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三十三章 动手(续)

    某处山坳,树林中的庄园里热火朝天,一座炉子正冒着火光,许多人在周围忙活着,庄园一角的哨楼上,放哨的护院正在打盹。

    铸钱的炉子一点火,意味着铜钱滚滚而来,而点一次火就需要大量薪柴,好容易备足的料就要趁着火熄之前用完,当然这活和他无关。

    私铸钱币是死罪但获利颇丰,郎主很谨慎,特地选在这个山旮旯,山脚是村庄,是进山的唯一通道,村里都是自己人,平日里来个陌生人都很显眼,官府派人来更是无法隐藏行踪。

    一有风吹草动,他们这里就能知道,而这几个月来,没有发现什么人进来,即便是砍柴的樵夫也没几个敢靠近的,所以没人知道这庄园里在做什么。

    官兵真要来,山口处斜坡放着几颗大石头,只要把垫在底下的东西拿开,哗啦啦一下石头滚下去,顷刻间就把路堵了,等得官兵搬走大石头,这边也把东西收拾干净了。

    所以没必要紧张兮兮的,哨楼和风景楼差不多,庄园外面到处是树林和山头,奈何看来看去都看腻了,那护院正百无聊赖间,却听得院里的狗忽然叫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些畜生又乱叫了!”

    他愤愤的骂道,山里野物多,时常有野兔之类从庄园附近跑过,那几只狗一听到动静就吠,当真是让人心烦,就在这时,他忽然看见树林里有动静。

    似乎有一团草在动,正以为是自己看花眼之际,却见院墙外树下突然出现几个草团。还没来得及惊讶,却见那几个草团上多了几张弓。

    嗖嗖声起,几团黑乎乎的东西向他飞来,半空之中忽然化作一团团火球,射中哨楼之后猛地爆裂,岗亭瞬间被火焰吞没。

    护院化作火人嚎叫着,那些火如同水般顺着脖子流入衣服内侧,全身灼热疼痛难当,只是须臾之间他便被活活烧死,而整栋哨楼化作一个火把。

    大变突起,院内的人们还没反应过来,另一侧哨楼上的护院举目望去,却见院外树林里许多人涌了出来,他们数人一组扛着根长长的毛竹,似乎是要翻墙。

    毛竹上横绑着一根根短棍看上去如同蜈蚣般,那是简易的竹梯,一人挟着竹梯前端,三四个人扛着竹梯后端,就这么向着院墙疾驰。

    眼见着冲到墙角,当头一人向上一跳,踏着墙壁向上“走”,与此同时后面数人奋力将竹梯向上翘,就这么把前方之人“翘”上墙头。

    同时有数人如此上了墙头,火光闪烁,几处哨楼同时被射来的火球点燃,没人能第一时间阻止这几个不速之客跳下墙头,唯有院内的工匠们看着对方发呆。

    “官府查抄私炉,不想死的抱头蹲下!!”

    喊声让庄园管事回过神来,他嚎叫着指挥护院们反击:“杀了他们,杀了他们!”

    吴明见着对方凶神恶煞的扑来,高声大喊着:“放狗!”

    低沉的咆哮声响起,那些翻墙而来的猫队队员,其身后背囊里忽然活动起来,一只只遍身暗红的猛犬从背囊里窜出来,落到地上后向着人群冲刺。

    这些突然出现的猛犬搅乱了现场,它们似乎颇有灵性,专咬手里拿着兵器之人,惨叫声连连,那些要奋力一搏的护院被咬得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吴明唿哨一声领着同伴拔刀冲刺,和那些被打乱阵型的护院打在一起。

    更多的人顺着墙外搭着的竹梯翻了近来,场面瞬间逆转,许多工匠心知不妙,个个吓得跪地求饶,反倒是管事及其手下依然困兽斗。

    几条凶猛的看门大狗被他们放了出来,要“以牙还牙”,然而对方那浑身暗红的猛犬毫不示弱,虽然体型小些却三两成群,和大狗们撕咬着。

    只是顷刻间大狗便被当场咬死几只,护院和来人殊死搏斗,奈何对方三人一组也被来人砍翻大半,又有许多弓箭手在墙头放箭,射得他们进退失措。

    眼见着冲进来的人越来越多,另一侧院墙也被突破,管事领着残余手下退守各处小院,这里到处都是拐角,冷不防一支弩箭就能取人性命。

    他们已经点燃了烽烟,只要能耗上一段时间,援兵就来了。

    山外的村庄里住户都是同气连枝的族人,不会坐视庄园出事不理,私铸钱币的好处大家可都沾了光,一旦事泄谁都脱不了干系。

    事已至此只能是保得性命,逃入深山再做打算。

    步步紧逼的猫队队员分成几组,每组七人,首尾之人拿着刀牌,中间之人拿着短矛,其余四人拿着上弦的弩,前后排开一个纵队,两组之间互相策应,各自贴着左右墙壁缓缓向前摸去,第三组殿后。

    一名队员在前方刀牌手的掩护下,伸出镜子看了看拐角后的动静,却见有数人端着弩在拐角后守株待兔,他向着后面同伴做了几个手势,正要动作时旁边墙上忽然现出几个人影。

    那几人挥舞着佩刀正要跳下来杀个措手不及,却被殿后的猫队小组射了个透心凉,尸体被推出去吸引弩箭,随后第一、第二组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当先一人用藤牌遮挡,护住自己以及身后排成纵队的六名同伴,当中那人看准前方奋力将手中短矛掷出,将一名正在上弦的护院刺了个透心凉。

    其余几人还没来得及上弦,又被对方弩箭射倒大半,剩下三人连滚带爬的冲入一间房子,关上门窗后准备负隅顽抗,谁要是敢撞门进来,便要同归于尽。

    两组猫队队员围在屋外,负责指挥的吴明打着手势,这种情况对于别人来说很麻烦,可对于猫队来说是小菜一碟,因为这种“项目”他们平日里可练得多了。

    数人贴在房门两边窗台下,从腰间小袋掏出两团纸把耳朵堵住,左右分别有一人掏出个小竹筒,把上面的绳子一扯随即捅破窗户纸往里一扔。

    尖锐的啸叫声起,几乎要把人耳膜刺破,窗台下的猫队队员随即跃起,从两边同时破窗而入,只是些许打斗后,便拖着那三人从房门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吴明取下堵耳之物,看着面前三只被捉的老鼠冷笑着:“捆起来,带走!”

    此情此景在庄园各处上演着,老鼠们躲在各个角落负隅顽抗,却被猫们一只只的抓了出来,五花大绑压到大院里来。

    庄园管事被砍了几刀,身上血肉模糊,被押到大院之后见着一名中年人在指挥清场,看样子似乎是这伙人的头目,管事又看看自己手下伤的伤死的死,不由得悲从心来。

    虽然是护卫,但都是一族之人,祖上也不知道多少代以前,说不定还是同一个碗里吃饭的兄弟,如今全都没了,都是拜眼前这些人所赐。

    想要破口大骂,却被堵着嘴巴,只能瞪着猩红的双眼,用眼神诅咒对方不得好死。

    张\定发抬头看看那股求援的烽烟,低头看看那睚眦俱裂的管事,随后微微一笑:“怎么,指望着村里的同伙来救你么?”

    。。

    山脚下的村庄,如今已冒起多股大火,无数士兵押着村民向外走去,帅都督田益龙将手中佩刀的血迹擦干,然后收刀入鞘。

    他面前躺着一具尸体,那是个刚刚断气的少年,双眼圆瞪右手还紧紧握着一把匕首。

    “老五,你方才大意了。”田益龙转向旁边一人说道,那人是他堂弟,一同加入府兵在军中效力,方才押解村民一时不慎,差点被那满怀仇恨的少年捅死。

    “阿龙。多谢田都督救命之恩!”

    “我刚好在旁边而已,到了战场上,刀箭不长眼,你机灵着些!”

    田益龙说完让人把那少年的尸体抬走,看着那冒着滚滚浓烟的村庄,又看看那些失魂落魄的村民,他继续下令:“所有人都带走,胆敢私铸钱币还抗拒官军,这就是螳臂当车!”未完待续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