已是面如死灰,他不明白对方是如何找到这个院子,又发觉自己躲在井里。

    双手反剪绑着,他被衙役押着垂头丧气的走向门外,却见那牵着狗的男子走上前来,将一个东西递到面前:“这钱囊是你的吧,手工不错就是味道大了点,旺财很喜欢呐!”未完待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