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三十章 劣币驱逐良币

    邾国公府,管家李三九正在向郎主宇文温汇报,念的是府里“市场调查部”最新报告,是关于黄州市面物价的情况汇总,杨济在座。

    “街市流通私钱逐渐增多,传有私炉铸钱,运至州郡销售,私钱一吊买制钱五六百不等,奸人收买可掺百吊,万吊可掺千吊。”

    “劣钱称呼颇多,有‘鹅眼’、‘鱼眼’、‘水漂’、‘风皮’、‘沙钱’等。”

    “历代钱币亦有混迹其中,有两汉五铢,有新莽六泉,季汉直百五钱,成汉汉兴钱,元魏太和五铢,高齐常平五铢,又有南朝历代钱币。”

    “大钱小钱混杂其间,交易者以车载钱,不复计数,而唯论贯,又有八十为陌,甚至七十为陌,按制一陌百文,如今已不足数。”

    “街市流通钱币,多以良劣混杂,本应售价一贯之物,如今已升至一千三四百文,皆因钱币良劣难辨,百姓不知所措,交易多以物易物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宇文温板着脸看向杨济说道:“听听,又不是物资短缺,结果物价却开始上涨,这就是通货膨胀!”

    “市面上的钱越来越多,结果都是劣币,而同样数量的钱能买到的东西越来越少,那是百姓不相信铜钱,本来一百文制钱能买的,如今要一百二十文各色钱才能买到。”

    “国公,私铸钱币自古便屡禁不绝,那是无法根治的。”

    杨济慢悠悠的说着,宇文温见着对方向自己使眼色,随即干咳一声,一旁的李三九知道这两位“密谈”的时候又到了,识相的告退。

    “杨坚如今新铸五铢钱,那可是重如其文,每钱一千重四斤二两,算是足额了,本公如今也是这般做的,结果呢?嗯?物价上涨啊!”

    “大冶监出的铜钱刚放到市面上就没了踪影,而隋国的五铢钱一推广就广泛使用,你知道他是怎么做的?”

    杨济闻言开口说道:“三年四月,诏四面诸关,各付百钱为样,从关外来,勘样相似,然后得过,样不同者,即坏以铜,入官。”

    “次年,又诏仍依旧不禁者,县令夺半年禄,五年正月,诏又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行了,背书有意思么?。”

    宇文温打断杨济的背诵行为,这位直接把史料上的相关内容背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国公,私铸钱币有暴利,故而私铸者如过江之鲫,即便严刑酷法,可历朝历代都是没办法根治的。”杨济说道,“当然私铸者不可不严惩。”

    “严惩?当然要严惩,可光严惩有何用?那些大户,直接把好钱一瓮瓮的窖藏了,这怎么办?人家的钱,爱怎么处置怎么处置,可这市面上的好钱,哪里能如此折腾!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知道,如今的商家越来越挑剔,成日里找借口抬价,二百文一石的米价,到交钱时说你的钱里劣钱多,得要二百二十文,爱买买,不买滚!”

    “百姓去哪里伸冤?市面上的钱大多是劣钱,传说中的大冶官制钱呢?大家可都没见过啊杨司马!”

    “国公稍安勿躁,官军有粮食,军心乱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民心会影响到军心的。”宇文温叹了口气,当了总管后要考虑的事情比一州刺史多很多,私钱泛滥的事情不解决,他就是再弄十座铜山来都没用。

    再不采取措施,真到了物价飞涨的时候,那可就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“那些混蛋的巢**,大概摸得差不多了,准备充分之后本公就要动手,你不要作壁上观。”

    杨济闻言心中一动,随即问道:“莫非有官吏内外勾结?”

    “在所难免,大冶监出的制钱,运到各处还没捂热就没了,没有内鬼怎么可能如此迅速。”宇文温冷笑着,“当然,光明正大的手法也是有的,要是公事公办那可是没有把柄。”

    “国公的意思,是捉了私铸者之后,取得口供再顺藤摸瓜?”

    “正是,所以要提防这些人狗急跳墙,例如搞出民变什么的浑水摸鱼,所以你要坐镇军营,蓄势待发随时准备出手。”

    杨济看了看宇文温,纠结片刻问道:“国公是要欲擒故纵?”

    “如今本公已是总管,不能再剑走偏锋,要是学四年前除夕夜故事,大约会被人认为是无能。”宇文温摇摇头,“总管八州,掌握许多军队,居然还给人围攻府邸,那不是废物么?”

    “那国公的意思,下官镇守军营以静制动,情况很严重么?”

    “不算很严重,至少没探得哪州刺史掺和这种事。”宇文温摸了摸下巴,随即咧嘴一笑,“当然最好有,正好拿来祭旗!”

    杨济听得宇文温所说,面色有些凝重,他当然知道私铸钱币的人多半背后有靠山,要么是地方豪强,要么和地方官勾结。

    劣币横行导致物价上涨,这确实是一个很大的问题,宇文温要解决问题他双手赞成,所以接下来的就是如何把损失降到最低。

    “不要想得那么严重,本公自有分寸,那几个特别嚣张的私炉是一定要铲除的,剩下几个小鱼小虾,让州郡官自己解决,要是他们自己不干净,那就自己想办法擦屁股!”

    “国公,即便如此,可铜钱怕是依旧不够用,官制钱为保朝廷威严,做工精致造价不菲,即便没有人拿去熔了私铸,可剪边偷料在所难免,而那些大户窖藏好钱也是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饭要一口口吃,先治理私铸的问题,好钱被藏的问题,那可非一朝一夕能解决的。”

    宇文温无奈的叹了口气,劣币驱逐良币的问题,让他遇到了,既然不能躲那就捋袖子上。

    所谓劣币驱逐良币,是指市面上流通的货币中,实际价值高的货币(良币)必然要被熔化、收藏或输出而退出流通领域。

    而实际价值低的货币(劣币)反而充斥市面,私铸的钱币愈发助长这种情况,中原一直缺铜,所以官制足额铜钱有多少都不够用。

    大户们把好钱存起来,单位以万贯计,而私铸者把好钱熔了去做劣钱,或者把好钱剪边盗铜,这样一来好钱分量不足,也变成劣钱。

    只要用铜做钱币,就无法避免这种情况,除非钱币面值远大于其本身铜含量,但这种虚标币值的做法,数百年来都接连失败了。

    这需要官府有良好的信誉,还要监管得力,而私铸钱币又和暴利有关,即便是后世的纸币,也同样有人伪造。

    以宇文温目前的实力,最多治标而没办法“治本”,唯一能做的就是减少损失,好容易开张的大冶钱监,决不能变成赔钱货,谁敢断他财路,他就断谁活路。

    好容易拥有的铸币权,怎么可能任其荒废!未完待续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